文化 > 专栏 >
枪决前索要剪刀的日本战犯
2019-01-16 00:34 作者:徐家俊 来源:法治周末

抗战胜利后,许多受害人纷纷向政府部门告发检举日本战犯的罪行。经农民凌竞星等人的联合检举,藏匿在上海的松谷义盛被上海军事法庭拘押于提篮桥监狱

 

徐家俊

监狱史学者

194891日上午,上海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庭长、资深审判官石美瑜提笔发出一份编号为国审沪字第626号的公函。事由“密不录由”,受文者“上海监狱孔典狱长”。公函文字非常简洁:一、战犯松谷义盛一名,前经本庭审判处死刑,顷传奉总统府(37)未元枢思字第50748号代电核准执行。二、查该犯系寄押贵监狱,兹定本()月一日正午十二时,由本庭检察官前往签提依法执行死刑。三、请查照准备。石美瑜批毕公函马上交给书记官督办。

即刻,上海军事法庭检察官施泳、书记官郭镇寰、翻译官王仁明并宪兵一个班驾车前往提篮桥监狱。他们一行人经过监狱的第一、二道大门,警卫人员核对证件和身份后,把石美瑜签发的公函送给典狱长孔祥霖。检察官施泳一行走入监狱的第三道大门内,把关押在狱中的日本战犯松谷义盛提押出狱,将对他执行枪决。他系提篮桥监狱在抗战胜利后在狱内刑场上枪决的第13名日本战犯。

松谷义盛,日本广岛人,时年30岁。身体魁梧,高耸的鼻梁上架着茶色边眼镜,白衬衫,外套一件日本式军服,脚上一双黑色的长筒皮靴,看上去斯斯文文。但他狡黠的眼神中藏不住凶残的本性。

松谷义盛在侵华战争期间,曾任日本驻杭州、松江派遣队中士附员,后又充任汪伪组织指导官,专门搜刮辖区内的米粮。别看他军阶不高,职位不大,但对人凶残无比。

1945年阴历211日,松江乡下有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徐阿颖,家里已经揭不开锅好几天了,于是他到邻村好友处借来五斗米,当天他背着好不容易借来的米返回家里时,正逢松谷义盛下乡向农民勒索粮食。他看到徐阿颖肩上背了米袋,不由对方分辩,硬是诬陷徐阿颖是米贩子,对他施以毒打,后来又把半死的徐阿颖关押于枫泾镇伪警察所。

隔了不久,松谷义盛把徐阿颖押到镇外天主堂南首空地上,又派人逼来徐阿颖的妻子在旁观看。松谷义盛在众目睽睽之下用军刀对准徐阿颖的背腹部猛刺9刀,百般摧残,最后再割去其头颅。面对此惨状的徐阿颖妻子一下子昏死了过去。

1945320日,松谷义盛率领部分士兵穿了便服来到松江县姜家浜较为殷实的姜杏松家里,他们以接到有人举报,姜家暗藏特敌分子为由,对姜杏松家中里里外外进行了搜查,由于没有得到想要的好处,他们就把姜家10间房屋当众烧毁。村民看到后,提了水桶、木盆前来救火。松谷义盛派兵持枪支站在外面,禁止老百姓施救,还煞有介事地宣布:姜杏松暗通匪特,我们来执行军事行动,谁要是上前救火,说明你们与他是一伙,系同党,将受到同等处置。在这高压事态下,大家眼睁睁地看着姜杏松一家几代积下的家产,顷刻间化为灰烬。

不久之后,松谷义盛又窜到芥圩乡,勒索村民王岳琪家大米10担,王兰氏家大米20担,他们既不付钱,也不打收条,拿了村民的口粮便扬长而去。同一个月内,松谷义盛率部赴枫林村逼粮、催款,农民青黄不接,屋内没口粮,家中无炊烟,实在无粮可交纳,无钱可勒索,松谷义盛气急败坏,竟纵火焚烧全村民房,数十户人家遭殃受罪。所以,在江南一带,当地老百姓只要一提到这个级别不高、但民愤极大的松谷义盛,眼睛都会冒出血来。

抗战胜利后,许多受害人纷纷向政府部门告发检举日本战犯的罪行。经农民凌竞星等人的联合检举,藏匿在上海的松谷义盛被上海军事法庭拘押于提篮桥监狱。在大量人证、物证面前,根据有关条款的规定,松谷义盛被定为丙级日本战犯,即屠杀行为的实施者。上海军事法庭于1948526日开庭审判松谷义盛,判处死刑,并在报纸上发布消息和照片。

当年91日,系国防部核准对松谷义盛执行死刑的日子。上海军事法庭检察官、书记官、通译及宪兵来到提篮桥监狱。松谷义盛被提押出监,带到设在监狱刑场的法庭上。

松谷义盛提出了两点要求:一、临死前要写几封遗书;二、请求借一把剪刀,剪下自己的指甲和头发,送给远在日本的父母。死刑犯要求写遗言,这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如今要求借用剪刀,倒使这位资深检察官感到意外和突然,不知其真实意图是什么?施泳略作考虑后,下令法警对松谷义盛暂时解除手铐。语气平和地对松谷义盛说,“事情要一件一件地办。你赶快先写遗书”。

松谷义盛当场写了三封遗书,分别写给父母、日本的亲友和关押在江湾国防部战犯监狱的300余名日本人。这三封书信的词语大多十分简单、简短,主要向他们道别,告诉他们,今天他马上要走向生命的终点,为天皇尽忠。其中写给父母的信件中还提到:当你们接到孩儿书信的时候,我已在天国,请宽恕我的不孝。为报答你们的养育之恩,我将把自己的指甲和头发送回日本。你们见了我的指甲和头发,如同见了我身。

三封遗书书写毕,松谷义盛仍坚持要借用一把剪刀。对于这个临刑死刑犯的特殊要求,作为监刑的检察官当然多个心眼。施泳心想,这个死刑犯要借用剪刀,有三种可能,一是拿起剪刀剖腹自杀,二是拿起剪刀向法庭的在场官兵行凶,三是确实剪下自己的指甲和头发。如果答应他的要求,万一发生意外情况,将对社会造成严重影响。如果拒绝他的要求,又会让这日本人觉得监刑官不通情理,人即死亡,其言也善。剪下一点头发和指甲又算什么?

于是施检察官答应了松谷的特殊要求。他吩咐法警先把松谷义盛恢复上铐,同时让法警取来一把剪刀,让法警替松谷义盛剪下若干指甲和头发,连同松谷义盛刚才使用过的自来水笔,一起放入一个信封内,作为松谷义盛的遗物,转交给有关人员。

随着检察官执行命令的下达,松谷义盛被宪兵和法警押解入监狱刑场上执行区域,一颗正义的子弹射入了松谷的后脑,结束了他30岁年轻又罪恶深重的生命。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