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专栏 >
年轻二十岁的权利
2019-01-16 00:32 作者:朱光星 来源:法治周末

瑞特班德认为,一个人如果不满意自己的名字,他可以换个名字;一个人如果不喜欢自己现在的性别,他/她可以做跨性别手术换个性别。以此类推,他不喜欢自己当下的年龄,同样有权利更换个新的年龄

 

朱光星

荷兰蒂尔堡大学法学博士

201811月初,在阿姆斯特丹东边96公里的小城阿纳姆,69岁的荷兰人埃米尔·瑞特班德将他居住的当地市政府告上了法庭,只因为他之前申请将自己出生证明上的年龄由69岁改为49岁遭到了政府的拒绝。

可以确定的是,瑞特班德于1949311日出生,2018年的确是69岁。他之前曾向政府申请将自己的年龄改为49岁,是为了获得更多的就业机会,并且免于在社交软件上因为年龄而受到歧视。但是政府的工作人员却告诉他,这个请求根本不可能实现,因为这种情况以前从未发生过,该工作人员还顺带嘲笑了瑞特班德的荒唐。但瑞特班德却坚信自己有权利要求更改自己的年龄,因为在荷兰,目前还没有任何法律禁止公民改变自己的年龄。于是申请失败后,他就把市政府告上了法庭。

瑞特班德认为,在现在的社会,一个人如果不满意自己的名字,他可以换个名字;一个人如果不喜欢自己现在的性别,他/她可以做跨性别手术换个性别。以此类推,他不喜欢自己当下的年龄,同样有权利更换个新的年龄。

事实上,他就想把自己改的年轻20岁。瑞特班德认为自己因为69岁这个年龄数字而受到了诸多的限制和歧视:基本上所有的公司都不愿意雇用那些到了领养老保险年纪的人,超过60岁的人很少能够获得银行的抵押贷款。而他认为,如果自己是49岁,就能找到更多的工作,有钱买新房子、新车。

瑞特班德甚至觉得,69这个数字还影响了他的感情生活,他说:“我在交友软件上填写自己的年龄为69岁,没有一个人搭理我。但是如果我是49岁,就以我现在的这张脸,我绝对是非常抢手的。”他的朋友曾给他出主意,让他填个假的年龄,再用修图软件修下照片,肯定会有很多女性找他聊天,但是瑞特班德却表示自己不想在交友软件上对任何人撒谎。他认为只要自己在法律上将年龄改为49岁,他就可以正大光明地在社交软件上写明自己只有49岁,不用担心欺骗的问题。

为此,瑞特班德还特意去做了个全面的身体检查,他的医生表示,根据瑞特班德目前的身体状况,他的生理年龄更接近一个40岁至42岁的人。而这得益于瑞特班德一直以来健康的生活方式,他严格控制自己的饮食,不吃奶制品、不吃肉、不抽烟、不摄入任何咖啡因,每天早上冲冷水澡,并且一直保持着规律的运动。所以在外人看来,精力充沛、健康且有活力的瑞特班德,一点儿也不像69岁的老年人,就连他的医生都称他为“不老之神”。

瑞特班德认为现在的时代,人人都能用智能手机,关节坏了可以替换,想让皮肤紧致年轻可以注射肉毒杆菌等,所有的这些进步和变化都会帮助人们感到自己越来越年轻、越机敏,而这些因素也应该在年龄中得到体现。联想到自己的遭遇,瑞特班德认为,如果他的官方年龄能够跟自己实际感受的年龄一致的话,他就能避免很多因为69岁这个数字而遭受的歧视。

同时,瑞特班德还发现,他身边大多数没有工作的人都是50岁以上的人。对很多50岁至55岁的人来说,这个岁数意味着他们的生活已经结束了,瑞特班德觉得这太残忍了。所以他希望自己能够作为一个开拓者,打破年龄对个人的限制,他想借助自己的这个诉讼告诉这个群体“要充分利用好你自己的生活”。

医生给出的结论,他的生理年龄更接近一个40岁至42岁的人,无疑给瑞特班德吃了颗定心丸,使他更加确信,自己有理由、有权利把出生证明上的官方年龄由69岁改为49岁。并且他认为自己的这个请求对政府也很有利,因为如果法院判他赢了官司,他在年龄改为49岁之后,就不用领政府每个月发放的1500欧的养老保险和各种津贴,替政府省了一大笔钱。瑞特班德认为这样对自己和政府都有利,因此他非常有信心自己能够赢得这场官司。

然而,法庭在去年12月初作出了判决,拒绝了瑞特班德的请求。法庭认为,法律规定的很多权利和义务与年龄密切相关,比如:入学权、投票权等,都离不开年龄这个标尺。如果允许瑞特班德先生的请求,那些大量的关于年龄要求的规定都会变得没有意义。也正是这些跟年龄相关的各种权利和待遇,使得改变年龄有着与改变姓名和性别不同的意义,这也是法庭拒绝瑞特班德请求的主要原因。但瑞特班德并没有气馁,他表示会继续向上一级法院提起上诉。

目前来看,法庭的判决也算是有理有据,假设真的允许瑞特班德将年龄从法律意义上改的年轻20岁,这意味着他有20年的经历凭空消失了。他的出生登记、结婚登记、未来的死亡登记等都跟年龄有关,这些都标志着他人生每一阶段所参与的社会关系,涉及了无数其他人的权利和利益,而改变年龄将会引发一系列复杂的、我们不愿意看到的法律和社会后果。

虽然说年龄不过就是一个数字而已,但它却是划分人的各方面能力的最大公约数。在现代国家,公民的很多权利和义务都与年龄直接挂钩,这是社会管理者为了节约社会管理成本而作出的简单粗暴但却非常有效的选择。如果说我们当下生活着的社会是一个庞大的机器,那么年龄就是这个机器关键部位上的一个螺丝钉,虽然渺小不起眼,但机器能够有条不紊地正常运转,绝对离不开这个螺丝钉。

现在我们还很难想象生活在一个每个人都可以更改自己年龄的社会将会是什么样,那是因为我们还局限于我们的经历和我们的时代。瑞特班德的官司让我们脑洞大开,说不定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和人类认知的升级,在不久的将来,人类会抛弃年龄、发明出新的衡量人的能力的标准。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