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事件 >
又是一年催婚时
2019-01-15 23:53 作者: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于伟力 来源:法治周末

 0.png

某公园的相亲角,这样的相亲角在各地屡见不鲜。

 01.png

2018年,在杭州举办的相亲大会有近万名单身男女参加。

 032.png

根据民政部的数据显示,近年来结婚率不断下降,离婚率不断上升。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于伟力

寒风凛冽的傍晚,祝薇裹着大衣,拿着手机默默地坐在咖啡店一角刷着购物网站。

“下个月6号是我妈妈56岁的生日,我想挑选一条围巾送给她。”祝薇抿了一口桌上热腾腾的咖啡,又埋头继续刷着手机,“心意送到就好,家就不回了。”

这是她选择不回家的第三年。理由很简单,家的定义已然从温馨的“避风港”,变为残酷的“审判庭”。催婚成为这个曾经亲密家庭唯一的话题。

年关将至,年轻人的春节焦虑也随之而来。“婚否”无疑是“恐家综合症”最主要的原因。

纵观整个中国,面临单身状态的远不止祝薇一个人。《中国统计年鉴2017》报道,我国单身人口总数已达2.4亿,相当于英国、法国和德国人口的总和。近日,珍爱网发布《2018单身人群调查报告》显示:深圳、北京、广州一线城市仍为单身重度地区。

2018单身人群调查报告》同时道出了如今单生男女的佛系心态:脱单欲望降级,超7成单身男女脱单被动。

 

丢失在相亲里的自信

 

去年104日,祝薇过完了自己29岁的生日。在距离家门口5分钟路程的便利店内,她给自己买了一小块蛋糕,赶在零点时分,毫无仪式感地许下了生日愿望——“尽早嫁人”。

2019年,是29岁的祝薇来北京的第11年。此前,每到年末,她都会早早安排好行程,带着满满期盼和沉甸甸的礼物回家为母亲庆生,迎接春节的到来。如今,已经有两年没有回家的她,对于回家充满了抵触。

从几年前开始,被定义为大龄单身女青年的祝薇,一踏进家门就会遭到父母亲朋接二连三的“催婚”。“我开始认为这是她们对我长期漂泊在外的一种关心方式,我会认真地和她们坐下来交心。谁知时间长了,却变成了一种无尽的解释,在她们看来,我这个年龄没有对象是一件特别丢人的事。”

父母远在老家江西南昌,即使远在1500公里外,她也未能逃脱父母催促结婚的枷锁。“平时一天打3个电话,聊天的话题最终还是会落到什么时候处对象,邻居那谁谁都已结婚生子的问题上。有时候真的很想关机,让自己的世界清净会儿。”祝薇无奈地叹了口气,眉眼里满是疲惫。

这并不是祝薇一个人面临的情况,最近一档名为《我家那闺女》的综艺节目也能让人感受到这种无处不在的压力,无论是36岁的节目主持人吴昕、32岁的演员袁姗姗、还是30岁的“蹦床公主”何雯娜,甚至生于1996年的游泳健将傅园慧,都被定位成急于结婚的大龄青年,在节目中相亲、经历“中年危机”、急于步入家庭……在此之前,综艺节目《我家那小子》中大龄单身男青年也不能幸免,催婚是这些节目的共同目的。

而电视之外的祝薇也开始选择妥协。父母经常念叨的话终于被她听进了耳朵里:“相亲认识的人家别的不说,至少家境、为人都是知根知底,这一点还是让人放心的。”由于30岁的迫近,也为了早日实现自己的生日愿望,她决定接受父母安排的一系列相亲活动。“或许相亲,的确是挑选结婚对象的好途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