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金融 >
舍利之利
2019-01-09 00:05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王京仔 来源:法治周末

 0.png

法治周末记者 王京仔

9岁的儿子果果从小体弱多病,在山东当地屡次就医也不见好,一筹莫展的江民、贺梅夫妇俩在经江苏省徐州市的远方亲戚常雪介绍后,盼来了他们以为的救星——“道行很深”的清澜子大师王慧珍。

在初次见面详细询问了一家人的生辰八字和孩子病情等情况后,夫妻俩焦虑地等待了10天,待王慧珍从山上师父那请来一组木头佛像后,正式开始了“治病”。

一通“做法”结束后,王慧珍告诉江民夫妻,果果是神仙的使者转世,私下凡尘。才会“恶灵附体”,家祸不断,她认下果果为干儿子,同时拿出了一颗珠子,也是“从山上的大师父那请来的”,是佛祖的舍利,孩子以后务必24小时随身携带以得到佛祖的庇护。

而这一场安置佛堂、认亲和赠送舍利,王慧珍就从江民处拿走了99999元。

就在江民他们的遭遇被公开的一个多月前,20181127日,同为山东人的文华(化名)也在济宁市任城公安局讲述了自己寄希望于“大师”为孩子治病被骗的经历。

也是在一次做法后,“杜大师”向文华拿出一颗号称是省领导赠送的舍利,让她拿回家供奉,可以辟邪去灾,价格“只要33万元”。

本该为佛教圣物的舍利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当作诈骗手段,除此之外,一些单纯收藏或供养舍利的信徒也有着担忧,自己“求得”的舍利是真是假?

“不断有人慕名而来,送来了一颗又一颗的‘佛门舍利子’。”自从此前有过一次成功鉴定佛骨舍利的案例后,作为司法部司法鉴定研究院工程师的罗仪文,判断“真假舍利”就成了他近年来的“烦恼”之一。

 

泛滥的舍利

 

提起舍利,即使不是信徒,对于熟悉《西游记》的大众来说,也并不陌生,无论是唐僧那件被人觊觎的镶嵌着舍利子的锦斓袈裟,还是祭赛国金光寺顶霞光迸发、被九头虫盗走的国宝舍利,都无不彰显着舍利在佛教文化中的地位。

事实上,“舍利”一词音译自梵语,在佛教中,高僧死后所遗留的头发、骨骼等及火化后所产生的结晶体,均称为舍利或舍利子。

而根据《浴佛功德经》,在代表佛遗骨的生身舍利,即身骨舍利之外;还有法身舍利,即法颂舍利,一般指佛所遗留下的教法、戒律,成为佛教经典。

此外,还有感应舍利,即影身舍利,多为用金、玛瑙、珍珠等佛家七宝原料仿制成的舍利,用来保护真正的舍利,以防止其被损坏或被盗。

人们常说的舍利,通常指身骨舍利,包含骨舍利、发舍利、肉舍利等等,是佛教的圣物,其中的佛舍利更是可有五色,神通变化,不为一切外物所坏。

据传2500多年前释迦牟尼涅槃,火化后弟子们从灰烬中得到了头顶骨、牙齿、中指骨和84000颗舍利子。

其中的19颗在东汉时期传入中国,并在汉桓帝的资助下,在全国范围内修建了19座宝塔来供奉佛祖真身舍利。

而截至目前,记者根据公开资料统计,我国至少有11处释迦牟尼佛的生身舍利,包括陕西扶风法门寺佛指骨舍利、宁波阿育王寺佛舍利、北京八大处灵光寺佛牙舍利、南京报恩寺佛顶骨舍利、山东汶上宝相寺佛牙舍利、北京房山云居寺雷音洞佛舍利、杭州雷峰塔佛螺发髻舍利等等,其中法门寺的佛指骨舍利为现存唯一的佛指骨真身舍利,也是国家的特级文物。

此外,在辽宁朝阳南塔发现锭光佛舍利,江苏苏州的虎丘塔内则被发现迦叶佛舍利等。

相较于佛学界和考古界对于佛舍利认定的谨慎,在社会中大量所谓的“舍利”似乎已经泛滥。

在不少佛教论坛中,不乏信徒“晒一晒”自己供奉的舍利,五颜六色,有的甚至一晒就是一盒。

而在更为大众的淘宝等平台上,记者通过“舍利子”“舍利”等关键词搜索,出现大量出售舍利的网店,从天降舍利子、再生舍利甚至释迦牟尼佛原生舍利都应有尽有,且各种形状和颜色的舍利都能找到,虽大多店家都号称结缘,但价格也从0.11颗到近5万元不等。

从来源上来说,不少号称“战国”“辽代”“清代”等各个朝代的“佛骨舍利”虽陈列了照片,但相关来源、鉴定等情况都没有介绍。

但也有号称“古寺地宫”的舍利子,在一家名为荣宝斋的店铺中,就有不少标榜古寺地宫的舍利,部分标明为西藏或尼泊尔古寺,还有一处来源为你比尔古寺地宫出土的舍利,但记者通过网络搜索并未查询到“你比尔古寺”在何处。

而更多的舍利卖家则是表明其舍利子从泰国、缅甸、斯里兰卡等东南亚佛教国家的舍利子博物馆和寺院等迎请而来。如“纳喜之拾舍利子博物馆”“祥云阁法物流通处”“七宝阁流通处”等多家店铺都在直接展示不少店家在国外寺庙与僧侣们的合影,且都配有号称寺院主持或长老开具的原文授权证书。

在其中的一家店铺中,就有各类舍利多达近110种,而标明为“缅甸馆藏”的释迦牟尼佛舍利子售价高达57000元。

其实,延参法师在谈到舍利问题时,曾经指出舍利“真的不很稀有”,在佛教文化最兴盛的唐宋时代,舍利很普遍,几千年佛教人士文化传承留下很多塔,而塔底下几乎都有高僧的舍利。

“不可能这么泛滥。”本身就是一名佛教信徒李元(化名)经营了一家佛教用品店多年,在她看来即便舍利没那么稀有,但也绝不可能“烂大街”,真正高僧的舍利大多是寺庙供养的,佛舍利和真正的高僧舍利数量都是有限的,而即便是可以结缘的东南亚佛教寺院也是少数,且能结缘的也多是增生舍利,“佛舍利更是难求”。

 

如何鉴定舍利

 

尽管真正的舍利可遇而不可求,但民间对于舍利的收藏与供养一直不在少数,更有高价求取者,而舍利的真假就成了他们关心的问题。

上海的李昌华就是其中的一员,40多岁的他是一名生意做得不错的商人,为求神佛保佑家财兴旺,他特地从“熟人”那买了8颗“佛骨舍利”来在家中虔诚供奉,花费了数十万元。

满心欢喜的李昌华在供奉舍利没多久却忐忑了起来,原来当初和他一块购买舍利子的朋友说买到的舍利子是假的。“我的舍利子会不会也是假的?”李昌华有了疑虑。

考虑再三,李昌华报了警,经过警方调查,由于涉及受害人多且金额较大,嫌疑人已经涉嫌构成诈骗罪,而这些舍利子的真假就成了关键。

舍利子的真假究竟如何鉴定,就成了避不开的问题。

在一个名为“金刚舍利子佛骨舍利子鉴定收购”的微信号中,它所推送的鉴定方法中称,“舍利子的鉴定需要本身有大智慧、有福报”,普通人也有两个方法,一是用铁锤砸,“真舍利是砸不坏的”;二是用受孕的鸡蛋一碰舍利子就会化掉。

“舍利特别坚固。”李元表示,这确实是现在信徒中比较公认的一种鉴定方法,“摔不坏,砸不坏”,但出于尊敬,也不宜使用这种方式。

而对于现在已经公认的佛舍利,一位地方博物馆的退休人员告诉记者,舍利不是简单通过科学鉴定来确认的,而是通过传统的鉴定方法、历史考证等综合鉴定的,与历史传承、经典记载以及地宫碑文铭文等记载相符等。

“但从科学角度来说,无论是舍利的成因还是成分标准,确实没有统一的鉴定标准。”他坦言。

对于舍利的形成,一直存在是人体结石、骨骼残余还是随身物品等多种争议,这也会导致成分的不同。

在台湾一家名为佛乘宗世界弘法总会暨财团法人佛乘世界文教基金会的网站上显示,19984月,其与台湾“中科院”合作进行了“舍利子成分研究计划”,利用拉曼光谱仪分别检测了佛舍利和民众提供的舍利,发现佛舍利成分为人的骨骼,而民众提供的舍利为石头和结石成分,但未列明相关详细的科研数据和报告。

舍利子成分没有统一的科学界定,让接受李昌华的其中两颗舍利子鉴定工作的罗仪文同样犯了难。

“我们没办法知道真舍利子应该是什么样的,所以只能从成分鉴定入手,弄清楚这两颗舍利子的构成。”罗仪文说。

舍利是身骨,身骨内部是有孔洞的,而李昌华的舍利子则光滑、有花纹;而通过对舍利子进行CT机扫描,发现都是实心,且它们的CT值远远大于骨骼密度;在经过光谱仪检测发现舍利子没有人骨最主要的磷元素且红外吸收峰与胶体碳酸钙一致。

最终,罗仪文和其团队得出结论,李昌华斥巨资购买的舍利子是由人工制作而成。

 

舍利不应买卖

 

实际上,通过人工手段伪造舍利并非偶然和个例,批量制作舍利及其工艺品的相关专利都早已有之。

通过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查询系统检索,关于舍利子制作或舍利子工艺品制作的相关专利记录至少有12条。

早在2001年就有人申请一种模拟舍利子的生成方法,即利用骨灰引入助熔剂而形成磷酸盐陶瓷体,虽后来该发明专利申请后于2005年撤回;但其后,2007年、2008年、2009年、2014年不断有人进行舍利子或相关工艺品的专利申请。

“市面上流通买卖的舍利子大部分是假的。”李元直言不讳,若诚心供奉舍利,也应免费结缘,除了地段的玻璃、陶瓷等极易辨别的材料,她指出还有一些用氧化锆等材料仿制的普通人很难识别,“很坚硬,同样也摔不坏”。

而除了佛教信徒通过结缘获得舍利,淘宝等平台变相“结缘”或直接售卖,也存在舍利的私下交易和拍卖。

通过搜索“舍利买卖”“舍利价格”“舍利拍卖”等关键词,发现不少号称的交易公司进行舍利鉴定和拍卖,而这些公司都没有正规的官网,负责人也没有详细姓名,多数留下微信号或手机号要求进一步联系。

有些拍卖公司还列明了公司的历史成交价格,数百万元至数千万元不等,最低的也为180万元,有一颗“千年水晶塔舍利”号称成交价4938万元。

记者联系了其中一位自称李经理的负责人,他表示舍利均为私下交易和拍卖,有专业的专家和资深古玩家鉴定,但要求先发送实物照片。

20136月,上海嘉泰拍卖公司即将举行的春拍上,有一件铜鎏金舍利供塔,竟然连同舍利一起拍卖。消息已经披露,尽管拍卖公司表示包括舍利在内的拍品都已获得文物管理部门的许可,但由于佛教圣物是否能拿来拍卖等质疑,有声音直指“灵魂都拿来换钱”,最终撤拍。

记者查询了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北京保利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北京荣宝斋拍卖有限公司、北京匡时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北京瀚海拍卖有限公司等近十家拍卖公司,发现除北京瀚海拍卖有限公司在20129月有一件名为“真身舍利”的拍品外,均没有舍利拍品,且这件舍利的估价也仅2万元,最终并未成交。

进一步通过雅昌艺术网搜索舍利的拍卖情况,发现至少有54件舍利子拍品,估价数十万元至上千万元不等,其中除3家拍品为内地公司外,其余拍卖公司均为港澳台地区或海外,且中能国拍(北京)拍卖有限公司的一件血舍利子还是在其2018年新加坡拍卖会上。

而这数十件舍利子的成拍率并不高,仅成交两件,一件估价10万元至15万元的清舍利子(3)2014年最终成交11.5万元;2016年,一枚估价55万港币的舍利子以估价成交。

“毕竟鱼龙混杂。”李元对于舍利低的成交率并不意外,作为佛教圣物,她认为都不应该拿来买卖,信徒自己供养或免费结缘得来,只要“心物合一”,就不用过分考究真假。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