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专栏 >
苏成德毙命提篮桥
2019-01-08 23:28 作者:徐家俊 来源:法治周末

1946828日,上海高等法院刑二庭开庭,身材高大的苏成德,身穿派力司长衫,脚登黑色布鞋到庭。由刑庭庭长萧燮棻及法官杨鼎、陈振声出庭,庭长萧燮棻宣读对苏成德的死刑判决书

 

徐家俊

监狱史学者

苏成德,1900年生于山东济宁的农户之家。19229月,苏成德加入了青年团,次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6年,苏德成被派往苏联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在苏期间还列席了中共六大。1929年,苏成德回国,初在安徽省蚌埠工作,后调往上海。

利欲熏心的苏成德看到从莫斯科回来的人大多安排在党中央工作,而他却在基层,辛苦又危险,且处处有清规戒律,心有不甘。1932年年底,苏成德到南京,主动投靠国民党中央党部组织部调查科(即中统前身),提供他所掌握的沪宁等中共地下党组织情况。此后,苏加官晋爵,加入国民党,化名吴德,先后出任国民党特工总部南京区行动股股长、特工总部总行动队长、上海沪西分区主任,京沪杭党部调查室主任等职务,全面负责对中共地下党组织的侦察工作。

苏成德自任教官,开设了特务训练班,教授侦察情报、行动破坏等课程,也拥有众多“学生”,羽翼渐渐丰满,成了特务群中的瞩目人物。

叛变革命前,苏成德曾当过中共特科队的队员,略知中共情况。1933年苏成德调到上海后,在沪西辖区内以重金培植内线人物。同年10月,分别将中共特科行动队队员邝惠安等6人逮捕枪杀,使沪西区中共党组织遭受严重破坏。此后,苏成德受到了特务头目徐兆麟、徐恩曾的看重,又将苏成德调回南京,担任特工总部总行动队队长。1937年年底,上海、南京沦陷。徐恩曾率特工总部撤出南京迁往汉口。苏成德被委任为行动队长,留守处设在南京。

当时,沪宁两地潜伏的国民党特务很多,以徐兆麟、苏成德为首的特务组织和以李士群、丁默村为首的汉奸特务组织明争暗斗,各自扩大势力范围,壮大力量。通过一番搏杀,苏成德投进了李、丁的圈子里,出卖了旧主徐恩曾。19398月,汪精卫在上海召开了伪国民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苏成德被选为中央委员,后调任特工总部南京区区长。次年9月,任特工总部第四厅厅长,成了汪伪政权的骨干。

1940年前后,苏成德主要尽职于汪伪特工总部南京区区长。苏成德为完善扩大该特务组织,迎合日本主子的欢心,效尽了犬马之劳。他在南京区总部设置了情报科、侦察行动科等众多部门。南京区下设分区,外设蚌埠、芜湖特工站。围绕特工总部南京区,苏成德还建立了一些外围组织,如“和平反共建国大同盟”“乾坤正气山”,吸收盟员,开山收徒,扩大队伍。汪伪特工总部南京区从小到大,发展成一个庞大的特务组织。苏成德因而也受到汪精卫赏识和日本“梅机关”机关长影佐祯昭的注目。

1941年下半年,苏成德出任汪伪政府南京首都警察厅厅长。12月兼任军事专门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授中将衔。苏成德任警察厅厅长,次年4月,苏成德通过“公馆派”林柏生的关系,在林的游说下,汪精卫把首都警察厅升格为警察总监署,苏成德任警察总监,官升一级,获上将头衔,在其人生中走到了险恶的顶峰。

日伪政权中黑幕重重,处处尔虞我诈,当面欢颜背后捅刀。日本人控制汪伪政权的实权,推行以华制华,以战养战的策略。19439月,日本人用毒药除掉了显露野心的李士群,同时还分散限制了汪伪政权的特务机构,削弱了苏成德的力量,当年年底,苏成德被调往上海,出任徒有虚名的上海市警察局副局长兼教练所所长。失去实力的苏成德没有力量与日本人抗衡,就在退让中求生存,经营起自己的安乐窝。

苏成德先后在上海华山路、愚园路购置房产,沉湎于纸醉金迷之中。苏成德见日军大势颓败,想方设法和国民党中统特务机关取得联系,准备给自己留条后路,脚踏两只船。他在上海发起成立“建国社”,打着“反共建国”旗号,并借此掩护国民党中统特务在上海活动。19451月,苏成德被汪伪政府任命为上海“清乡”事务局局长的同时,他又继续与国民党军统、中统联系。

19458月日本投降,汪伪政府垮台,万众欢腾,汉奸走狗失魂落魄。19464月,藏匿在上海公寓中的苏成德以汉奸罪被国民政府抓去,关押在提篮桥监狱的“忠”字监。按惯例,狱内犯人为两餐制,每人使用的是用铝皮敲制的椭圆形的饭盒,上面盖上一点发黄的菜叶,苏成德面对此情此景不禁一阵苦笑。

1946828日,上海高等法院刑二庭开庭,身材高大的苏成德,身穿派力司长衫,脚登黑色布鞋到庭。由刑庭庭长萧燮棻及法官杨鼎、陈振声出庭,庭长萧燮棻宣读对苏成德的死刑判决书。苏成德以“通谋敌国、谋图反抗本国罪”处死刑,褫夺公权。

但苏成德还想作垂死挣扎,他以金钱为饵,让狱中看守“跑条子”,带出密信,叮嘱姘妇张佩英带上22根金条,送给三夫人冯燕君,要冯找国民政府要人通门路,说好话,开脱罪责,企图从旁门左道上求得一线生机。结果苏成德赔了夫人又折兵。原来苏成德被捕后,冯燕君知道他罪孽深重,劫数难逃,就同一个新贵同居了,苏成德送上22根金条,冯燕君照单全收,却并未办事,苏成德落了个竹篮打水一场空。

19477月,上海高等法院下达了对苏成德判处死刑的判决书。虽然看守还安慰他,有上诉复判的机会,还可以用金钱铺路去活动疏通关系,但是苏成德忧心忡忡,总担心自己凶多吉少。多日后,经最高法院复判核准后,89日上午,上海高等法院检察处首席检察官杜保祺,下达了苏成德判处死刑的命令,苏成德在几个法警的押解下来到监狱刑场。刑场上设了一个法坛。监刑的检察官杨守成和典狱长徐崇文等人坐列在上面。检察官对苏成德验明身份后,宣布死刑执行令。法警用驳壳枪对准苏的后脑,扣动扳机,子弹出膛,苏成德应声倒地。在中国历史的浪潮中曾经有过几番浪花的苏成德得到了应有的下场。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