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金融 >
未经授权播放他人歌曲 主播难“想唱就唱”
2019-01-01 23:14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宋媛媛 来源:法治周末

 0.png

北京互联网法院在线审理音著协与斗鱼著作权案。

 

法院根据权利义务对等原则,判决平台承担责任。值得关注的是,该案是直播平台首度被判承担侵权责任的著作权案

 

法治周末记者 宋媛媛

随着直播行业的快速发展,网络主播也成为了不少人发财致富的理想职业。不少“直播网红”依靠在直播室演唱歌曲获得网友的关注,同时也通过粉丝购买会员、刷礼品的形式获得了不菲收益。

但是,让这些主播和直播平台没想到的是,对某些音乐作品进行循环回放、使用某些音乐作品进行表演这些行为隐藏着版权侵权的隐患。

 

直播平台首度被判著作权侵权

 

由于主播冯提莫、阿冷等在内的多名主播在斗鱼直播时播放未经授权的音乐作品,20187月,直播平台斗鱼被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以下简称音著协)诉至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

案件起因并非偶然,起诉书中音著协曾指出,斗鱼直播在其平台上大量使用音著协管理的音乐作品进行表演,包括其知名主播冯提莫、阿冷等在内的多名主播在直播间对音著协管理的音乐作品进行循环回放,严重侵犯了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

2018214日,网络主播冯提莫在斗鱼公司经营的斗鱼直播平台进行在线直播,其间播放了歌曲《恋人心》,时长约110(歌曲全部时长为328)。歌曲播放过程中,主播不时与观看直播的用户进行互动。直播结束后,此次直播视频被主播制作并保存在斗鱼直播平台上,观众可以通过登录斗鱼直播平台随时随地进行播放观看和分享。

歌曲《恋人心》的词曲作者张超与音著协签订有《音乐著作权合同》,音著协可对歌曲《恋人心》行使著作权。音著协起诉认为,斗鱼公司直接侵害了其对歌曲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起诉要求斗鱼公司赔偿著作权使用费30000元及律师费、公证费等合理开支。但是,音著协在与斗鱼直播进行多次交涉、投诉、发送律师函沟通无果。

20187月,音著协将斗鱼直播平台的经营方武汉斗鱼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斗鱼公司)告上法庭。20181227日,北京互联网法院公开宣判斗鱼公司赔偿音著协经济损失2000元及因诉讼支出的合理费用3200元。

据了解,虽然网络平台一般为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提供者,仅承担通知删除责任。但是,斗鱼平台跟用户约定直播产生的知识产权全部归平台所有。法院根据权利义务对等原则,判决平台承担责任。值得关注的是,该案是直播平台首度被判承担侵权责任的著作权案。

 

直播唱歌需获权利人授权

 

公开资料显示,音著协对于网络直播侵权的关注,早在2016年就开始了。2017年,音著协就将花椒直播平台的运营方诉至朝阳法院。音著协相关负责人曾表示,在直播类的网站和手机应用当中,有大量的在线音乐使用,其中一部分是表演者直接演唱歌曲、演奏音乐,有些是将歌曲作为背景音乐。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要求,网络直播不属于“合理使用”的范围,只要公开表演,就需要获得授权,这些音乐使用都需要事先获得词曲著作权人的许可并支付相应的使用费。无论盈利与否,公开场合(未经授权)都不能公开表演别人的作品,如果还有盈利,就是商业使用行为,是侵权行为的加重情节。

在斗鱼一案中,法院认定,斗鱼公司运营的斗鱼直播平台上载播的涉案直播回看视频中,存在着未经权利人许可播放其音乐作品的内容,构成对著作权人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侵犯。斗鱼公司应当承担与其所享有的权利相匹配的义务,其应当对涉诉侵权行为承担著作权侵权责任。

是主播侵权还是平台侵权?对于侵权主体的认定,法院认为,根据斗鱼公司提交的《斗鱼直播协议》,主播虽然与直播平台不存在劳动或劳务关系,但双方约定主播在直播期间产生的所有成果均由斗鱼公司享有全部知识产权、所有权和相关权益,而全部的知识产权及相关权益自然包括涉案视频。虽然主播是视频的制作者和上传者,但因为主播并不享有对这些视频的知识产权和所有权,所以根据权利义务相一致的原则,其不应对视频中存在的侵权内容承担侵权责任。而斗鱼公司是这些成果的权利人,享有相关权益,其自然应对因该成果产生的法律后果承担相应责任。

 

海量用户监管难不应成为借口

 

“斗鱼案中侵权的涉案视频虽然被删除,但斗鱼平台依然不能免责。”法院表示,和一般网络服务提供者不同,斗鱼案件中,凡在斗鱼平台上进行直播的主播均要与斗鱼公司签订《斗鱼直播协议》,协议约定斗鱼公司虽不参与创作,但直播方成果的权利属于斗鱼公司,这说明斗鱼公司不仅是网络服务的提供者,还是平台上音视频产品的所有者和提供者,并享有这些成果所带来的收益,因此无法因及时删除而免责。

根据斗鱼平台官方数据斗鱼直播APP的手机、电脑双端注册用户各超过1亿,超越其他平台注册用户的总和,市场占有率为80%,位列市场第一。其中,每日活跃用户人数峰值达到3000万。斗鱼平台认为,海量的注册用户及直播可能会存在即时性和随意性。

对此,法院提出,既然斗鱼公司与每一位在平台上注册的直播方约定,直播方在直播期间所有成果的全部知识产权及相关收益均由斗鱼公司享有,那么其自然应对直播成果的合法性负有更多的注意义务和审核义务。况且,海量用户的存在还会带来巨大的影响和收益,斗鱼公司不应一方面享受利益,另一方面又以注册用户数量庞大及直播难以监管为由,逃避审核、放弃监管,放任侵权行为的发生,拒绝承担与其所享有的权利相匹配的义务。因此,海量的注册用户及直播的即时性和随意性亦不能成为斗鱼公司的免责理由。

音著协在案件审理中表示,其通过选择典型歌曲诉讼的方式来揭示问题和主张权利,并非仅仅为了涉案的个别歌曲获得经济赔偿,而是希望凭借本次诉讼促使直播平台自觉守法经营,并整体解决海量音乐作品的合法使用问题。案件的裁判或将推动网络直播平台与音著协签订音乐作品一揽子授权使用协议,实现对音乐作品著作权的有效保护。

业内人士认为,音著协与斗鱼的判决,可能会对直播行业产生比较深远的意义。因为在直播平台上使用音乐作品的情况比较普遍,这个案件的出现,可以让大大小小的直播平台反思如今免费使用音乐的情况。按照目前的判决标准,不止斗鱼一家平台,可能很多平台都涉及使用音乐作品的赔偿问题。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