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金融 >
骗保命案敲响整治警钟
2018-12-18 22:36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郝若希 来源:法治周末

 0.png

资料图

 

法治周末记者 郝若希

本以为是一次浪漫的旅行,却成了“死亡之旅”。

近日,天津男子张凡(化名)带着妻女去泰国普吉岛旅游,在一家私密性较强的别墅酒店将妻子小洁残忍杀害,之后,张凡伪造事故现场,向岳父母撒谎称“妻子溺亡”。而在旅游前的几个月里,张凡陆续为小洁购买了十几份保险,将妻子身亡后的受益人设为自己,保险金额高达3000万元。

这起“杀妻骗保”案性质恶劣,引来了公众的极大关注与媒体的多方报道。目前,泰国警方已控制张凡,并将以蓄意谋杀起诉他,与此同时,天津警方也已立案调查。

近年来,从住院看病多开药的小把戏,到泯灭人性的杀妻犯罪,一些人为了谋取巨大非法利益不择手段。骗保命案的背后,还有哪些原因?

 

费尽心思伪造事故

 

事先购买高额保险,制造事故假象,再找保险公司理赔,这不是电影中的情节,而是现实中骗保的常见桥段。上述普吉岛“杀妻骗保案”并非近年来发生的第一起骗保事件。

2016718日,安徽省宣城市发生了一起离奇的车祸。当日凌晨3时许,个体汽修厂老板张志松载着妻子郭某及两个月大的儿子赶往南京,行驶途中张志松驾车冲入一处水塘,郭某当场“溺水身亡”。

经办交警、刑警从刹车痕迹、群众反映及监控录像中发现疑点,郭某“溺亡”真相逐渐水落石出。原来张志松是故意将轿车驶入事先踩点的池塘,再将会游泳的郭某捂死在水中。而他行凶的目的,是试图骗取保险金以偿还因经营汽车修理厂、购买住房等欠下的巨额债务。

张志松为此谋划许久,当年425日,张志松为其在某保险公司投保的轿车提前续保,将该车乘客险总金额由原来的8万元增至80万元。75日,张志松为妻子郭某在某保险公司购买了4份“安行宝两全保险”,每份保险的保险金额为100万元。案发后,张志松于当日分别向投保的两家保险公司报案,以交通事故为由要求保险公司理赔,但如意算盘还是落空了。

法治周末记者搜索往年报道发现,湖南、吉林、江苏等地都发生过“精心谋划”的骗保案件,作案手法如出一辙。

比如,今年10月,深陷网贷旋涡的湖南娄底男子何勇(化名)瞒着妻子购买了一份赔偿金额为100万元的人身意外险,受益人为妻子。随后,何勇伪造坠河现场,企图骗保,不料妻子信以为真,留下“绝笔书”便带着一双儿女自杀了。目前,失去至亲的何勇已投案自首。

值得注意的是,在张凡泰国杀妻骗保一案中,张凡是保险的投保人也是受益人,被保险人是他的妻子小洁,但有媒体报道称,资料保单中小洁的签字极有可能并非本人签署,因为3份有签名的保单上,签名均与小洁的字迹有差异。

假如情况属实,那么,这些保单是如何通过保险公司审核的?保险公司是否存在违规操作?

“保险公司在订立保险合同前,由保险公司的人员应该亲自见到被保险人,以便对被保险人的民事行为能力作出审核和判断。审核过程也是征求被保险人是否同意被保险、是否认可保险金额的过程。”北京律师协会保险专业委员会委员、北京中高盛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滨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目前,一些保险公司的承保流程中,严重缺失对被保险人同意和认可保险金额意思表示真实性的核实工作。而这一制度的缺失也必然导致“杀妻骗保案”的发生。

 

人财两空的判决

 

过往的几起“杀妻骗保”案都指向骗保背后的高额收益,但制约这种以小博大的游戏,法律早有明确规定。

保险法第二十七条第二款规定:“投保人、被保险人故意制造保险事故的,保险人有权解除合同,不承担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责任;除本法第四十三条规定外,不退还保险费。”

保险法第四十三条规定,投保人故意造成被保险人死亡、伤残或者疾病的,保险人不承担给付保险金的责任;投保人已交足两年以上保险费的,保险人应当按照合同约定向其他权利人退还保险单的现金价值;受益人故意造成被保险人死亡、伤残、疾病的,或者故意杀害被保险人未遂的,该受益人丧失受益权。

依据上述两个法条,北京市京悦律师事务所律师孟杰认为,本次事件中,保险事故即被保险人身亡是投保人故意制造的,作为保险人也就是保险公司有权解除合同,并不承担给付保险金的责任;根据报道,涉案保险合同均是在事发前短时期内签订,不满两年,依法也不需向其他权利人退还保险单的现金价值的保险费。简而言之,张凡拿不到保险金,小洁的父母以及子女也无法拿到保险金。

不仅得不到赔偿,骗保行为还会入刑。

刑法第一百九十八条规定,骗保行为包括投保人故意虚构保险标的,骗取保险金的;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对发生的保险事故编造虚假的原因或者夸大损失的程度,骗取保险金的;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编造未曾发生的保险事故,骗取保险金的;投保人、被保险人故意造成财产损失的保险事故,骗取保险金的;投保人、受益人故意造成被保险人死亡、伤残或者疾病,骗取保险金的五种情形。

有上述情形之一的,根据情节严重性及涉案数额,较大的,处以时间不等的有期徒刑及金额不等的罚金。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数罪并罚的规定处罚。

安徽宣城“杀妻骗保”案最终以张志松故意杀人罪、保险诈骗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而告终。泰国“杀妻骗保”案虽未审判,凶手终会受到法律严厉的制裁。

 

各地开展反骗保专项行动

 

在数起悲剧中,被保险人对自己被投保毫不知情。“但实际上,被保险人的同意与认可,关系到被保险人的人格尊严与生命安全。”李滨表示。保险法第三十四条规定,以死亡为给付保险金条件的合同,未经被保险人同意并认可保险金额的,合同无效。

对此,李滨解释称,在订立保险合同时,法律要求保险公司有义务让被保险人知道被投保的情况,被保险人对于保险金额的高低有是否予以认可的权利。从保险理论和保险实务来讲,如果保险金额过高,很容易产生道德风险,可能涉及被保险人生命安全的问题。

如果保险公司及其工作人员阻碍投保人履行如实告知义务,或者诱导其不履行如实告知义务,或者承诺向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给予非法的保险费回扣或者其他利益,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构成犯罪的,由保险监督管理机构责令改正,对保险公司处以5万元以上30万元以下的罚款。

2月,原中国保监会印发的《反保险欺诈指引》明确指出保险机构应当承担欺诈风险管理的主体责任,建立健全欺诈风险管理制度和机制,规范操作流程,妥善处置欺诈风险,履行报告义务。

与此同时,保监会及其派出机构应当承担建立反欺诈监管框架,制定反欺诈监管制度,指导保险机构和行业组织防范和应对欺诈风险等职责。

据此,各地开展了反保险欺诈专项行动。8月,上海保险业部署了“安宁2018”反保险欺诈专项行动,加大行业合作,积极落实欺诈风险管理主体责任,遏制保险犯罪,有效防控金融风险,切实保护广大保险消费者的合法权益,维护保险市场秩序和社会稳定。

四川保险业也积极开展反欺诈工作,和公安部门在省级层面联合成立了“四川保险业反保险欺诈中心”,在各市州成立了“反保险欺诈工作站”,共同打击保险违法犯罪行为。四川省保险行业协会副秘书长陈莺表示,近年来保险欺诈案件呈现高发态势,其中以车险领域最为突出。

陕西省车险领域涉嫌保险欺诈案件也最为集中,2018年上半年,陕西省保险业协会接到各保险公司会员单位报送的涉嫌保险欺诈案件1419件,涉案总额8971.69万余元,其中,财险涉案金额8597.23万元。

“骗保案的频发,敲响了保险行业的警钟,在各地开展反保险欺诈的同时,针对保险公司缺乏对被保险人投保的同意权、认可保险金额权利保障的制度性缺陷的维权和立法推动工作也一直在持续。”李滨说。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