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事件 >
中国科幻的欲望与探险
2018-12-18 21:28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高原 来源:法治周末

 0.png

201811月,中国科幻大会在深圳开幕,银河科幻联盟和高校科幻联盟成立。 资料图

 01.png

2018年,“科幻春晚”邀请函。 资料图

 02.png

刘慈欣和科幻小说《三体》,在过去10年,为中国科幻带来了新的繁荣。 资料图

 

法治周末记者 高原

“地球很无聊,但宇宙很有趣。为此,我们要在一个吃着饺子、放着烟花的晚上,围炉夜话,交换奇怪见闻,开一场‘科幻春晚’”。

这是2018年春节时,科幻文化传播平台未来事务管理局发出的春晚邀请函,在这份邀请函中,北京西站独特的建筑轮廓被拆分成线条和符号,重新组合成一份特殊的邀请函,隐藏着主题:春节将近,北京西站。3周的时间里,实现了全平台850万次阅读。

“科幻春晚”正在成为科幻产业的新兴力量,201811月底,由南科大科学与人类想象力研究中心发布的《2018中国科幻产业报告》(以下简称《报告》)中,以“科幻春晚”为代表的新媒体科幻产业正成为促进科幻产业发展的强劲力量。

同时《报告》也指出,目前中国科幻产业呈现出作品数量增加、影视“轻科幻”模式初步稳固、科幻活动方兴未艾、科幻教育成为新的增长点、科幻研究机构开始出现等六大特点。

 

“科幻春晚”,打破科幻“圈子”状态

 

《报告》显示,新媒体成为推动科幻原创产业的另一股悄然兴起的强劲力量。《科幻世界》杂志社、未来事务管理局、八光分文化公司等创办的微博、微信公众号,通过“科幻春晚”“科幻经典作品解读”等吸引了大量读者。

2018年春节,未来局主办的“科幻春晚”,主题就是:“春节将近,北京西站”。

故事里的北京西站,可能以任意形态、出现在任意时间。21位作家的作品以此为地点,从201825(腊月二十)连载到225(正月初十)。恰好覆盖了人们从准备回家到节后归来的时间段。

未来局邀请了国内外科幻创作者,在3周的时间里,实现了中文科幻领域一年来最高的曝光量。这种庆祝传统新年的方式,让科幻迷能在这里读到最新的科幻小说,与作者互动,与爱好相同的朋友交流,也能分享自己的创作。

“科幻春晚”在2016年春节由未来事务管理局主办的《不存在日报》编辑部发起,是所有科幻迷庆祝春节的独特方式。2017年,“科幻春晚”共有21位参与者,并邀请到多项世界级科幻大奖获得者刘宇昆,他也是《三体》《北京折叠》的英文版译者。

《北京堡垒》的作家囧叔这样评价“科幻春晚”,它最大的价值在于,不是单纯地做一个科幻征文比赛发稿费,而是依靠多种媒介形式,孜孜不倦地扩大自身、乃至科幻在中国的影响力。

未来局市场总监碎碎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今年的“科幻春晚”已经在筹备中了,会选择更贴近每一个人的话题,近期将会在未来事务管理局微博、微信公布题目。

而今年会要求作家以故乡、亲情、记忆、变化破题写作,希望大家可以融入更多文化特色、地方特色和生活故事创作科幻小说。科幻作品并不只是遥远的星空,也有故乡和童年,这样的故事也更容易引起读者的共鸣。

“北京西站是关于旅行和迁徙的故事,而今年会以故乡、亲情为命题来引导,因为有文化特色、地方特色和生活情感的作品更容易引起人的共鸣。”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科幻”被认为是一种有阅读门槛、风格差异大的类型文学,国内读者对“科幻”的定义也常常局限于文字本身。而“科幻春晚”希望打破读者和作者之间的隔离状态,用“社群”取代“圈子”——圈子是内向、封闭、静态的,而社群是开放、流通、变化的。创作者同时也是其他作品的读者,读者也可能转变为创作者,分享和表达自我。

而在他们看来,科幻不仅是一篇小说、一部电影,也是一种生活方式。

 

中国电影要想获得国际成功,科幻电影是必由之路

 

《报告》显示,科幻阅读市场2017年产值总和为9.7亿元,与2016年相比有所回落。但2018年迅速反弹,半年总量已经接近9亿元。

科幻文学前景一片光明,公众把渴望的目光投向影视领域。不过南方科技大学科学与人类想象力研究中心教授吴岩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认为,国产科幻电影在中国还没有形成产业。

《报告》显示,在2017年科幻产值的图表里,引进电影占72%,国产电影占8%,网络大电影占4%2017年国内院线科幻电影市场总票房为129.59亿元,其中国产科幻电影票房为13.17亿元;2018年上半年,国内科幻电影整体票房为95.06亿元,其中国产影片为8.9亿元。

其中,国产科幻片在整个市场中仅占据了非常小的份额,这和中国世界第二大电影市场并不相称。《报告》也随后抛出了问题:国内影视机构对现在科幻片的前景是“既爱又怕,雷声大雨点小”。

吴岩解释,之所以既爱又怕,“是因为科幻电影是一个巨大的市场,每年最卖座的10部影片中,有46部是科幻电影,中国电影想要在国际上获得成功,科幻电影是必由之路”。

而被称为类型片之王的科幻片,被业界认为是检验一个国家电影工业综合水准的终极探针。

从科幻大会上公布的数据可以看出,从2012年到2017年,每年上映的科幻电影平均在20部左右,2017年的票房是80亿元,片均有4亿元票房,一年400多部电影,20部虽然只占电影总数的5%,但票房却占了其中的20%

同时,类型上分析,进口的电影元素是“科幻+动作”,硬科幻占到70%,中国则更多是“科幻+爱情”,或者“科幻+惊悚”的题材,同时,我国目前国产科幻电影佳作不多。“周星弛的《美人鱼》比较成功,你不得不承认这与周星驰有很大的关系,而不单纯是因为科幻题材。”吴岩说。

不过,让中国的科幻迷们期待的是,还有不到两个月,《流浪地球》即将上映,作为刘慈欣的中短篇小说的代表作品,《流浪地球》虽然不如长篇小说《三体》那么有名,但作为中国科幻电影的第一炮,意义重大。

影评人周黎明曾对《流浪地球》导演郭帆说过一句话:“如果你们成功了,中国的电影里面从此就有了科幻片这一类型,如果你们失败了,我估计若干年就没有人再敢碰硬科幻了。”

业内认为,《流浪地球》不单是一部电影,它也是中国科幻电影的一次探险。

郭帆在拍摄《流浪地球》时最大的感受就是:中国的科幻电影没有前人铺路,一切都在摸着石头过河,甚至要凭空创造出很多以前不存在的部门。

这也是吴岩在评价中国科幻时的无奈。

中国甚至凑不齐一个科幻电影团队。”吴岩对法治周末记者说,因为电影不是一个作家就能完成的,而是需要成百上千的人合力协作。况且电影还需要优秀的编剧、导演、制片人、美术指导、音乐制作人等。

“现在这些条件都很缺乏。也因此,中国要建立科幻电影产业,可能还需要10年、20年以上。但无论如何,总需要一个良好的开端。”吴岩说。

同时吴岩也表示,国外的科幻电影不是靠改编科幻小说,改编小说只占非常小的比例,主要是靠原创。电影编剧和科幻作家是分开的,但中国科幻电影比较缺乏原创,故而只好拿科幻作家的小说来改编,这也是无奈之举。

 

科幻教育浮出水面

 

201867日,四川高考(全国卷Ⅲ)语文科目考试结束后,多名考生表示有点兴奋。因为在阅读考试题中,他们发现了刘慈欣小说《微纪元》的节选。

“我们班好多人都读过《三体》,在书架上放了3年的书终于有用了。”有考生在考后表示。

《微纪元》是刘慈欣2010年出版的一部科幻类图书,讲述了未来人类去寻找新的星球,最后一个人回去后,却发现人类换了一种生活方式。

得知此事,刘慈欣感到意外又高兴。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没想到,科幻小说竟然能进到高考试卷阅读题。“毕竟,科幻文学在我国尚属于冷门,是个边缘文学地带。能进入高考试卷的材料阅读分析题,对引发更多人关注科幻小说,对科幻文学的发展无疑是有益的。”

《报告》指出,科幻教育,无论是一种事业还是产业,都有望成为下一个发展的增长点。

去年,在义务教育阶段和高中阶段出现了大量以科幻为内容的校内校外、线上线下的教学课程。目前,较具代表性的内容是科幻绘画、科幻名作欣赏、科幻写作、将科幻用于具有STEM(科学、技术、工程、数学)STEAM(科学、技术、工程、艺术、数学)STREAM(科学、技术、写作、工程、艺术、数学)素养人才的培养等。

这其中既有作为传统课内教学补充的校本课程,也有以培养想象力、科学素养和批判性思维为目的的课外培训。全国中学生科普科幻作文大赛等企业举办的夏令营、写作训练营也聚集了大量人气。

吴岩分析,20186月,全国各地的高考出现多个与科幻相关的作文或知识、能力考题,这些将对科幻教育发展产生积极影响。

“科幻文学、科幻艺术就是要给人新的眼界,跳出以往的一切,展现一个新的世界,没有这种更新就无法面向未来。常读科幻的人能面向未来,是因为他在科幻中读到100种未来,当你明天遇到第101种未来,就会知道它不是非常特殊、难以应对的,读科幻就是为了应对这第101种未来,这就是我们在中国要发展这种门类的原因。”吴岩如此解释科幻对于未来的存在。

 

中国科幻不能只有一部《三体》

 

10年前,刘慈欣走上科幻文学界的历史舞台,至今热度未减,并凭借小说《三体》拿下世界科幻文学界最高奖“雨果奖”。吴岩感慨:“中国科幻发展到今天走过了100年,这是一个艰辛的路程,有成功的喜悦,也有很多发展过程中的教训。”

《三体》系列是近年来难得的科幻佳作,作品之外,也掀起了“三体现象”:网络上出现了角色扮演的账号,以ETO命名的粉丝组织活跃于各地(ETO,即地球三体组织,是小说中虚构的一个国际组织)

《三体》势头凶猛,一部作品占据了中国科幻文学半壁江山,这在业界看来并非是个正常的现象。

在科幻产业最为发达的美国,科幻作家是一个庞大的群体。美国科幻协会的星云奖,40多年来颁发给了400多位作家,其中不乏罗伯特·海因莱因、艾萨克·阿西莫夫这些大腕级别。然而,“中国科幻银河奖”“华语科幻星云奖”却经常颁发给已经被科幻读者甚至普通读者早已耳熟能详的名字。

吴岩表示:“《三体》不是中国科幻的开始,现在才是中国科幻真正开始的时候。”

他举了一个例子,就像奥运会一样,如果有一个人成绩很好并不能代表这个国家在这个项目上整体实力很强,只有前3名都是这个国家的运动员,才说明整体实力提升。

因此,《报告》中也谈到了目前中国科幻遇到的问题,其中,科幻活动的质量需要提高。当前活动的同质化现象比较严重,如何才能作出特色。同时,要继续在作品原创方面下大力气。因为创意、创新是科幻的灵魂,也是产业生生不息的源泉。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