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时政 > 核心报道 >
反腐败:互联网企业的大命题
2018-12-11 22:50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仇飞 来源:法治周末

●商业贿赂在互联网企业反腐案件中最为常见,涉嫌的罪名通常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职务侵占的常见手段则有虚报冒领、弄虚作假、截留私分等

 

●腐败已成为社会问题。互联网企业自曝家丑并联合起来惩治腐败,目的是以案为鉴,形成震慑,增加腐败人员的失信成本,达到一般预防和特殊预防的效果,这对于营造公平的市场环境有很好的反哺作用

 

 

法治周末记者 仇飞

这一次,杨伟东选择了“贪婪”。

10月初,时任阿里文娱大优酷总裁的杨伟东用“在别人贪婪时我恐惧,在别人恐惧时我贪婪”这句话,来描述他对文娱行业由热转冷的看法。

没曾想,两个月后的124日,当用户还在对杨伟东是如何带领优酷“连接年轻人,践行新责任”拭目以待时,等来的却是阿里巴巴确认“杨伟东因经济问题,正在配合警方调查”的消息。

杨伟东并不是第一个被查的互联网企业高管。就在杨伟东被查消息确认的前一天,123日,美团点评公司发布反腐处罚公告,宣布包括内部员工、生态合作伙伴人员以及共犯社会人员等89人受到刑事查处。

“互联网企业反腐,不算新鲜事了。中国互联网企业已经走过了20余年的发展路,随着商业版图的不断扩张,企业面临的腐败风险呈多元化和复杂化的趋势。腐败问题,已经成为企业正常经营管理秩序的最大威胁之一。”中央纪委国家监察委网站在近日推出的一周“纪”录中指出。

 

多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和职务侵占

 

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在互联网企业公开的反腐案件中,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行为和职务侵占行为的案件较多。

例如,在京东集团于824日发布的反腐败公告中,有16起案件被公开,其中有四分之三的案件行为人涉及“利用职务便利,收受好处费”,有3人因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此外,还有1人因利用职务便利侵占公司商品被公安机关以职务侵占罪刑事拘留。

按照刑法的相关规定,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是指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数额较大的行为;职务侵占罪是指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本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的行为。

“两类犯罪都属于妨害对公司、企业管理秩序类罪,商业贿赂在互联网企业反腐案件中最为常见,涉嫌的罪名通常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职务侵占的常见手段则有虚报冒领、弄虚作假、截留私分等。”西南科技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廖天虎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分析说。

中央纪委国家监察委网站也披露了互联网企业员工对公司“挖墙角”的手法。比如,虚假报销会议费用;利用职务便利,要求合作商虚报费用并把虚报部分据为己有;弄虚作假骗取公司销售提成,利用假商户刷单,骗取公司补贴款;截留商家推广费占为己有等。

在涉及职务侵占罪的案件中,比较知名的是201612月阿里影业副总裁、淘票票总经理孔奇截留运营商返现案。公开资料显示,孔奇私刻了支付宝和淘宝的公章,通过其名下的两家公司走账,截留阿里及支付宝给运营商的返现费用,获利高达上百万元。

而据此前媒体报道,杨伟东此次被警方调查的主要问题集中在优酷于2018年推出的“这就是”系列综艺节目的收支方面,其所谓“经济问题”涉案金额可能逾亿元。

 

企业探索廉洁治理路径

 

从目前各大互联网企业披露的反腐信息来看,互联网企业反腐的一般程序都是先内部调查,然后再将构成犯罪的线索移交司法机关。

业内人士透露,杨伟东被警方调查前,“阿里内部对他的调查至少已持续月余”。

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阿里在其创办的第13个年头,即2012年,设立了集团一级部门“廉政合规部”,并公布了反腐邮箱,员工可以提供线索进行举报。

阿里公关部门工作人员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作为高度独立的专门反腐败机构,廉政合规部专司腐败调查、预防及合规管理,与各业务线以及内审、内控部门都保持充分的独立,其职能不受任何业务部门的干预。

“与绝大多数国内企业不同,目前,阿里拥有180多个事业部和近百个控股或大股东生态公司,业务拓展到40多个国家和地区,形成了复杂的业务版块与多元生态系统。作为国内首个经济体形态的商业企业,一刀切的合规治理方式已难以达成有效性。”上述阿里工作人员告诉法治周末记者,阿里在廉洁治理路径上,进行了必要的探索改进。例如,阿里每年会针对所有员工组织线上的合规认证考试,所有阿里人都必须参加并通过考试,就连创始人马云也不例外;在业务差异大的公司、集团单设廉正部门(集团廉正实线管理),因地制宜圈定风险地图,制定各自廉正合规管理“策略”。

事实上,大型互联网企业都设置了专门从事反腐工作的部门。例如,腾讯有严格的定期内审制度和反舞弊行为调查制度;京东内部的反腐部门名为内控合规部,该部门有腐败调查权,并有权直接向集团CEO汇报;美团点评则在2015年设立集团监察部,并在2016年成立阳光委员会,委员会除监察部外,还包括职能部门、技术团队等。

京东公关部门相关工作人员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京东反腐败有“三项”基本原则、“三不”反腐机制和“三大”反腐举措。京东反腐的三项基本原则分别是对腐败零容忍、人人反腐和ABC问责制。其中,零容忍原则是任何员工违反京东集团反腐败条例的行为都会导致解聘并实名公告,同时会录入失信名单系统。涉及刑事犯罪的,将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对于贪腐行为,美团点评有不同的处罚模式,即对于构成违法犯罪的,移送司法;对于违反严重不诚信、侵占或盗用公司资产等8条高压线的,予以辞退;对于违纪行为,公司强化各级管理者责任,抓早抓小抓苗头,防止腐败向上蔓延。”美团点评集团监察部门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

 

走向行业共治

 

与很多传统企业“家丑不外扬”不同,有的互联网企业不仅会主动发布公告晒出反腐成绩,还联合起来成立了反腐行业的自治组织。

2017224日,由京东集团倡议,联合腾讯、百度、沃尔玛中国、宝洁、美团点评、唯品会等知名企业在北京共同发起建立我国互联网企业首个反腐行业自治组织——阳光诚信联盟,同时邀请中国人民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作为顾问单位。

“联盟以诚信经营为使命,以反腐败为主线,协力打击腐败行为;为解决行业痛点问题,提高失信人员的违法违规成本,联盟网站上线失信名单共享系统。通过系统,联盟成员单位可实现失信人员和失信企业的信息共享。联盟成员有多家成员反馈,通过失信名单共享系统查询,已经拒绝录用了失信相关的人员和劝退了几名在职的失信人员,其中有一名还是某社交电商部门负责人。随着联盟成员的迅速增长,进入失信名单中的人员将付出更大的失信成本,这也将为廉洁自律的员工提供更加公平、透明的职业发展环境。”上述京东工作人员对法治周末记者介绍。

目前,阳光诚信联盟的企业已超过200家,职工数量达数百万人。上述京东工作人员表示,为了提升联盟成员企业内控方面的履职能力,阳光诚信联盟与中国人民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联合成立了“企业腐败治理培训中心”,致力于开展企业腐败治理体系研究,给成员企业免费提供腐败治理培训。

“腐败已成为社会问题。互联网企业自曝家丑并联合起来惩治腐败,目的是以案为鉴,形成震慑,增加腐败人员的失信成本,达到一般预防和特殊预防的效果,这对于营造公平的市场环境有很好的反哺作用。”廖天虎分析说。

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在20156月,阿里也联合碧桂园、万科、美的、顺丰等企业发起中国企业反舞弊联盟,推动建立跨行业的廉洁从业信息交流与共享平台。

上述阿里工作人员认为,反腐是个大命题,阿里反腐不仅在内部管理,还对平台管理进行自净,在行业联盟内,阿里也在积极尝试将数据化引入廉政风险防控,压缩腐败空间。

“对于贪婪,绝不姑息。”阿里的反腐警言,或许是杨伟东始终应该铭记的。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