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家居 > 房产 >
租金高企下的职住平衡难题
2018-12-04 23:14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肖莎 来源:法治周末

 0.png
资料图

法治周末记者 肖莎

“房租如果再涨,我可能就要考虑离开这个城市了。”

王瑾(化名)是北京某公司的品牌负责人,因为社保断交了两个月,短期失去了购房的资格。她此前租住在一个长租公寓里,11月初租约到期后,长租公寓运营方把房租从5700/月提到了7000/月。

“涨价速度离谱。”王瑾告诉记者,11月她居住的区域租金基本上都在上调,50多平方米的一居室均价就在7000/月左右。

王瑾住在北京西部中关村区域,租住的房屋离公司步行时间10分钟。她希望能在自己能力范围之内,尽量居住的离公司近一点。

“但是现在这个租金水平,我已经觉得很吃力了。”王瑾最终在公司附近换租了一套50多平方米的一居室,租金在6700/月,要想住在公司附近,她只能接受这样的租金水平。

王瑾每月税后收入在3万元左右,现在的房租大概占她月收入的四分之一。

“目前的租金我暂且能接受,但是我的很多同事,他们根本没办法住在公司附近,很多人为了节省租金支出,住到了郊区,甚至有人单程通勤时间在两小时左右。”王瑾说。

《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2035)》明确指出,要协调就业和居住的关系,推进职住平衡,缩短通勤时间。

职住平衡这一理念由英国学者霍华德于19世纪末提出,他认为职住平衡即是在某一给定区域内,居住的就业人口数量与就业岗位数量大体相当,就可以使大部分居民就近工作,达到缩短通勤出行距离、时耗,减少各类交通拥挤或拥堵的目的。

在大城市当前的租金水平下,如何推进职住平衡,缩短通勤时间,尚是一个需要探讨的课题。

 

租金和通勤时间的“战争”

 

王瑾的同事李萌刚刚毕业一年多,税后月收入大概在8000元。

公司要求9点上班,如果没有特殊情况,王瑾早上通常可以睡到8点,半个小时梳洗完毕,下楼买份早点,然后步行到公司。

这几乎是很多人的理想状态。

58安居客房产研究院曾经针对毕业生对通勤时间的期望做过调研,结果显示毕业生可接受单程通勤时长在40分钟左右,3045分钟为最佳通勤时间。通勤距离方面,毕业生对于15km以内的单程通勤距离的接受度较高。

不过,在一线城市,这样的通勤时间对于很多人来说,只能是理想。

住在河北燕郊的李萌,每天早上6点多就得出门,从燕郊坐公交车到国贸,然后从国贸坐地铁10号线到公司,顺利的话,从出家门到进公司门大概需要1个半小时到两个小时,往返时间在3个小时以上。

李萌目前的房租是一个月1500元。

“但凡是住在公司附近一小时通勤范围之内的地方,如果想要居住条件好一点,单间的月租金都在三四千元。”李萌放弃了通勤的舒适度,选择了低成本。

和李萌一样刚毕业不久的人,由于工资收入相对较低,一旦住的稍微离工作单位近一些,租金占收入的比例就会很高,所以很多人同李萌一样选择住在北京的远郊甚至是北京周边的河北。

58安居客房产研究院此前发布的《京津冀城市群租赁报告》显示,北京主城六区总体的租房供应量占全市的67.5%,郊区如密云、怀柔、平谷、延庆的供应量占比不足1%,而北京周边地区如燕郊、涿州、廊坊、香河的租房供应量与郊区相比则相对更高,这些地区到北京城区的交通更为方便,租客的接受度更高。

当然也有人在租金少和通勤时间短之间,选择后者。

陈丽在一家媒体工作,月均收入同样在8000元左右,她和别人一起合租在北京望京区域的一个两居室内,房租每月高达3500元,卧室面积大概也就十几个平方米。

58安居客房产研究院首席分析师张波指出,通常来讲,房租收入比在30%以下处于合理范围,若占比超过30%,租金带来的经济压力过大,会影响生活的幸福感。

陈丽的月租金将近其月收入的一半。

 

租金上涨状态下越住越远

 

“都想住得离工作单位近一点,但是目前好点的公司大都分布在中心城区。想要好的工作,又想少付租金的话,只能选择住远点。”李萌说,眼看着租金一直在涨,但是收入似乎没有同步上涨的趋势,她内心经常很焦虑。

国泰君安证券于10月份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全国租金上涨态势虽已大幅趋缓,但同比增幅依然很高。北京有两个区域出现租金环比下跌现象,是顺义区(-3.00%)和朝阳区(-1.06%),剩下区域租金继续保持上涨,租金同比涨幅度最大的区域是昌平区、石景山区和丰台区,涨幅分别是44.21%25.72%21.70%

“昌平区、石景山区和丰台区在北京的北部、西部和南部,租金水平低于中心城区的东城、西城、海淀和朝阳,然而,这些往常的低租金区域的租金水平,却在大幅上涨,这给居住者带来的生活压力不言而喻。”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告诉记者。

具体到房租的具体水平,58安居客房产研究院发布的《2018京津冀城市群租赁报告》显示,北京1月到8月的平均月租金在78.2/平方米,从市中心向外从高到低扩散,中心城区的平均月租金超过100/平方米,而延庆、怀柔、密云则在30/平方米左右。

国泰君安证券近期发布的研报则显示名,北京10月的平均月租金已经达到93.67/平方米。

在租金上涨和收入不同步上涨的情况下,有些人逐渐从公司附近搬离,住得越来越远。

吴微在北京市朝阳区望京工作,最近6年里,她的租住地与公司的距离从1公里变成了20公里,如今她住在顺义区的一个公寓里,居住面积大了将近一倍,但租金却少了将近一半,单程通勤时间也从步行十分钟变成了开车一小时。

极光大数据在今年上半年发布的《2018年中国城市通勤研究报告》显示,北京市的平均通勤时间最长,达达56分钟,上海和重庆的平均通勤时间为次之,为54分钟。

 

职住平衡如何实现

 

租金越来越高是事实,有上班族为了节省租金越住越远是事实,政府希望实现职住平衡也是事实。如何在当前的现状下,更快实现职住平衡,是李萌等人关注的问题。

严跃进告诉记者,类似问题其实政府在长租公寓发展中也有应对措施。比如说,在后续地铁沿线的规划中,一些上盖项目会建造租赁公寓,这样通过轨道交通的建设,也使得部分郊区的租赁物业有较好的性价比,也方便大家出行。

《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2035)》对于在当前租金水平下如何实现职住平衡有一定的规划,其中提到要“大幅提升通勤主导方向上的轨道交通和大容量交通供给,完善城市主要功能区,大型居住组团之间公共交通网络,提高服务水平,缩短通勤时间”“围绕交通廊道和大容量公交换乘节点,强化居住用地投放与就业岗位集中,建设能够就近工作、居住、生活的城市组团”。

上述规划还提到要合理调控中心城区就业岗位规模,提高北京城市副中心和新城吸引力,引导中心城区人口随功能转移,实现新城宜居宜业、职住平衡。

王瑾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还希望,在政府推动职住平衡的过程中,应对租金上涨的幅度有所监管,虽然是市场经济,但是上涨幅度过高是否是正常的状态,也值得监管部门思考。

公开资料显示,《住房租赁和销售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在租客权益方面有了较为详细的规定,其中包括:住房租赁合同中未约定租金调整次数和幅度的,出租人不得单方面提高租金;直辖市、市、县人民政府应当建立住房租金发布制度,定期公布分区域的市场租金水平等信息。

“未来相关机构还可以针对各类人才给予相应补贴,这有助于降低部分群体的租房成本。”严跃进建议。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