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专栏 >
监狱之实况,国度之文野
2018-12-04 22:43 作者:徐家俊 来源:法治周末

从一定意义上讲,监狱也是一个国家、一个地区政治、经济、文化、科技水平的特殊标尺。正如清末法学家沈家本所说:“觇其监狱之实况,可测其国度之文野”

 

徐家俊

监狱史学者

号称“远东第一监狱”的提篮桥监狱是外国殖民主义侵略中国,践踏中国行政权、司法权的产物。多年来,监狱上层管理人员主要是英国人,看守人员主要是印度人。1930年前后,由于印度看守的罢工,罢工者后被监狱当局一律开除,造成了看守人数的缺乏,监狱从巡捕房调入华籍看守才开始雇用中国人当看守。

在提篮桥监狱内,等级森严,民族歧视严重,中国籍看守地位比较低,工作人员使用的厕所还分为洋人厕所、华人厕所。平时对他们管理上也十分苛刻,并制定了各种规章制度。每名看守的领章上均有一个阿拉伯数字的编号,平时称呼看守都是某某号看守、某某号看守。看守上岗值勤必须着装整洁,在院子里集合列队进入监区,由看守长对每一看守搜身,严禁带入各类违禁品。看守下岗走出监区,也要经搜身检查,严禁看守带出信件、物品等。

各监舍长达20多厘米的由英国伦敦特制的合金钢大钥匙必须交到“钥匙间”,清点清楚才能下岗休息;如果一把钥匙不交清楚,全体一线看守不准离开。晚上关押犯人的监舍不得保留大钥匙,如有犯人生重病等特殊情况,有“钥匙间”派人同往,共同处理。总之,管犯人的不管钥匙,管钥匙的不管犯人;把“管钥匙”与“管犯人”两者分离,互相制约。

看守在监舍内值勤必须一直站着,或巡查、或站岗、或监视犯人。租界时期,监狱当局还对看守实行类似工龄津贴的办法,即每年根据每人在提篮桥工作的年月的长短发给一定的工龄津贴,但满10年以后,这笔津贴就不直接发到看守手上,而由监狱存入银行,到该人退休或离开时,连本带息发还给看守。如果该人违反监狱的纪律,该笔较可观的费用就被取消。其实该办法也是从经济角度来管理、约束看守职员的行为举止,同时,该办法也有利于稳定监狱看守的基本力量。

20世纪20年代起,提篮桥监狱上层管理人员为了让看守定时巡查监舍,就运用西方科技手段,引进德国西门子公司的技术,建立巡更系统,要求每个监楼值勤的看守脖子上挂一只类似闹钟样的“更表”(又称“钢表”),按规定的工作量,规定路线进行巡查,而且该“更表”还有一个特殊的功能,人走表也走,人停表就停。看守工作结束后,上层管理者可以通过每个看守所挂“更表”的数码来检查看守的工作是否勤奋,是否规范。

但是俗话说,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部分看守为了执勤轻松偷懒,减少巡查的工作步伐,就把该“更表”交给犯人,让他们在监舍内不停地摇动,或在监室内走动,形成“更表”的数码走动的假象,使“更表”也到达了应有的工作标准。后来看守的这种偷懒、作弊的方法被监狱上层管理者知道。监狱就对“更表”的结构进行改进,该“更表”系钢质材料制成,直径近20厘米,呈圆形,厚5厘米多;“更表”中间设一个钥匙孔。把多个“更表”安装在监楼各楼层外走廊两侧墙面的中心点上,有电线联通钥匙间(总控制室)。看守每巡查一层楼面,必须用钥匙开动“更表”,监狱钥匙间的仪器就有记载。下岗后,由主管人员进行考核检查。

初期效果很好,看守也没有办法来偷懒,但是个别头脑特别“机灵”的人,又想出办法,故意把钥匙在开动“更表”时使劲用力,把钥匙弄断,人为地造成该考核机制的“失灵”。当然狱方又在“硬件”上下功夫,提高其科技含量。这种“矛”与“盾”的博弈,一直在继续,当然,如果从运用科学技术的角度来说,倒有一定的进步意义。

另一方面,租界时期监狱看守的工作条件很差,整幢五层高的监楼内没有凳子,看守工作累了想休息片刻,连坐的凳子也没有,如果想休息只有坐在一级级的水泥楼梯上。19458月,抗日战争胜利,国民政府派员接收提篮桥监狱以后,对看守在监舍内的工作条件略作改善,为看守添置了凳子。但是为了防止看守偷懒,他们就别出心裁地设计了一种特殊的凳子——“三脚凳”。

这种凳子,凳面非常狭小,长约40厘米,厚5厘米,宽度仅10厘米,整个凳子高约50厘米。常规的凳子基本上都是四个脚,而提篮桥看守的凳子却只有三个脚,凳脚粗3厘米至4厘米,凳子略成“不”字形,凳脚呈三足鼎立之势,可以保持凳面基本平衡。但是这种凳子凳面狭小,木料单薄、制作粗糙,分量轻,重心不是很稳,容易倾倒。人坐在凳子上,必须小心谨慎,姿势规矩,如果“坐相”不好,前俯后仰,左右摇动,把人摔倒在地。所以,当时监狱看守人员戏称这种凳子叫“稍息凳”,意思是只能让人片刻休息。

19495月上海解放,市军管会派员接收了旧提篮桥监狱,经过整顿、清理、改造,利用其原有的建筑设施,继续关押犯人,但是其性质和功能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监狱管理人员的工作条件大为改善,办公场所装有空调,电扇,目前还普及电脑、采用监控设施等现代化的管理手段。旧监狱曾经使用过的“三脚凳”早已不复存在。

从一定意义上讲,监狱也是一个国家、一个地区政治、经济、文化、科技水平的特殊标尺。正如清末法学家沈家本所说:“觇其监狱之实况,可测其国度之文野。”为了保存史料,199912月开馆的“上海监狱陈列馆”根据当年的资料,又重新复制了几只“三脚凳”供参观者观看。笔者还从几十年前监狱墙上拆下一个遗存的“更表”,放入“监狱陈列馆”的玻璃橱窗内,供人参观,让人了解旧提篮桥监狱管理中的点滴事项。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