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专栏 >
开往集中营列车的“二战”债
2018-12-04 22:41 作者:朱光星 来源:法治周末

在这93趟火车所运输的犹太人中就有穆勒的父母。他们被纳粹德军逮捕后,先是被运到韦斯特博克,在这里停留了9个星期后,又被送往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毒气室被残忍杀害

 

朱光星

荷兰蒂尔堡大学法学博士

1127日,荷兰电视台播报了一则消息:荷兰国有铁路公司NS决定成立一个特别委员会,专门负责对二战犹太大屠杀的幸存者和受害者的亲属进行赔偿。没多久该新闻便出现在了西方各大媒体报道中,而这一结果离不开一位名为萨罗穆勒的82岁荷兰老人的坚持。

穆勒5岁的时候,他的父母因为是犹太人而遭到纳粹的逮捕,经由当时荷兰国有铁路公司NS的火车运至德国,然后运往奥斯维辛集中营后被杀害。

回溯至1940510日,纳粹德国对荷兰发动战争,由于军事实力和作战准备悬殊,荷兰节节败退,荷兰女王也被迫仓皇逃往英国。随着纳粹德军全面占领荷兰,德国当局对犹太人肆无忌惮的迫害也从德国蔓延到了荷兰。纳粹德国占领荷兰后曾做过人口普查,显示1941年荷兰的犹太人为15.4万人,而这个庞大的数字与纳粹德国对“犹太人”的宽泛定义有关。根据德国1935年出台的纽伦堡法案,纳粹当局对“犹太人”的定义并非局限于宗教信仰,而是规定凡是拥有3个或者4个犹太裔祖辈的人都属于犹太人。在如此苛刻的规定下,即便是早已改信基督教的人,也会因为祖辈是犹太人而成为纳粹当局压迫的对象。而这15.4万荷兰的犹太人,到1945年时仅剩35000人幸存。

德军从19421月开始对荷兰的犹太人进行大规模驱逐,荷兰各地的犹太人被荷兰国有铁路公司NS的货运列车装载着,先是被运往荷兰境内一个叫韦斯特博克的集中营,然后再由此运往欧洲中部和东部的死亡集中营。整个二战期间,NS共运送了93趟列车的犹太人前往韦斯特博克,纳粹支付给NS每百个犹太人480荷兰盾的运输费。荷兰媒体披露,NS在二战时期因帮助运送犹太人而从纳粹那里获利近250万欧元。

在这93趟火车所运输的犹太人中就有穆勒的父母。他们被纳粹德军逮捕后,先是被运到韦斯特博克,在这里停留了9个星期后又被送往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毒气室被残忍杀害。穆勒从5岁就开始承受失去父母的悲伤,再次回顾那段历史,穆勒愤愤道:“纳粹军队偷走了犹太人的金东西,用这些来支付NS的费用。NS是知道这一情况的……但此后的75年里NS并没有对受害人进行赔偿,这点让人难以接受。”2005年,NS为其在二战中帮助纳粹运送犹太人一事进行了公开道歉,之后还出资修建了关于犹太大屠杀的纪念碑,赞助了关于大屠杀的教育项目。但在穆勒看来,NS对受害人及其家属所做的还远远不够。

在荷兰的邻居,法国,也有着同样的历史遗留问题。二战期间,法国国有铁路公司SNCF也曾帮助纳粹将7.6万名犹太人运送至德国,再由德国的火车运往死亡集中营。二战早已结束,可大屠杀的幸存者和受害者亲属们的悲伤却并没有结束。SNCF公司在二战结束后仍然继续正常运行,但多年来饱受各种诉讼和社会谴责、抗议的困扰。

2003年,一个名为阿兰利比兹的法国人代表自己已故的父亲和叔叔,以SNCF曾帮助纳粹运送犹太人为由,将法国政府和SNCF告上了法庭。而SNCF声称,1940年至1944年的法国被纳粹德国所占领,当时该公司的铁路员工对运送犹太人的行为并没有有效的控制权。但法庭调查发现,SNCF公司当年对纳粹令其运输犹太人的要求没有表示丝毫的反对和异议。2006年,法国的行政法庭最终判决认定SNCF为反人类罪的共谋,并要求法国政府和SNCF共同赔偿约6.2万欧元给阿兰利比兹。这是法国政府首次在类似的案件中败诉,并被要求对受害人进行个人赔偿。在此之后,在各方舆论的压力下,SNCF的首席执行官于2010年对大屠杀受害者作出公开道歉,但并未提及对广大受害人的赔偿事宜。

2011年,SNCF准备竞标美国的两个项目:从奥兰多到佛罗里达州坦帕的高速铁路,和从旧金山到洛杉矶的高速铁路。如果竞标成功,这两个项目将成为SNCF公司有史以来最大的订单。然而,他们的竞标遭到了二战犹太大屠杀受害者及家属、美国律师和犹太人团体的强烈反对,SNCF在美国的马里兰、纽约、佛罗里达和加利福尼亚等多个地方面临着诉讼,有的州甚至出台法律,明文规定SNCF若想获得该州的铁路运营合同,必须首先交代其在二战中帮助纳粹将犹太人运送至死亡集中营中所起的作用。

很显然,这些诉讼和立法直接影响着SNCF的竞标。终于,经过各种权衡,法国政府在2014年同美国政府达成协议:由法国政府出资6千万美元成立一个由美国人管理的基金,专门用来赔偿由SNCF运输至纳粹集中营的犹太受害人及其亲属的赔偿。作为交换,美国政府则帮助其终止在美国境内针对SNCF的各种诉讼和赔偿请求,并保证SNCF未来在美国不再遭受此类诉讼。

在荷兰的穆勒先生得知这一消息时,觉得很有必要在荷兰也采取类似的行动。于是从2017年开始,已经80岁的穆勒开始为了敦促荷兰NS对大屠杀进行个人赔偿而不断的奔走呼号。

穆勒此举无疑于直揭NS的伤疤,使NS高层不得不直面这一问题。也许是见证了邻居法国SNCF在国内外面对诸多诉讼和抗议时的应接不暇,NS自知逃避赔偿只会对自己不利。于是,穆勒在同NS的首席执行官多次会晤之后,双方达成了一个协议:由NS成立一个特殊委员会,专门负责向在二战中因NS运输犹太人行为而遭受损失的个人进行赔偿,而穆勒也被邀请参与到该委员会的具体事宜中。NS直言,成立该委员会的目的是避免漫长的法律诉讼,因为这对任何一方都没有好处。

在接受荷兰电视台采访时,穆勒情绪非常激动,说自己做梦都想不到会有这样的结果。在穆勒看来,NS基于道义对大屠杀受害者及其亲属个人进行赔偿,说明“NS终于意识到,很多犹太人所遭受的痛苦并没有结束,悲伤一直萦绕着很多犹太人”。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