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写作 >
难忘家乡戏 眷恋是秦腔
2018-12-04 21:37 作者:朱佩君 来源:法治周末

 0.png

朱佩君(左一)在舞台上演唱秦腔。 资料图

 

朱佩君

秦腔有“形成于秦,精进于汉,昌明于唐,完整于元,成熟于明,广播于清,几经衍变,蔚为大观”的说法,是相当古老的剧种,堪称中国戏曲的鼻祖。秦腔,中国西北最古老的戏剧之一。

八百里秦川莽莽苍苍,东有黄河之九曲回肠,西岳华山雄奇峻险。“长安自古帝王都”“周秦汉唐竞风流”,一部漫漫中华文明史,大半都发生在三秦大地这片热土上。孕育于这样一种环境里的秦腔,自然是高亢激越,粗犷豪壮的。

 

因秦腔而结缘

 

提起秦腔,我就特别自豪。前日与一众上海籍、河北籍、山东籍等生活和工作在北京的好朋友聚会,吃饱喝足,便在朋友的起哄下,即兴表演了秦腔。每次表演前,我肯定会给大家介绍一下秦腔的由来和特点:“秦腔是戏曲的开源鼻祖,它的特点是慷慨激昂,苍劲悲壮……”如数家珍般地来个前言,紧接着再把所演唱片段的唱词给朋友用普通话朗诵和讲解一番,然后,我打开手机里的秦腔伴奏件,随着过门(伴奏),便深入到角色之中……如同置身于古代的一个欢乐祥和农家小户。兄弟在一旁读书,母亲在一边纺织,女儿家手中绣着丝绢,心中却有喜有忧:“兄弟窗前把书念,姐姐一旁把线穿,母亲机杼声不断……天伦之乐乐无边,可叹娘屋难久站,出嫁便要离家园,母女姐弟怎分散,想起叫人心不安。”

这是秦腔名剧《三滴血》中李晚春的一段唱腔,当年被秦腔名家肖若兰演绎的委婉动听,耐人寻味。作为经典,在三秦大地广为流传。我之所以爱将这段唱腔推荐给大家,源于想改变外界人对秦腔的那种“累破头”“只是吼”的印象和看法。想让他们知道,秦腔既有“慷慨激昂,苍劲悲壮”,也可“行云流水,委婉动听”。要说,最让我开心的就是他们还真正听懂了秦腔,喜欢上了我的演唱。还有啥比这更让我开心的呢。

在北京,秦腔票友剧社据说有好几个。我所熟知的是由一帮年轻人组建起来的“研习社”,从成立至今好像已有十多个年头了。记得当年成立时的首场演出是在北京农业大学的剧场里,当时我和周明老师,企业家王保甲大哥作为北京陕西同乡联谊会的代表被邀请去。那场演出我记忆深刻,当时,身为社长的刘祥当晚拜了秦腔老艺人、年逾八旬的王辅生老师为师傅,一众年轻人轮番演唱了秦腔经典唱段,王辅生老师还倾情演绎了自己的看家戏《家女》。

如今,这群活跃于北京的秦腔爱好者是一群单纯喜欢秦腔的人,不同身份、不同行业、不同年龄,聚在一起许多年了。他们常常利用空余时间组织排练,已经能演出很多经典的秦腔剧目了。他们也曾经回到家乡西安演出,一台折子戏清唱晚会,一台本戏。这一行劳师动众几十号人,参与人员大多是自掏腰包。要知道,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投资。可能会有人问:图啥?他们坚定地说:“因为热爱秦腔。”此种纯粹与热情,恐怕连专业人士都自叹不如。

记得是7年前,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季,午饭后接到一个电话:“你好!是朱佩君老师吧?我是研习社的王小峰,今晚我们有一个小型的秦腔演唱会,听说您以前是专业演员,想请您参加这次活动,不知您能否赏光?”接到这个邀约,甭提有多高兴了,连忙说:“没问题,谢谢你!告诉我地址,一定准时到达。”

如约到达。第一个与我热情寒暄的人叫言韶,他是京城一家知名房地产开发公司的总裁,我用疑惑的眼神打量着这个穿着考究、身材挺拔的中年男人,他也爱秦腔吗?接着,他向我一一介绍了在场的朋友,有银行家、会计师、工程师等。

我颇为好奇:这帮来自各行各业的精英是怎么演唱秦腔的?

开场锣鼓后,一段《三回头》里旦角的苦音慢板开始了,“此时候……”我心中叫绝,“好动听,好有韵味”,简直媲美专业演员。她叫曾丽君,祖籍甘肃,嫁于北京,是退休干部。这做派,这唱腔,真不由得让人叹服。

“忠义人一个个画成图像,一笔画一滴泪”。这行腔,这音色,这韵味,简直是专业中的专业。这段《赵氏孤儿》“挂画”中程婴的老生苦音慢板唱腔,竟被银行家李全林演唱的韵味十足,行腔流畅,抑扬顿挫拿捏得十分到位。

更让人吃惊的当数身为企业家的言韶先生,一段《火焰驹》中李彦贵的“离京地回苏州无处立站……”把经典唱段演绎的惟妙惟肖,嗓音之高,音色之纯实属难得。

其他人的演唱也都特别专业,也很踊跃。你方唱罢我登场,现场气氛十分活跃。这些可都是非专业人士,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他们对秦腔的热爱和执著追求深深地感动着我,大家强烈要求我这个曾经的专业演员表演一段。说实话,我心里真有点发怵,真怕自己长期不开唱,嗓子出不来。但机会难得,如果不唱对不起我这颗热爱秦腔的心。

一段悲愤煽情的祥林嫂《砍门槛》苦音尖板,“执利斧咬牙关急往前赶……”拖腔二音“咦……”在场的女声们齐声合唱,气氛相当热烈。一大段唱腔一气呵成,悲愤交加,泪流满面。

 

西北人的秦腔情结

 

201219日晚,位于北京市宣武门西北角的繁星小剧场人头攒动,高潮迭起,秦声、掌声、叫好声接连不断,鼓声、梆子声、板胡声清脆悦耳,悠扬委婉,由浙商银行主办,北京陕西同乡会、大秦之腔北京研习社、北京万彩恒盛公司、北京亿彩公司5家单位联合举办《迎新春(北京)戏友秦腔演唱会》拉开了帷幕。

人们有些纳闷儿,浙商银行和秦腔沾不上边?但这个银行北京营业部的负责人是我们西北人,为人豪爽,酷爱秦腔,他们单位要办晚会,自然想起了秦腔,想起了一直在一起唱几段的秦腔戏友。于是大胆策划了这次秦腔演唱会,虽然规模不大,却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用十分圆满、非常成功来形容毫不夸张。

为了办好演唱会,组织者专门从西安请来国家一级琴师、著名板胡演奏家陈百甫老师,国家一级鼓师王建民老师前来助阵。

晚会开场便是我和剧社买广华的折子戏《火焰驹·表花》片段,默契的配合、优美的动作、缠绵婉转的唱腔抓住了台下满场西北老乡的心,一阵阵的掌声表达了观众对我们表演的肯定。接下来南波西装革履登场,他的一段《放饭》演唱的中规中矩,准确地表现了朱春登当时的心情。

在欢快热烈的伴奏声中,剧社的美女舒敏唱起了人人都会哼的眉户戏《阳春儿天》,音色纯美、委婉动听的唱腔把大家的思绪一下子带到了那“看了梁秋燕,三天不吃饭”的日子。她和言韶合作的《华亭相会》也有声有色,保留了传统唱段的无限韵味。

刘祥虽然是业余戏迷,可他的秦腔造诣是我们平常人难以企及的,他为秦腔投入的精力和财力,他对传统秦腔执著的追求,更是我们研习社得以生存和发展的动力和源泉,尤其是他拜秦腔表演艺术家王辅生为师以来,演唱水平有了质的飞跃。他的《苏武牧羊》和买买提合作的《走雪》片段,得到了现场如潮般的掌声。

言韶虽是一个企业家,但从小在西安著名的秦腔剧社易俗社隔壁长大的他,深受秦腔氛围的熏陶,也时常受高人指点,而且天生一副唱秦腔的好嗓子。这次他奉献给大家的是《祖籍陕西韩城县》和《打柴劝弟》的片段,实在是太棒了。

曾丽君的《庚娘杀仇》曾在陕西省戏曲比赛业余组中得了优秀奖,她的演唱功底和水平都好,也是剧社的骨干力量,深受观众喜欢。席鹏是影视专业毕业,陕西宝鸡人,活泼开朗,扮相俊美,一段《血泪仇》里面的“王桂花纺线”唱得非常出彩,让大家眼睛一亮,接下来《洪湖赤卫队》韩英的唱段“娘的眼泪似水淌……”这一段更是超常发挥,嗓音甜美,字正腔圆,缠绵悱恻。加上优美的音乐,一大段唱一气呵成,自然流畅。

演唱会一个高潮接一个高潮地进行着。晚会接近尾声,我再次返场给观众演唱了《祥林嫂·砍门槛》。观众的掌声此起彼伏,非常热烈,把整个晚会推向了高潮。

主持人说:“佩君有着圆润高亢的嗓音,有着做演员的天分,也有对人物形象细腻的刻画,把一个受尽人世间一切苦难,无依无靠的祥林嫂形象逼真地表现出来,随着她泪如雨下的哭诉,我观察到,台下的老人们随着她怨恨的爆发也是唏嘘声一片。感谢她为大家献上这精彩的唱段。”

最后一个出场的李全林老总,他的《忠义人》和杀庙中《听罢了》唱段也很精彩,观众也毫不吝惜地把掌声献给了他。

这就是秦腔的魅力,这就是大西北人的秦腔情结,这也是游子们对故土思恋的情感宣泄。

 

道不尽的秦腔情

 

当我们的秦腔在北京的各个角落唱响的时刻,我会永远记住这些为继承秦腔、发扬秦腔、宣传秦腔、演唱秦腔作出过努力的剧社同仁。

后来,由于热爱秦腔的票友越来越多,为了照顾大家的工作,方便排练安排,我们又成立了一个新的剧社——北京春晖票友剧社。

提起春晖剧社,自然要夸奖一下为剧社提供排练场和午餐的陕西乡党郭陇军了。他不但将自己的厂房腾出几间来给剧社无偿使用,还为参加排练的人员提供一顿午餐。郭陇军的夫人也是忠实的秦腔爱好者,总是忙前忙后地招呼大家,偶尔唱上几段青衣,还义务兼管剧社的戏箱。

张总是国企的总经理,酷爱拉二胡,尤其喜欢秦腔的牌子曲,乐队的组建,完全仰仗于他的全力支持。大校张小林来自于部队,也是二胡爱好者,但凡排练都超级认真,虚心好学。乐队其他成员来自于不同的行业,源自于对秦腔的疼爱,大家走到了一起。

我们的春晖剧社曾在中国剧院、梦剧场等留下过足迹。

最难忘的当数2013年那个酷热的夏天,为了赶排大型秦腔传统戏《火焰驹》,剧社同仁不辞辛苦,每日赶到双桥,一起在烈日骄阳下认真排戏。

这出除我之外全是票友排演的秦腔《火焰驹》,排练仅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做梦都没有想到,我们竟然登上了连专业院团都十分羡慕的梅兰芳大剧院,而且演出当晚一票难求。大家齐心协力,严谨认真。观众看得过瘾,热烈的掌声响彻整个剧场。谢幕了,热情的观众把我们簇拥在舞台上献花拍照。那晚,我心潮澎湃,激动得一夜未眠。

后来,我们这台《火焰驹》相继接到宁夏艺术节和陕西艺术节邀请,在宁陕两省的舞台上相继绽放。难忘回到家乡,走入易俗社演出的那个夜晚,我的亲人、朋友、昔日艺校的同学都纷纷赶来给我捧场。那是我时隔数年,再次登上家乡的舞台,而且还是在百年剧社——易俗社唱响我最爱的秦腔,是多么激动人心,令人难忘的事啊!

前日,随作家红孩在中国现代文学馆鱼池边散步,看见鱼儿,我嘴里边能溜出《游西湖》里李慧娘的欢音二六:“姐姐同我把水看,你看那湖中鱼游来游去,游来游去上下番。”看到满园花开争奇斗艳,我便会表演起《火焰驹·表花》一折里的欢音二倒板“清风徐来增凉爽”。

红老师笑着打趣说:“老佩这么热爱唱戏,干脆调回陕西到戏曲研究院继续唱秦腔得了。”

春天来了,随友人京郊游玩,看到青山绿水,花红柳绿,我不由得哼唱起《游西湖》中裴瑞卿的小生欢音二六:“艳阳春色惹人爱,桃红柳绿迎面来,好山好水我不爱,春风笑我太无才。”作为戏痴的我,情之所至也是无可奈何。

秦腔唱段多是以苦音见长。我最爱的、最擅长的也是苦音戏。比如:《三娘教子》《探窑》《盼子》《庵堂认母》《窦娥冤》……但由于和大家聚会,考虑到现场感受,所以,就选择一些轻松的、愉快的唱腔与大家分享。久而久之,就形成了自己的演唱风格。

总之,说也说不完,道也道不尽。

最爱是秦腔,魂牵梦绕的也是秦腔。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