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医药 >
带量采购政策落地 开启药品降价通道
2018-11-27 23:24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戴蕾蕾 来源:法治周末

 0.png
资料图

目前,国家带量采购只是相应文件出台,最终成效如何还要看后续的执行情况,比如如何解决好药品质量、采购数量、货款支付三个问题

 

法治周末记者 戴蕾蕾

1121日,上海市医药集中招标采购事务管理所发布《4+7城市药品集中采购上海地区补充文件》。

此前,《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试点方案》在1114日经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五次会议审议通过。次日上午,经国家医疗保障局同意,《4+7城市药品集中采购文件》(以下简称《文件》)在上海药事所网站公布,该《文件》被业内誉为“医保采购第一单”。

《文件》明确,国家启动药品集中采购试点,试点地区范围为北京、上海、天津、重庆和沈阳、大连、厦门、广州、深圳、成都、西安11个城市(以下简称“4+7城市”),涉及31个指定规格的采购品种。

中华医药协会理事林天民表示,药品带量采购,在国外称为GPOGPOs(全称为Group Purchasing Organizations),即我们熟知的“集中采购组织”。GPO和上游供应商(药企或者经销商)谈判,以集中大规模的采购方式,获得较低的采购价格,帮助下游(医疗机构等)节约成本,提高效率,达到控费的效果。

业内人士表示,以价换量、带量采购在药品品质确定的背景下,有利于药价下降。一方面带量采购在招标的时候就承诺药品的销量,有别于以往只招标价格而没有数量的药品招标,保证在815个月内用完,带量采购中标后的企业将不需要像以往一样进医院“做工作”。真正实现“招采合一”,消除医院的“二次议价”空间。另一方面,该11地用药市场价格确定后,对其他地区具有参考作用,将进一步降低其他地区的用药价格水平。

 

降价效应

 

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五次会议明确,带量采购是为了探索完善药品集中采购机制和以市场为主导的药价形成机制,降低群众药费负担,规范药品流通秩序,提高群众用药安全。

《文件》显示,试点地区委派代表组成联合采购办公室,代表试点地区公立医疗机构实施集中采购,日常工作和具体实施由上海市医药集中招标采购事务管理所承担。并于126日进行议价谈判。

在《文件》中,31个品种采购量被确定,其中3个品种(指定规格)的采购量更是过亿(//)

那么带量采购下,中标产品的降价情况究竟如何?来自上海的经验显示:2014年以来,上海带量采购至今已进行3批,从已公布带量采购中标价格的36个品规来看,降幅在2%93%之间,共24个品规降价50%以上,平均降价55.7%,降幅明显。

而此次按照国家带量采购政策规定:入围的生产企业在3家及以上的,构成充分竞争,报价最低者得;入围生产企业为两家的,不构成充分竞争,采取议价采购的方式;入围生产企业只有1家的,则采取谈判采购的方式。

此外,911日,国家医保局主导的试点联合采购在上海召开座谈会,会上曾讨论过的一份采购方案中提出,将拿出试点城市60%70%的市场份额给中标企业,剩余用量的30%40%,各医疗机构仍可采购省级药品集中采购的其他中标、挂网品种。

国金证券分析指出,根据本次公布的采购量以及历史平均中标价,涉及药品市场规模总计70余亿元,“4+7城市”加起来大概占到全国1/3的市场,会对药企产生强大的吸引力,通过企业间市场化竞价,充分起到以量换价的作用。

据光大证券医药团队预计,独家入围的品种由于竞争格局最好,降幅或在10%以内;两家入围的品种,由于一家为原研,其定价已明显高于国产仿制药,原研大幅降价的获利不如专注争取剩下30%40%的市场份额,因此相应入围国产仿制药厂家的降价压力也不大,预计在15%以内;而目前34家入围品种的最低平均中标价为原研价格的42%43%,降价空间实际上不大,但下一轮带量采购可能仍有压力。

 

改善国内药企“重营销、轻研发”局面

 

此前有关带量采购的消息流出时,不少媒体曾撰文指出,医药代表将因此迎来生死局。有媒体近日报道称,随着中国一致性评价以及带量采购政策的推行,比利时药企优时比已经撤销医药代表这个职位。

“带量采购可能促成药品销售模式的改变。以往,药企往往需要安排大批医药代表进行临床推广和新药教育以提高药品销量,而现在由于保证采购量,中标企业无需过分依赖医药代表。”广东一家药企市场部门人士向法治周末记者表示。

“按照国家意图,确实是希望借此弱化医药代表的作用。”鼎臣医药管理咨询公司创始人史立臣向记者指出,“不过中国的药品行业本身就是客情关系,医药代表与医生之间的关系密切,短时间内该局面较难改变,因此,目前这样的说法有些为时过早。”

史立臣表示,带量采购的实施,能适当降低药企在营销方面的投入,同时,在利润保证的情况下,药企会更大规模投入研发,这有利于改善国内药企“重营销、轻研发”的局面。

wind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290家医疗保健类上市公司销售费用高达1772亿元,而同期的研发费用仅为319亿元,不足销售费用的五分之一。

 

需解决好质量、数量和结算问题

 

“带量采购一定程度上解决了采购难题,但是结款问题是企业更关心的。”前述广东药企市场部门人士表示。

在他看来,即使采购中将药品价格压到最低,但款项还是需要企业与医院结算,他担心“欠款”或回款不及时的问题依然会出现。

“目前,国家带量采购只是相应文件出台,最终成效如何还要看后续的执行情况。特别是后期管辖权的问题,医保局对医院没有管辖权,医院不按期支付药款,药企找哪个部门解决?以往政府组织谈判采购就一直存在,但是往往谈判结束后便不管采购量和付款,导致的结果是对于相应的药品,医院或者不愿使用,或者不付款。”史立臣强调。

此外还有数量的问题。“这个非常关键,以前很多带量采购之后,就没人管了,具体完成了多少量,医院采购了多少,没人去关注。药企价格降了,量也降了,或者没达到预期量,让过了一致性评价并积极参与带量采购谈判的药企会心寒,如果过了一致性评价并积极参与带量采购谈判的药企销量还不如原研药或者没过一致性评价的药品的销量,那谁还去努力投入研发,努力通过一致性评价?”史立臣表示。

一位不愿具名的医药行业人士称,“带量采购”如果只是一家中标,对药企来说要么中标,要么出局,但中标价格势必推动药企压价格、降成本,最终又变成了价格取向,中标的药品质量是否能保证不得而知,这也会与一致性评价提高质量的本意违背。

“想真正‘带量采购’,让企业参与其中,必须解决药品质量、采购数量、货款支付三个问题。”前述广东药企市场部门人士表示,“如果药品企业提供药品、医院确认签收、医保机构或者医保局进行支付结算,费用不从医院经手,应该就不会出现欠款,而实现这点,依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带量采购是国际上常见的做法,能够有效降低药品采购价格,节省医疗开支,减轻患者负担。”医改专家魏子柠表示,“带量采购”试点既要做好与医疗等部门、地方的政策协调,也要避免方案设计上出现负面效应。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