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时评 >
德国二战后最大的连环谋杀案
2018-11-06 23:05 作者:法治周末特约撰稿 杜如益 来源:法治周末

 0.png

尼尔斯·霍约格尔在法庭上用文件遮脸。  资料图

 

法治周末特约撰稿 杜如益

北德的初冬阴雨连绵,不免有几分压抑之气。代尔门霍斯特是一座坐落在德荷边陲的、只有8万人口的滨海小镇。当人们刚刚从调整冬令时“额外一小时”的充沛睡眠中醒来,一桩发生在当地医院、二战以后最大的连环谋杀案,轰动了全城乃至整个德国。而杀手居然是素来以救死扶伤著称的男护士——尼尔斯·霍约格尔先生。

这起震惊德国的案件1030日在奥登堡地区法院再次开庭,因向两名病人蓄意注射药物被判处终身监禁的德国男护士尼尔斯·霍约格尔对其谋杀另外100多名患者的指控供认不讳。

 

为工作绩效而杀人?

 

1999年起,时年二十岁出头的尼尔斯·霍约格尔先生就在奥登堡的一个诊所做男护理,在同事眼中,他工作还算勤勉。2002年,他转到代尔门霍斯特镇重症监护室做护理工作。相比而言,重症患者往往口不能言,行动不便,甚至大小便失禁。作为护士,尼尔斯虽然不是第一次经历这些,然而他对工作的脏累并不是没有怨言。

为了提升重症监护的质量,医院给护士们都设定了一些工作绩效的指标,比如,救活病危人士的次数、每次严重程度等。也就是说,一味地只干脏活累活,未必会得到医院的认可;而如果在抢救病人时表现突出,就是大功一件。其实好多重症病人都是生命垂危,神志不清的;他们甚至无法确知医护人员对他们做了什么,而且表达能力差,有些即使知道什么也未必能说清楚。

基于病人对医护人员特殊的信赖关系,如果护士人为“制造”一些抢救机会,是不是就可以使自己的绩效远远好于其他同事呢?况且有些高危患者早就身患绝症,即使最后抢救不过来,大部分人,包括病人的家属,都不会怀疑其是非正常死亡吧?尼尔斯不仅是想想,他真的下手了。

尼尔斯出卖了自己的灵魂,开启了为绩效而杀人的旅程。在他亲手炮制抢救机会的情况下,他总是第一个出现在救护现场。而鉴于他的突出表现,同事们给了他一个光荣的称呼“了不起的兰博救护员”。兰博正是由史泰龙扮演的、美国大片《第一滴血》的男主人公的名字。尼尔斯的诡计初步奏效。

据统计,在该监护室,往年的平均死亡人数基本在84人左右。而尼尔斯疯狂实施“绩效驱动式杀人”的2002年和2003年,该站死亡人数分别飙升为177人和170人。纸是包不住火的,在20056月,尼尔斯正要给一位重症患者注射其根本不需要的一种药剂时,被一位女护士同事当场抓到,从而使惊天大案进入了司法程序。

与我国刑法有所不同,德国刑法区分谋杀罪(Mord)和故意杀人罪(Totschlag,范围上包括谋杀以外的故意杀人)。虽然两者都是故意杀人,但是主观恶性还有所不同,所以在量刑上会有所差别。比如,在德国刑法上,谋杀罪的法定刑是无期徒刑;而故意杀人的法定刑只是不低于5年有期徒刑,是否能判为无期要视个案而定。事实上,在英美刑法上,也有谋杀(murder)和故意杀人罪(manslaughter)的划分。而在我国刑法与日本刑法上,谋杀罪是包含在故意杀人罪里面的。

2006年,奥登堡高等法院依据当时的证据,对尼尔斯被当场抓到的这一行为作出判决,判定其构成“故意杀人未遂”,判有期徒刑5年。在后续的程序中,最高法院却推翻了奥登堡高等法院的判决。

2008年,奥登堡高等法院对这一案件进行了重新审理,在新的审理程序中,法院认定其行为已经构成“谋杀未遂”,并判定其有期徒刑7年半。在囹圄中度过而立之年的尼尔斯,继续默默服刑,似乎一切尘埃落定。然而,指向惊天大案的诉讼才刚刚拉开帷幕。

 

为何供认多而法庭认定的少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德国的公诉机关展开了一场大规模的调查取证工作,他们从德国各地,乃至波兰、土耳其的67个公墓挖掘出134具尸体。由法医将涉案尸体一一做化学检验,以寻找尼尔斯杀害病人的线索。

可惜的是,查案过程中发现,另有100多位由尼尔斯经手、并死于该院的患者,却最终采取了火葬。而现代的技术对于这些火葬的骨灰,已经无法提取尼尔斯作案的证据。然而,仅仅这130多具尸体的调查结果,就已经把矛头几乎一致地指向了男护士尼尔斯。

20149月,德国公诉机关对服刑中的尼尔斯提出了新的指控。201411月,警察局就该案成立了专案组,启动新一轮的侦察。专案组追踪了与尼尔斯相关的大约200起案件。沉睡的冰山逐渐浮出水面。

2015年年初,尼尔斯向法庭承认了大约90项罪行,其中涉及30位死亡的患者。20152月,奥登堡高等法院认定了尼尔斯在代尔门霍斯特镇重症监护室犯下的两件谋杀罪,两件谋杀罪未遂,以及一件对病人进行具有危险性的身体伤害罪,判为终身监禁。

令人疑惑的一点是,为什么每次涉及这么多案件,尼尔斯自己也承认了很多犯罪事实,可最终认定的罪行只有几件?一方面,不排除庭外辩诉交易的问题;另一方面,部分原因出现在因果关系链条上。比如,某高危患者早就已经身患不治之症:尿毒症,其生命的终结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即使遭到过尼尔斯的毒手,可是如果尼尔斯又成功救活了他,他在后续因为尿毒症而死,尼尔斯的行为如何评价?仅仅是故意伤害罪,抑或谋杀罪中止?

此外,比如,给一些癌症晚期患者注射止痛剂,剂量的过多可以导致该患者死亡。而如何证明尸体残留的该种化学制剂就是全是尼尔斯一人所为,而非医院的医疗事故?或者因为患者代谢不好,在体内过度沉积某些化学物质?鉴于刑事证据的标准较高,尼尔斯看似血债累累,实则真正能落实到他身上的案件,恐怕只占很小一部分。

后来警察局顺藤摸瓜,对尼尔斯最初工作的奥登堡诊所也进行了地毯式排查,并查出尼尔斯要对该诊所的十数起死亡案件负责。尼尔斯也向警察坦陈自己确实犯下这一系列罪行。依据20178月的调查报告,另外84人也惨遭尼尔斯的毒手。

201810月底,奥登堡法院的大门又一次向尼尔斯打开。开庭的场面颇为壮观:700平方米法庭里坐满了350个座位,而其中200个是媒体提前预订的。尼尔斯案在德国社会的震撼力可想而知。自从该案开庭以来,各大媒体争相报道,对于十几年来该案的脉络和全貌,对于受害者家属,对于尼尔斯本人的作案动机,对于可能冤死、却无证据可寻的百余具火化尸骨,无不有专文发表,甚至一写再写。

 

案件的难点在于证据收集

 

整体而言,本案的难点不在于适用法律,而在于证据收集。从上述讨论就可看出,德国检察机关和警察局对案件做了全面的追踪和地毯式搜索,也正是由于铁证如山,尼尔斯才一次次地不得不认罪。从取证的手法来看,也是充分利用了现代科技,如将尸体中的化学物质采样,从而判断尼尔斯是否从中作梗。

事实上,这也与尼尔斯行凶手段单一有关,虽然他自以为此种手法隐蔽而且天衣无缝。然而,现代技术也有其限度,比如,对于火化的遗体,就无法从其骨灰中取样调查,这也使得希望更多沉冤得以昭雪的人顿失筹策。从法庭审理来说,虽然案件多达百余件,但是案与案之间重合度极高,这也为集中审判提供了一定的便利性。

因为德国没有死刑,所以对于尼尔斯而言,即使最后法院判定其对新的案件负责,那么最重的刑罚也就是终身监禁,跟他现在所服的刑一样。相比而言,被害人家属是最为痛苦的。有的家属,回忆起当年他父亲在那个重症监护病房的点点滴滴,不禁呜咽。

代尔门霍斯特镇重症监护室是附近比较有名的医疗机构,谁能想到,竟然有护士为了所谓“绩效考核”,视患者性命同儿戏。尼尔斯伤害的并不仅仅是受害患者和其家属,还包括因他而起的医患之间的巨大信任空间。

2002年,正是尼尔斯转到代尔门霍斯特镇重症监护室的那一年,荷兰女护士露西·伊莎贝尔·基里纳·德伯克在海牙医院4年间杀害13名患者的案件轰动一时。该案的受害者包括1997116日逝世于该医院的、我国著名法学泰斗李浩培先生。

所以,外国护士杀害病人并非完全无关我们痛痒之事。料想当时尼尔斯应该也看到了杀人护士的报道,他何以没有幡然悔悟?遗憾的是,他却沿着露西的不归路一去不复返。我们无法忘记,201810月底的一个下午,一位40出头的强壮男子,在法庭上以深蓝色文件夹遮脸,再也无颜面对曾经信任他的芸芸众生。

(作者系香港城市大学中国法与比较法研究中心科研人员)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