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专栏 >
死刑犯黄玉佳
2018-10-30 23:44 作者:徐家俊 来源:法治周末

提篮桥监狱刑场启用于抗战胜利以后的1946年,这里除了枪决过14名日本战犯,汪伪汉奸梁鸿志、傅式说、苏成德等人以外,还处决过其他一些残害民众的杀人犯

 

徐家俊

监狱史学者

提篮桥监狱刑场启用于抗战胜利以后的1946年,这里除了枪决过14名日本战犯,汪伪汉奸梁鸿志、傅式说、苏成德等人以外,还处决过其他一些残害民众的杀人犯。

19481015日上午10点多钟,一名叫黄玉佳的死刑犯在提篮桥监狱刑场被处决。

黄玉佳又名黄志民、黄强海,广东潮州人。他是上海安昌典当行店主黄荣培的远房侄子,原在店里当学徒,由于游手好闲,不务正业,19468月被解雇,后去各地跑单帮。由于时局动荡,小本经营利润不高,黄玉佳不愿起早摸黑,肩挑手提,又加上他长期散漫,经营不善,后来失业赋闲,有时还干些偷鸡摸狗的事情。1947522日晚上9点钟,黄玉佳熟门熟路地进入湖北路安昌典当行内,企图顺手牵羊拿点东西。

当时,安昌典当行店员黄锡荣、学徒郑木秋正巧先后外出,典当行内仅剩下账房潘三泉一人在店内记账。老实巴交的潘三泉对早被老板解雇的黄玉佳突然到来并未警惕,仍旧低头算账。黄玉佳看到店内仅有一人,顿生歹念,觉得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他关上大门,又到厨房间拿了一把菜刀,向正在闷头算账、记账的潘三泉的头部砍去,尽管鲜血淋漓,但是未中要害。潘三泉出于本能,立刻与黄玉佳扭打起来。潘三泉毕竟年龄偏大,而且头部受伤,渐渐体力不支,就向大门冲去,准备向外逃命。但是大门早被黄玉佳关上。潘三泉就拼命大声呼喊,“救命、救命”!

黄玉佳见状,顺手拿起晾衣杆上的白绸衬裤及香云纱衫朝潘三泉嘴里塞去,阻止其呼喊,同时,他又用双手紧扣潘三泉的脖子,把他推到天井的墙角处,又用菜刀连续猛砍潘三泉。最后潘三泉不幸身亡。黄玉佳就从死者身上的口袋里拿出典当行保险箱的钥匙,打开楼上的保险箱,劫取了所有承当人的金银饰品及手表,放入黄色的手提箱内。他脱下自己身上带血的衣服,从后门逃走。

片刻后,郑木秋、黄锡荣先后外出归来,一进屋子就闻到一股血腥气,呼喊潘三泉,无人应答,最后在天井的墙角边看见了倒在血泊中的潘三泉。黄锡荣、郑木秋马上打电话向上海警察局闸北分局报案。闸北分局派来若干警察勘察现场,了解案发经过情况,同时他们在天井里,又发现了带有血迹的衣服,并从衣裤的口袋中翻到一张照片,经黄锡荣、郑木秋辨认,系被解雇的学徒黄玉佳,此外,两人离开典当行的时候,黄玉佳就在店里。警察还向黄锡荣询问黄玉佳的体貌特征,并写出杀人现场的勘察报告,经过综合分析,杀人犯就是黄玉佳。

次日,上海警察局闸北分局印发了具有黄玉佳肖像照的通缉令。该通缉令全文如下:“查缉谋财害命犯杀人犯黄玉佳,又名黄志民、黄强海,年24岁。广东潮州人。中等身材,高大约五尺二寸。发长向后梳,能说不流利的上海话,带潮州尾音。说话时微有口吃病。查该犯于民国三十六年五月二十二日晚上九时,在上海湖北路120号安昌典当内,刀毙该当账房潘三泉并劫去存当之金饰财富,用小手箱盛装而逸。如知其下落者,希请报告老闸分局。当即赏格法币一百万元。此布,上海市警察局老闸分局印发。”

作案当天,黄玉佳叫了一辆出租车来到天目路的北火车站,买了火车票,连夜逃往浙江金华。次日中午到达金华,酒醉饭饱后,又去色情场所玩乐一番,住进一家高级旅店,住宿时化名张敏。因他随身携带黄色的手提箱里满是金银饰品,在一家消费场所付款时,不慎露眼,被人怀疑此人来路不正,是“黄金贩子”,就向金华警察局举报。

警察局接报后,对衣冠楚楚的黄玉佳进行过查询,由于没有任何证据,就放他回去,同时细心的警方留下了黄玉佳金华所住旅店的店名。金华警方收到上海老闸分局的通缉令后,感到日前查询过的“张敏”,好像就是上海所通缉的“黄玉佳”。于是,他们来到旅店将黄玉佳扣留。经双方联系后,上海老闸分局派员将黄玉佳押解回上海。

黄玉佳在老闸分局的审讯中,对杀死安昌典当账房潘三泉的作案经过供认不讳。由于案情清楚,物证俱全,该案经老闸分局预审后,解送到设在提篮桥监狱大院内的上海高等法院特别刑事审判庭(简称特刑庭)审讯后,被判处死刑。黄玉佳收到特刑庭的“三十七年度审字第26号审决书”后,求生心切,谎称自己饮酒后神智不清,以误伤他人致死为理由,向位于南京的中央特刑庭上诉,声请复判。19481012日,中央特刑庭驳回上诉,裁定如下:“黄玉佳图谋抢劫财物,杀死潘三泉手段残酷,恶性甚深,处以极刑,并无不当。声请人的声请意旨不外醉后误伤,互相殴打,伤害致死论据。核于警局实施调查,情事均不相符,岂容言狡辩,声请驳回。”

1014日下午,执行死刑的命令送达上海特刑庭。15日上午,上海特刑庭庭长王振南派朱诚检察官为监刑官。1010分,在提篮桥监狱内将黄玉佳提押出监。到庭后,检察官朱诚询问黄玉佳年龄籍贯后,便问他有何遗书要写?黄玉佳极口呼冤,企图从年龄上作最后的狡辩:“我今年其实是18岁,老板替我在户口本上报了24岁。18岁不算成年人,可以得到法庭的从宽处理,我是被老板害死的。”对此牵强的理由,特刑庭不予理会。

朱检察官按惯例,吩咐法警给死刑犯黄玉佳喝“断头酒”(即高粱白酒)。紧接着由警长率领法警将黄玉佳押到监狱刑场的“行刑椅”上,有一法警站在黄玉佳的背后,用手枪对着他的后脑处,随着一声令下,黄倒地身死,污血满地。尸体经朱检察官验明正身无误,并在死刑执行书上签字。死者黄玉佳,因原籍广东潮州,无家属在上海,其尸体由某慈善机构收殓埋葬。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