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专栏 >
误入法门的海涅
2018-10-30 23:42 作者:罗浏虎 来源:法治周末

海涅是以诗歌与散文创作闻名于世,但是这不意味着他身上完全没有了法律人的印记。他常常主张将《拿破仑民法典》以及陪审团制度引入德意志邦联。在他的一些作品中,他频频使用法律方面的例子来说明道理

 

罗浏虎

荷兰马斯特里赫特大学法学博士生

“从不曾有过枉法的专制,就是最恶劣的煽动犯,若没有法庭的宣判,也不褫夺他的公民权。”海因里希·海涅在著名诗篇《德国:一个冬天的童话》里深情吟诵道。

人们大都知道海涅被誉为德国古典文学的最后代表,却很少知道海涅亦曾是法学院的高材生。不过,就像历史法学派的创始人之一的古斯塔夫·胡果所赞叹的那样,海涅的优美诗篇里有法律人的影子。

17971213日,海涅在德国的一个小镇杜塞尔多夫呱呱坠地。从孩提时代开始,海涅就是拿破仑的粉丝。这也难怪,那时人口仅有16000的杜塞尔多夫正被法国占领,深受法国大革命的影响。

原本,从事纺织品生意的老海涅想让儿子继承父辈犹太人的商业精神,好歹成为一方巨贾。海涅的标杆是家族里最成功的叔叔萨洛蒙·海涅——一位在汉堡挣得百万身家的银行家。因而,19岁时,海涅就在叔叔的银行里当学徒,不过他对经商并没有兴趣。

叔叔便建议他前往波恩大学学习法律。海涅注册的课程是罗马与德意志邦联法律史,在冬季学期,他还上过罗马法课程。尽管注册的课程是法律,然而海涅的兴趣却是文学与艺术。

出人意料的是,海涅刚入学便闯了祸。18191018日,海涅在山上参加了火炬之光游行,以庆祝莱比锡战争胜利纪念日。不过,《卡尔斯巴德法令》禁止此类集会。那是一个敏感的时期,一位名叫卡尔·桑德的爱国青年学生刺杀了当时最受欢迎的剧作家奥古斯特·冯·科策布。因为长期在俄国沙皇宫廷供职,桑德误以为科策布是俄国间谍,故而拔刀相向。德意志邦联当局对桑德的起诉和审判引起了民众议论。

最后,学校对海涅进行了调查。在《海因里希·海涅:现代档案》一书的作者杰弗里·萨蒙斯看来,这件事情显示了海涅崇尚自由之心。

在波恩呆了一年之后,海涅前往哥廷根大学求学,读的还是法学专业。在当时的人眼中,哥廷根被认为是德意志邦联乃至欧洲最好的大学,而法学是其招牌学科。所以,家人认为海涅选择去哥廷根钻研法学是再明智不过的了。

然而不久,他就后悔来到哥廷根了。一来,这地方是汉诺威王国的属地,统治者与大不列颠帝国交往密切。在年轻的海涅看来,正是这位国王将拿破仑拉下马,所以海涅对其很讨厌。

二来,哥廷根大学是历史法学派的大本营,胡果便任教于此。尽管如此,海涅却对罗马法没有好感,将之称为撒旦的圣经。此外,他对历史法学派主张维护政府现状的保守态度感到不满,要知道,海涅就是一个自由主义者。无怪乎,即使之后海涅在柏林大学有机会接触到历史法学派巨擘萨维尼,他也对萨维尼的课程不感冒。在他眼中,萨维尼不仅保守,而且敌视犹太人。

三来,海涅是犹太人,因为排犹主义者的从中作梗,他被一个学生联谊会除名。

在这种失意的氛围中,他与一个叫维贝尔的学生产生了纠纷,并相约决斗。在校方的压力下,维贝尔不情愿地向海涅道歉,而海涅被勒令休学反省半年。他的叔叔见此情景,把他送到柏林大学学习。

18213月,海涅抵达大都市柏林。这是他到过的最大的城市。海涅大开眼界,接触到了许多著名人文学者,得到了文学与人生上的启发。相比哥廷根,海涅更喜欢柏林。他在哥廷根大学只呆了半年,却在柏林呆了四个学期。

海涅还是在27岁那年拿到了哥廷根大学法学博士学位。时年60岁的法学院院长胡果热情洋溢的为海涅的博士学位授予仪式准备了一份赞词。赞词以拉丁语写就,胡果称赞道:海涅不仅是一位讨人喜欢的法学博士候选人,而且是一位写作了大量脍炙人口的诗篇的诗人。在海涅身上,文学与法学密切联系在一起了。

尽管取得了博士学位,且渐有文学名声,海涅的求职却很不顺利。这与那个时期的政治氛围有关,普鲁士政府采取了排挤犹太人的政策。1822年,普鲁士政府甚至颁布一项法律,禁止犹太人获得学术职位,这就重创了海涅试图成为大学教师的梦想。他曾努力争取慕尼黑大学的教席,但是未能成功。

其实一开始,海涅也曾动过心思以律师为业,不过决心并不强。最后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辗转一番,海涅还是继续从事写作,他觉得自己很适合这个行当。因为文学上的名声,他被认为是最后一位古典主义文学巨匠。

海涅是以诗歌与散文创作闻名于世,但是这不意味着他身上完全没有了法律人的印记。他常常主张将《拿破仑民法典》以及陪审团制度引入德意志邦联。

在他的一些作品中,他频频使用法律方面的例子来说明道理。在散文《英吉利片段》中,他记叙了参观英国中央刑事法院的见闻,文字很生动。例如,对于围观法院押解犯人到庭的情景的老妇人,他是这样描写的:她们议论着当天要审理的案子,见解也许比法官和陪审员还要高明,虽然这帮上等人滑稽地摆出不可一世的架势,装得郑重其事。在诗歌《夜巡逻来到巴黎》中,他讴歌德意志邦联民众对自由的向往:宪法和自由的法令,都答应了我们,我们保有这个诺言……

公允的说,关于司法的见闻为海涅的写作提供了丰富的灵感与素材。1840年,发生在大马士革的排犹事件深深的刺激了海涅。当地的犹太人被诬蔑杀死了一位天主教僧侣,这个谣言导致当局大规模的对犹太人提起检控。平日里以革命著称的法国却对此三缄其口,为的是不得罪当地的教徒,以期在中东地区建立自己的威信。只有驻扎在大马士革的奥地利领事仗义执言。这令海涅颇感愤慨。海涅很快作出了反击,将此前一直未能完成的小说重新编排,写了一本关于犹太人遭受司法机关不公指控的小说《巴哈拉赫的拉比》。

虽然误入法门,海涅却未跌落凡尘——法学为他打开了一扇窗户。作为一位法律人,诗人海涅以文学的形式,表达出对自由与变革的崇尚。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