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金融 >
网络版权维权难题逐步被破解
2018-10-23 23:38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肖莎 来源:法治周末

0.png
 
资料图

 

原题:公证和诉讼皆可网上完成

网络版权维权难题逐步被破解

 

法治周末记者 肖莎

赵磊是一家影视公司负责人,他们制作的电影在某平台独播后,被其他平台肆意免费播放;

刘旭是一位自媒体撰稿人,她写的东西经常被频繁转发,然而转载的主体并未标注原作者是谁;

宋明是一位音乐人,他的音乐曾被一些影视剧使用,而他本人从未获得任何报酬。

赵磊、刘旭和宋明,在看到各自的作品被传播后,虽然感觉作品被受众喜爱值得高兴,但当作品被频繁传播却未获任何报酬时,他们难免觉得自己的劳动不被重视。

赵磊曾经在版权部门工作,他深知著作权维权之难,光取证环节就让很多著作权人望而却步;当他自己开设公司后,他大都通过行政投诉的手段举报侵权者,很少通过起诉的方式来解决问题,“诉讼耗时太长,得到的赔偿也可能不会太多”。

刘旭和宋明则自认是弱势群体,作为个体,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去维权,也担心维权会花费太高的成本、牵扯太多的精力,“得不偿失”。

在互联网时代,信息传播速度之快、复制之便捷,是把双刃剑。赵磊们面临的现状,并不孤立。

“互联网背景下著作权侵权案例中,侵权方往往有很多个,著作权人如果想一一维权,那么复杂度和难度会更高。以往很多著作权人考虑到维权麻烦以及成本较高,而判赔金额可能有限,就会放弃维权。”北京盛美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向博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取证麻烦 维权成本高

 

向博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取证麻烦,是很多著作权人在维权时面临的第一道难关。

“互联网时代的著作权侵权案件中,著作权人在举证时,往往需要通过网页截图等方式,证明自己的著作权被侵犯。但法院并不一定能够采信这类证据,要想对这类证据的真实性进行判定,常用的方法是通过公证机构出具公证文书,还原获取该类数据的完整过程。”向博说,通过公证的方式取证势必会面临很多问题,主要是公证费用与赔偿金额相比相对较高,以及取证时间滞后可能导致证据灭失等。

“可能一个案子最终胜诉的判赔额也就几千块钱,而公证的费用一般也得上千元,考虑到律师费等费用,很多人可能会放弃维权。”向博补充道,“通过公证机关取证的方式还有另外一个问题是,著作权人需要首先预约公证员时间才能做取证的动作,然而公证员数量有限,很可能当事人决定启动维权并约上公证员取证时已经是在发现侵权事实的一个月之后,而到那时侵权证据可能已经灭失,导致维权不能进行。”

著作权人取证后,如果通过诉讼的手段维权,还需要考虑律师费、赔偿额、耗费的时间、最终效果等。

音乐人李志就曾在微博上公开过他起诉酷狗音乐维权的支出和索赔额。李志在微博上称,他曾要求酷狗音乐在其平台删除掉自己的音乐,但对方未理会,此后李志以酷狗音乐侵权为由将其起诉。

李志公布的数据显示,整个诉讼过程,他共花费30321元,包括律师费20000、公证费2260以及交通费、住宿费、诉讼费若干。二审最终判决酷狗音乐侵犯李志音乐作品著作权,并要求酷狗音乐赔偿李志28200元。

李志认为,侵权成本如此之低,是中国知识产权侵权状况恶劣的直接原因。

李志维权的周期也很长,他透露:“不含前期取证,从201535日立案,到2017215日收到终审判决,耗时近两年。”

 

公证和诉讼皆可“上网”

 

基于上述问题,大多知识产权律师都在探索,如何解决取证难以及诉讼耗时等问题。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审判庭法官徐卓斌曾在一次研讨会上谈到,举证成本是诉讼制度要考虑的一个很重要的问题,第三方存证可以解决举证成本问题。

“现在,技术进步已经到了一定程度,比如时间戳、哈希值校验,技术上看比较成熟稳定,那么让它进入合法证据领域,降低举证成本,其实是降低了社会成本,有利于社会,无可厚非、水到渠成。”徐卓斌说。

96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关于互联网法院审理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其中提到:“当事人提交的电子数据,通过电子签名、可信时间戳、哈希值校验、区块链等证据收集、固定和防篡改的技术手段或者通过电子取证存证平台认证,能够证明其真实性的,互联网法院应当确认。”

目前有许多提供电子存证服务的第三方机构,例如“存证云”“e签宝”等,这些机构均希望通过中立的技术手段,如实提供电子证据收集、固定、存储等技术服务。

公开资料显示,司法部在去年也和中国公证协会一起,指导发起了中国知识产权公证服务平台,在这个平台上著作权人可以随时随地自助固定侵权证据,使用证据时再向公证机构申请出具公证书。

向博告诉记者,如果证据通过公证服务平台取得并存储到平台后,相关公证机构还可以出具书面的公证书,并且可以邮寄给著作权人或律师,且收费合理,那对于节省维权成本也会有很大帮助。

“至于著作权人担心的诉讼时间长的问题,互联网法院的出现或许可以解决。”向博说。

在最高人民法院出台《关于互联网法院审理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后三天,北京互联网法院挂牌成立,该法院公布的受理范围就包括“在互联网上首次发表作品的著作权或者邻接权权属纠纷、在互联网上侵害在线发表或者传播作品的著作权或者邻接权而产生的纠纷”。

向博最近正在准备几个案件的证据,并计划在北京互联网法院立案,“互联网法院可以实现7x24小时立案,一旦材料准备充分就可以在线提交,审理也都是通过互联网进行,还是比较方便的”。

记者登录北京互联网法院的网站后发现,立案需要提供哪些资料网站会有详细提示,如果准备资料不够或不对,可以马上准备。

从国内第一家互联网法院杭州互联网法院的实践来看,互联网法院的审理期限也相对较短。杭州互联网法院的官方网站显示,从去年818日成立至今年817日,杭州互联网法院共受理涉网案件12074件、审结10391件;庭审平均用时28分钟,平均审理期限38天,相较传统审理模式分别节约用时五分之三和二分之一。

杭州互联网法院成立一年后,北京和广州互联网法院(928号挂牌)相继成立,且一经成立,就备受关注。

北京互联网法院挂牌成立第二天下午18点的数据显示,一天多时间,该平台总访问量就达20.73万次,注册用户586人,共接到网上立案申请207件。

赵磊和刘旭等人都表示,之前囿于取证难和律师费高昂等问题,他们都不敢或不愿维权,如果取证的问题能解决,去互联网法院起诉的流程又不难,遇到侵权事实比较明显的情况,他们还可能自己尝试取证后去互联网法院起诉侵权者,毕竟不会花费太多时,也不需要太多投入。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