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金融 >
仅有愿望还不够,初衷与实效不能背离
2018-10-23 22:06 作者:彭伶 来源:法治周末

 0.png
资料图

彭伶

8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起草的《未成年人节目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其中第一条揭示了其立法的初衷及立法目的,即为规范未成年人节目,保护未成年人身心健康,保障未成年人合法利益,教育引导未成年人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这样的立法初衷值得肯定,而笔者在读完该征求意见稿后认为:如何实现这一目的,仍需要进一步研究。因为如果该规定得以施行,可能既难以实现对未成年人的有效保护,又会对有关产业造成一定的影响。

 

适用范围太宽泛且“一刀切”

 

首先,征求意见稿本身是针对未成年人节目的特别管理规定,但由于适用范围太宽泛,实际上容易“膨胀”为针对所有节目的普遍管理规定。

征求意见稿第二条规定:“从事未成年人节目的制作、传播活动,适用本规定。本规定所称未成年人节目,包括未成年人作为主要参与者或者以未成年人为主要接收对象的广播电视节目和信息网络视听节目。”而第三十八条规定:“未构成本规定所称未成年人节目,但节目中含有未成年人形象、信息等内容,有关内容规范和法律责任参照本规定执行。”

事实上,若观察一下现实生活——除了《动物世界》等少数专题节目外,大多数节目都或多或少有未成年人形象、信息,那些收视率较高的综艺、电视剧,几乎都免不了存在未成年人形象和信息。倘若按照征求意见稿,这些节目都参照“本规定”执行,势必造成几乎所有电视节目都要遵照未成年人节目的制作、传播要求,因为如果不这样做,就可能违规,而成年人与未成年人对节目的需求是有相当差异的,这样的规定显然有待商榷。

其次,不同年龄阶段的未成年人,对于节目有不同需求,4岁幼儿和15岁少年,看的节目能一样吗?若不重视这种实际上的差异化,而是一刀切,就会实际造成不同年龄阶段观看的节目规定相同的制作和传播原则。未成年人保护法规定:“保护未成年人的工作,应当遵循适应未成年人身心发展的规律和特点的原则。”显然,征求意见稿与之不符。

 

相关标准缺失,不确定表述甚多

 

征求意见稿第九条“节目内容规范”规定了14项禁止性内容,笔者认为,其中有些值得再斟酌。比如,“除健康、科学的性教育之外的涉性话题、画面,肯定、赞许未成年人早恋”这个禁止性规定。诚然,早恋的确会是家长的担忧,但14岁以上的青少年已经有了对性的好奇,更需要性科学知识,需要科学的引导和教育。由于涉性话题的敏感性和节目制作方式的多样性,如何判断节目是否符合属“健康、科学的性教育”,在没有客观标准的情况下,为规避风险,很有可能导致节目制作方、传播方完全放弃这一题材。假如未成年人无法通过正当途径获得相关知识,只会加剧好奇心理再转化为具体的“探索”行为。

第九条规定不得有“宣传或者肯定不良的家庭观、婚恋观、利益观”的内容。试问“不良的”标准是什么?不同的人、不同的群体,理解肯定是不一样的。例如,“表现违反社会公共道德、扰乱社会秩序等不良举止行为”,这一条既没有数量上的限制,也没有程度上的限制,而“社会公共道德”“社会秩序”的丰富内涵和宽泛外延,导致仅这一规定就可令绝大多数节目“出局”。

再比如,第十五条对于主持人要求“言行妆容不得引起未成年人的心理不适”。而未成年人作为个体,对于外界的感受是不一样的,如何界定“心理不适”?是个人的心理不适还是群体的心理不适?是多大范围的群体的心理不适?面对太多的不确定表述,节目制作方、传播方如何妥当把握?

立法技术暴露出来的欠缺,应当予以弥补,否则,节目是否违规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主管部门相关工作人员的主观判断,较大的自由裁量权也会带来较大权力任意使用的风险。

 

部分条款与现行法律规定相抵触

 

征求意见稿第十七条有关广告规范是这样规定的:“未成年人专门频道、频率、专区、链接、页面不得播出医疗、保健食品、医疗器械、化妆品、酒类、美容整形、网络游戏广告,以及其他不适宜未成年人观看的广告。”这条规定直接将“网络游戏广告”不加任何限制条件地予以排除,将我国广告法第四十条第一款规定不得发布“不利于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网络游戏广告”扩大到了“网络游戏广告”。

广告法作为我国一部重要的生效法律,其效力高于部门规章。而征求意见稿突破广告法的规定,将限制范围扩大化,有违法之嫌。

再比如,第九条关于节目内容规范,规定“未成年人节目不得含有下列内容:(十三)宣传、介绍各类电子游戏”。“各类电子游戏”意味着一棍子打死,没有例外。

诚然,沉迷电子游戏对于未成年人的健康和学习造成了负面影响,但更应该从未成年人、家长、学校、社会等多方面寻找原因,解决之道也是遵循同一思路,形成治理“组合拳”,而不是完全归责于产品本身,因为它是中性的,理应享有与其他产品一样的待遇,包括广告。

我国公司法第五条规定:“公司的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不受侵犯。”公司的合法权益包括自主经营权。文化部《网络游戏管理暂行办法》明确规定:“维护网络游戏行业的健康发展。”我国目前的广告法、《广播电视广告播出管理办法》《网络游戏管理暂行办法》《电视剧内容管理规定》等,对于广告、电子游戏的内容均有未成年人保护的明确要求,因此,只要是合法的产品,不应当随意禁止其产品推广,行政权力不应过分干预电子游戏生产者、销售者的正当经营。

 

对产业或将产生消极影响

 

笔者认为,征求意见稿中的相关规定,容易给相关产业造成不良影响。首当其冲的是未成年人节目制作领域。

如上所述,征求意见稿对未成年节目实行全面严格且充满不确定的规定,很有可能造成制作方因难以把控节目内容的合规性,为避免触法而放弃这一领域,转而将资本投入更安全的领域。我国本来就面临未成年人节目制作数量不多而精品少的窘境,如该规定按征求意见稿版本出台,无疑会导致未成年人节目的萎缩,从长远看,不利于未成年人的充分发展。

其次,将对游戏产业造成影响。征求意见稿不但禁止未成年人节目中出现各类电子游戏,第三十八条还规定非未成年人节目“参照本规定执行”,这必然导致游戏宣传介绍的全面禁止,将极大地压缩电子游戏的推广空间,产业发展前景堪忧。与网络音乐、网络文学、动漫等一样,游戏行业也是属于国家鼓励加快发展的行业,而一个部门规章的全面禁止思路,显然与国家总体规划不相符。

与传统社会相比,而今,网络的海量信息和复杂多元的观念正冲击催熟着未成年人,他们获取信息方式、娱乐方式、自我表现方式和社交圈等都发生了变化。因此,必须从未成年人发展的角度思考,是隔离性保护,还是在保护中实现未成年人的发展权?如果法规规章的出台,有很大可能使企业和个人远离未成年人节目制作传播以规避风险,那么这种立法就应该再审视。

立法应当考虑到时代的发展和现实状况。如何在立法中体现有效保护,如何通过立法的衔接和立法的技巧来实现未成年人的保护与发展,这些都是需要深入研究和审慎作为的。就未成年人保护与游戏行业发展的关系而言,立法的着眼点应当是对于游戏的内容作出明确的禁止性要求,同时规定审查机制,只要是合法的通过审查的游戏产品,就可以正常经营。因此,如何激励游戏行业开发更多的有利于未成年人健康发展的智慧游戏,如何通过税收等方式调节游戏行业的游戏制作类型,如何推动游戏行业与教育产业的紧密结合等,这些可能才是要思考的方向。

(作者系中国法学会研究部副主任、法学博士、副研究员)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