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历史 >
“荷兰战争”,军费何来
2018-10-16 23:12 作者:陈夏红 来源:法治周末

 001.png

荷兰2010年发行的马斯特里赫特特色邮票。资料图

 

陈夏红

比利时乃弹丸小国,却当之无愧地酿造出了天下第一香的啤酒。据统计,在比利时共有178家酿酒厂,生产出了多于1100种的啤酒。比利时以啤酒而出名,殊不知当年,正是啤酒创造了荷兰、比利时边界线,正可谓被啤酒改变的历史。

这段故事得溯源于荷兰、西班牙之间的“八十年战争”。“八十年战争”始于1568年,终于1648年,在英文世界更多被称之为“荷兰革命”,可以说是欧洲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独立革命。

16世纪中后期,包括今天荷兰、比利时、卢森堡等在内的“低地国家”隶属于菲利普二世治下的西班牙帝国。菲利普大帝一方面试图加强马德里对“低地国家”的控制,横征暴敛;另一方面他作为一名虔诚的天主教徒,自认为负有在整个欧洲消除异端的重任。是时“低地国家”新教方盛,菲利普二世在世俗与精神层面的双重压制,自然激发“低地国家”此起彼伏的起义。

1581年,包括荷兰省在内的北方七省发表独立宣言,组成荷兰共和国。

在这场旷日持久的独立革命中,独立的荷兰共和国和西属“低地国家”边界变动频繁,直至1648年《明斯特和约》签署,西班牙承认荷兰独立,荷兰与西属“低地国家”边界依据签约时荷兰和西班牙军队占领区划定,几个世纪以来几无变更。

《明斯特条约》对荷兰来说,可以说是出乎意料地大获全胜。革命之初,荷兰起义者对于西班牙统治并不完全拒绝,他们所求无非是宗教信仰的自由及传统的特权;而西班牙则试图将“低地国家”打造成纯粹的天主教地区。

《明斯特条约》不仅使西班牙承认了荷兰的独立,更使其获得比革命之初更大的版图。西班牙还在控制安特卫普,但是荷兰控制的弗兰德地区,却扼住了安特卫普通往大海的咽喉。“八十年战争”期间,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垄断贸易蒸蒸日上,对西班牙更算是致命一击。

问题在于:以北方七省为基础的荷兰共和国如何能够击溃强大的西班牙帝国而赢得独立?

答案便是啤酒。说确切点,是啤酒税。

革命之初,这场战争完全不对称,一边是冷兵器时代武装到牙齿的西班牙帝国,另一边却是尼德兰地区几个省及其镇的联合体。荷兰起义者几乎手无寸铁,却要面对一支训练精良、补给充足的西班牙军队。一些事实可以显示这场战争的极端不对称:1574年,已经是革命开始后的第14年,荷兰的抵抗者也只有20个镇、75000人;阿姆斯特丹是当时“低地国家”北部最大的镇,却依然忠于西班牙的统治。

荷兰革命者千载难逢的良机是16世纪的军事革命。这场军事革命影响广泛,最重要的影响便是职业化军队的大量出现。较之于以往随机招募的军队,职业化军队则有专门的训练、职业军人,集团化组织并有标准化的武器和制服,新的战略、战术亦大量地应用在实战中。西班牙帝国招募的新兵,不是直接送上前线,而是先送到意大利或者北非接受为期两年的军事训练;荷兰一方,起义者亦大量使用职业化的雇佣军。

在这场以技术和组织创新为主的军事革命中,军费开支成为决定战争胜败的决定性因素。加农炮的出现,导致早先高而薄的城墙不堪一击,荷、西双方都不得不大幅度增加城防工程建设的投入。与此相应,新的城防工程广泛应用新的建筑技术,使得攻占城镇的难度加大。原先通过偷袭即可攻城略地,新技术条件下却要通过旷日持久的围困,才能迫使一个城镇投降,成本自然大幅度上升。

这一点从西班牙帝国围困荷兰一些城镇的时间中可以看出来:1572年,围困莫斯,耗时6个月;1573年,围困哈勒姆耗时7个月;1585年,占领安特卫普耗时14个月;1625年,占领布雷达耗时11个月;1604年,围困奥斯特德花去三年零三个月。

这些尚是成功的案例,更有甚者,西班牙在1588年、1605年及1622年三度围困贝亨奥普佐,耗时甚久,却一次也未成功过……荷兰革命者将西班牙帝国拖入一场高成本的持久战。

在这种情况下,对于交战双方,最重要的任务便是筹集军费。对于西班牙帝国来说,帝国本身富甲天下,而且有数量庞大的海外殖民地,可以说金源滚滚。这些优势荷兰都不具备,他们唯一能做的便是开发出一套有效的公共财政系统。

其实,在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中,西班牙的财政状况最先告急,军费成为财政开支最大的项目。菲利普二世治下30年间,西班牙财政总开支为4.08亿佛林,而其中1.93亿佛林用于镇压荷兰革命。即是说,几十年来军费开支一直占据一半以上的财政开支。据估从1566年到1648年,西班牙王室向军队投入了6.42亿佛林的费用,平均每年770万佛林。

再庞大的财政收入,面对无底洞般的开支,依然是杯水车薪。从1540年开始西班牙允许私营企业在美洲殖民地开采金、银矿,课以20%的金、银税。1596年时,银税成为西班牙财政的主要来源,四分之一以上的财政收入依赖于此。1566年到1648年期间,西班牙统治者的金、银税收入累计达3.74亿佛林,平均每年470万佛林。

上述两项数据相减,则可知道西班牙统治者手头的拮据:开支大于收入高达70%。银税远远不足以支撑这场战争,西班牙王室不得不加大本土征税力度。1591年至1631年间,西班牙治下卡斯蒂利亚王国人均税负翻了一番。但即便如此,有限的收入面对无限的开支,依然是杯水车薪。

财政赤字越来越大,西班牙不得不大肆举债,1557年,菲利普二世即位时负债为3600万金币,而他1598年驾崩时这个数字则变为8500万金币;1623年,他的继任者将这一数据推高至1.12亿金币,而1667年时对外负债则为1.8亿金币。这些钱并没有全部花在镇压荷兰起义的战场上,但这却毫无疑问是最主要的开支。沉重的负担甚至在西班牙创造了短语,“置梭鱼于佛兰德”,表示开始一个成本高昂且难以实现的任务。

此时的荷兰同样面临着数额巨大的军费开支,改变税收系统也成为荷兰解决这一难题的渠道,因此,对于荷兰人不可获缺的啤酒,便成为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