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写作 >
忆老友:国庆节出生的哥们儿
2018-10-09 21:02 作者:郭成 来源:法治周末

 001.png

学校电视台。 资料图

 

郭成

每逢国庆节的时候,我常想起我大学时代的一个哥们儿。他的生日也是10月1日,每到国庆节的时候,他也过生日了。大该是2004年,中央电视台征集国庆节过生日的人,他提交了几张照片,写了自己的简介,居然在央视的网站上登出来了,学生娃娃的我们很是兴奋了一段时间。

 

老朱心中的理想

 

这哥们儿姓朱,微胖,眯缝眼,个子不高。他很有喜感,我们总喊他老朱,他也不生气。我们学校有校电视台,他是学生台长。校电视台的设备虽然简陋,但是摄像机、台式电脑、编辑器、摄影棚还都挺全。那时候的学生宿舍还不通网络,我们有空就去那里上网。关键是他有钥匙,那几间房子成了我们扯谈、煮面、看片的好去处。

校电视台还有一间很大的放映室,据说是为了迎接评估专门购置的,评估结束以后就锁起来,利用率非常低。他下载的片子一般先自己看,遇到好电影,就叫上我们一起在放映室看。有一次他请我们看动画片《变形金刚》,让我们经历了一场非比寻常的视听体验:这幼稚的卡通片在大屏幕上放映的时候,突然具备了某种难以言说的文艺气质。

不过老朱是个有底线的家伙,有些片子他是绝对不会播的。校电视台有负责老师,传到老师耳朵里就不好玩了。

经常和老朱混在一起的,还有几个中文系的同学。和他们接触久了,我觉得中文系的人就是能侃。天南地北、古今中外没有不知道的,说话的时候还时不时地夹带着几个成语或者典故,跟他们聊天是件很舒服的事情。有一次他们说我是个坐怀不乱的人,我作为一个英语系的学生都不知道坐怀不乱是什么意思,着实被他们嘲笑了一番。

和他们混熟了以后,我知道了老朱有一个偶像,是他们中文系的前学生会主席,姓马,他们从来不称呼名字,只称他为老马哥。老马哥跑到省电视台实习,凭借坚持和努力居然被聘用,获得了一份为期三年的合同。

我们学校是一所地方师范院校,毕业生除了考研、发疯以外,几乎都进了中小学当老师,一点都不酷炫。据他们说,这老马哥家是农村的,没什么资源或者关系。能取得这样的成绩,让我也心生敬佩。

老朱心中的理想,就是毕业后能像老马哥一样,进军传媒界。

 

他没有去北京

 

大三的暑假,老朱得到了一个到北京实习的机会。

多亏了校电视台上网方便,他查到了招聘信息。北京的一家节目制作公司招聘实习生,他被录用了。期末考试结束,他就去了北京。

从他那里我知道了太多新鲜事。比如,这家公司的老板是央视员工,湖北人。当时数字电视开始兴起,各省级电视台都要办个专业频道。湖北卫视办的是孕育频道,他们公司的业务就是采访一些在北京的明星,请他们讲一些育儿的心得,或者回忆自己的童年时光。片子做好了再卖给湖北卫视。

他去北京后我第一次和他打电话,问他今天采访谁?他回答:“蒋雯丽。”

我的下巴差点掉地上。那是2004年,蒋雯丽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老朱在我心中的形象瞬间高大了起来。更要命的是,因为工作需要,他们公司掌握了几百个明星的手机号码,他说等他回来的时候可以把那些号码给我。比如姜文、蔡明、夏雨等明星。我简直兴奋的要抓狂了。

后来我得到了一些明星的手机号,但是没胆量给他们打电话,只给蔡明老师发过一个祝福短信。蔡老师很忙,没回。

每隔一段时间我都会给他打电话,了解一点“京城文艺界”的新鲜事,慢慢地感到他的兴奋感在消失。他开始抱怨北京的夏天真热,交通真堵,物价真贵。还有他们公司招了好几个人,挤在一个两居室,跟那些室友们也不太好相处。那几个室友都来自南京,有男有女,专业学影视制作的,花钱大手大脚。一起吃完饭要平摊花销,这让老朱有些吃不消,但又不好意思拒绝。

实习期是三个月,时间还没到他就提前回来了,因为和舍友的矛盾。他的一个移动硬盘丢了,在住处丢的。那时候移动硬盘还挺贵的,而且里边存了不少资料。他知道肯定是某个舍友顺手偷了,但是没有证据。他跑到派出所去报案,警察给登记上,但也没什么好办法。

他说,他报案的时候警察悄悄跟他说,你怀疑谁就找个僻静地方把他吓唬一下,说不定能要回来。老朱很无奈,他一个人在北京举目无亲,能不被别人吓唬就不错了,怎么可能吓唬住别人。

他们经常到明星的家里去采访,看到一些明星的豪宅和冷漠的表情,他觉得人家才是这个城市的主人,我们什么都不是。

转眼到了大四毕业,他实习的那家公司伸出了橄榄枝。原来的老板移民澳大利亚,公司转给了一个女员工。新老板年龄不大,对他的印象不错,邀请他到北京闯天下。新老板在北京上的学,混的时间长了,业务也多。除了原来的业务以外,还在办一个培训机构,请一些北影、中戏的学生们给艺考生辅导,来钱很溜。

考虑再三,他没有去北京。

他是独生子女,家里条件不错,他父亲希望他回老家就业,并且承诺给他买辆车。那是2005年,一辆车的吸引力还是很大的。一想到在北京的各种压力,似乎也看不到自己的前景。在北京呆了几个月,见了一些名人,也算是见了世面,他已经知足了。

他的这个决定让我有些失望,甚至是埋怨。我希望他能逃脱平庸生活的路线,走一条不一样的人生道路,也希望他的大名突然出现在某部影视剧里,好让我跟身边的人炫耀说这是我哥们。

他的解释让我难以忘怀。他说那个老马哥,还有公司的新老板,家庭条件都不如他,他们的生活没有选择的余地,因此只能硬着头皮往前钻。他现在有选择的机会,他选择更安全、更安逸一点的生活就一定是错的吗?他作为一个独生子女想要生活在父母身边是错的吗?

我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都已经中年了

 

他的选择也影响到了我。其实我们能认识,也因为那时候我也是校园里的人物。那时候我弹吉他、组乐队,开过演唱会,写过歌也得过奖,说起来我们都算是“娱乐圈”的人。本来我想如果他去北京了,我也背上我的吉他去北京,说不定能闯出什么名堂。看到他放弃了理想,我也没有多少勇气了。

毕业后我没有去北京,而是和大部分同学一样当了老师,过上了曾经不那么情愿的生活。

他现在供职于当地的宣传部门,他还扛摄像机,也在机房剪片子。不过采访的都是优秀的党员教师、致富能手和十佳公仆,节目做好了在党建频道播出。他时常更新朋友圈,发一些工作、美食,挺一下一直追随的国际米兰队,偶尔也晒晒娃,或者吐槽一下自己的体重。

半年前,他发了一条朋友圈,我才知道他的二胎儿子在三个月大的时候因病夭折了。我安慰他,和他聊了很久。突然发现我们都已经中年了,那些痛并快乐的时光,竟然如同别人的故事。

坚持理想并不是件容易的事,经历过那些选择以后,我们不那么轻狂了。以前觉得,成功者也没什么了不起,现在觉得他们真的挺强的。而且,想要做好一个普通人,其实也挺不容易。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