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专栏 >
蔡元培探监提篮桥
2018-09-25 21:41 作者:徐家俊 来源:法治周末

章太炎在《邹容传》一文中曾经写到:“清政府欲逮爱国学社教员,元培微闻之,遁入青岛。”指责蔡元培逃跑,但后在出《太炎文录初编》丛书时,收录《邹容传》时,章太炎理解蔡元培的用意,自己主动悄悄地将上面这句话删去,彼此不失大家风范

 

徐家俊

监狱史学者

被毛泽东誉为“学界泰斗,人世楷模”的蔡元培,曾任中华民国首任教育总长、代理司法部长、北京大学校长等职,是一位杰出的思想家、教育家,他不仅在中国的教育史留下辉煌的篇章,其实,在上海生活过很多年的蔡元培与提篮桥监狱也有着很深的联系。

1902年4月,中国教育会在上海泥城桥福源里成立,由蔡元培任会长,成员中有柳亚子、马君武、邹容、章士钊等人,一时名噪沪上。同年10月,蔡元培、林少泉等人发起成立爱国学社,并在上海凤阳路登贤里开办了爱国女学。1903年,邹容从日本回沪后住在爱国学社,并撰写了近两万字的《革命军》,发表在《苏报》上。章太炎为邹容所作《革命军》一书作序,蔡元培等又集资帮助《革命军》一书的出版,又与章太炎等人在《苏报》上轮流撰写文章,为《革命军》一书叫好,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

但是这些活动使清廷感到非常震怒,清王朝与上海公共租界相互勾结,于6月30日拘捕章太炎等人,次日,邹容自动投案。7月7日又封存了位于上海棋盘街上的《苏报》报馆。参与此案的一个官员由于同情心,事先对蔡元培等人透露了风声,一起参与办报的章士钊、陈范、蔡元培等人抓住时机马上转移,其中蔡元培离开上海避开追捕,到达青岛。

1903年7月5日,公共租界会审公堂在今浙江北路对章太炎、邹容首次开庭审讯。同年12月24日,章太炎、邹容被判处终身监禁,关押在提篮桥监狱。公共租界会审公堂迫于社会舆论的压力,于次年5月21日改判章太炎监禁3年、改判邹容监禁2年,罚作苦工,期满逐出租界。

那时提篮桥监狱刚建成启用,占地面积仅10亩左右。当时仅有两幢4层楼的监楼和其他设施。周围十分偏僻,附近除有建于清代乾隆年间的“下海庙”外,周围大多为农田。

监狱管理制度十分苛刻。章太炎和邹容最初被分配去敲打做三合土用的小石块,每天还规定劳作定额。由于章太炎是长期拿笔杆子的人,现在要拿起榔头敲击石块,当然力不从心,手脚比较迟缓,工作量少,因此遭到看守的打骂。秉性耿直的章太炎不服看守人员粗鲁的作法,绝食数天,以示抗议。由于章太炎是社会名人,在学术界、新闻界颇有影响,典狱长怕事情闹大,不好收场,故当着章太炎的面,严加训斥看守人员。并把章太炎和邹容调到缝纫工场劳役,剪剪布料,写写番号,劳役也没有定额。使章太炎和邹容脱离了苦役。

1904年年初起,蔡元培就以章太炎、邹容朋友的身份去提篮桥监狱探监。由于当时没有户口本、身份证等身份证明,公共租界工部局就对每一个探监人都核发了一张《探监证》。探监人必须凭《探监证》入内探视。由于章太炎、邹容两人是一个案子,因此当时只核发了一张《探监证》,该《探监证》由蔡元培使用和保管。

狱方控制很严,每月只容许一个人单独探监一次。蔡元培平时到提篮桥探监不可能同时探望章、邹两人,只能按监狱规定,每月一次,每次一人,这个月看章太炎,下个月看邹容。在探监时候,蔡元培分别安慰章太炎、邹容,要他们养好身体,利用监狱的特殊环境,养精蓄力,花落自有花开时,蓄芳待来年。

有次,章太炎还乐观豁达地对蔡元培说起他一生多次坐牢,牢狱之灾何足为奇。监狱倒是研读书籍的好学堂。蔡元培也根据章太炎的要求,为他带入有关书籍。

1904年夏天,柳亚子利用学校放暑假的机会,从江苏吴江赶到上海,与蔡元培相约到提篮桥监狱探视章太炎和邹容。柳亚子只身住在上海一家客栈内,他对上海道路不熟悉,故请蔡元培陪同去提篮桥。这次按以往程序正轮到看望章太炎。所以蔡元培把这张《探监证》交给柳亚子使用,并叮嘱了探监中的注意事项。蔡元培只能一个人顶着炎炎烈日,在狱墙外面等候。当时,柳亚子还是18岁的青年学生,平时从没有见过外国人管理的监狱。面对这阴森森的建筑物,面色黝黑的印度籍看守,心情十分压抑,经过相关手续后,到达探监室,终于看到了章太炎。

身陷囹圄的章太炎对柳亚子前来探监十分感谢,对他不畏风险、患难与共的精神深表欣慰。柳亚子走出监狱,仍然在蔡元培的陪同下返回客栈。蔡元培陪同柳亚子前往提篮桥探监,尽管时间很短促,却给柳亚子留下了极深刻的印象。20世纪40年代,在柳亚子亲自编写的《亚子自传·从癸卯到丙午》一书中,以及他书写的纪念蔡元培的文章中都提到过此事。此外,在柳亚子的子女柳无忌等3人合著的《我们的父亲柳亚子》一书中,也专门记述到此事。

在蔡元培探监的时候,章太炎曾因“《苏报》案”,也责备过蔡元培在案发的前夕,选择了临阵“脱逃”。蔡元培也实事求是地表述了当时的情况,他认为有时候坚持到底是正确的;有时候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撤退不等于逃跑,撤退也是一种斗争策略。

章太炎在《邹容传》一文中曾经写到:“清政府欲逮爱国学社教员,元培微闻之,遁入青岛。”指责蔡元培逃跑,但后在出《太炎文录初编》丛书时,收录《邹容传》时,章太炎理解蔡元培的用意,自己主动悄悄地将上面这句话删去,彼此不失大家风范。

1905年4月3日凌晨,当邹容庾死提篮桥监狱以后,蔡元培和中国教育会同仁在上海愚园举行了追悼大会。1906年6月29日,当章太炎三年铁窗刑满出狱的那天早晨,蔡元培等数十余人,都结集在河南路工部局巡捕房门前守候,迎接章太炎重获自由。当晚,章太炎东渡日本。

1936年6月14日,章太炎逝世在苏州家中。上海的追悼会在7月18日下午4点三刻举行,蔡元培却早早到达,并送了一副意味深长的挽联。该挽联曰:“后太冲炎武已二百余年,驱鞑复华,竊比遗老;与曲园仲容兼师友风义,甄微广学,自成一家”,给了章太炎很高且确切的评价。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