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纪事 >
“一号角色”成群众演员 9龄童状告影业公司
2018-09-25 21:37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刘希平 来源:法治周末

 001.png

9月25日,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对“一号角色”案作出一审判决。资料图

 002.png

湖南某影业公司曾经在媒体打出的海选演员的广告。      资料图

 

“一号角色”只有3个镜头、1句台词。“一号角色”到底是“主演”还是“群演”?参演小演员与影视公司争执不下,双方闹上了法庭

 

法治周末记者 刘希平

“一号角色”到底是“主演”,还只是一个配角的“群演”?

湖南省湘潭市9岁的儿童何翔(化名)在参演一部儿童题材网络电影中,因为与影视公司对“一号角色”定位的理解不同,双方争议不止,最后闹上了法庭。

9月25日,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长沙市天心区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影视公司须退还何翔已交纳的部分费用。

 

付费拍摄电影

 

今年9岁的何翔系湘潭市岳塘区某小学的一名小学生,平时爱好表演。

2017年6月,媒体上发布的一条湖南某影业公司选拔小演员新闻,引起了何翔的父亲何兴(化名)的兴趣。

这条新闻称,由湖南某影业有限公司倾力打造的全国首档少儿成长教育网络大电影《神奇的熊孩子》,将于2017年6月至11月正式启动全国小演员选拔,并拟于2018年1月开拍,六一儿童节在爱奇艺、优酷、腾讯及全国各大少儿频道正式全面上线,影片时长120分钟。

这家影业公司还称,这部电影将选拔一些小演员,演员选拔的首发站定于湖南省,同时还将在长沙、株洲、湘潭、衡阳等14个县市全面布局,同步进行。由李某、赵某等5位小童星牵头,寻找最会演戏的“熊孩子”。

何翔报名后,顺利通过选拔。湖南某影业有限公司告知何兴,参演这部电影的小演员须和影业公司签订协议,并交纳一定数额的费用。

看到自己的孩子能作为一名小演员参演电影,何兴满口答应了。2017年11月4日,何翔与湖南某影业公司签订《演员签约协议》,约定影业公司拍摄《神奇的熊孩子》儿童网络大电影,安排何翔作为演员参与拍摄,角色定位为“一号角色”出镜,跟组拍摄时间为3至5天,具体根据角色定位安排;影业公司保证提供何翔及1名监护人在电影拍摄期间的食宿行,何翔的保险与角色定位培训费用,总计须向影业公司支付12800元。

双方同时还约定,电影拍摄基地暂定在浙江横店影视城,何翔及其监护人从居住地到拍摄区域的往返吃住行自理,电影成片播放平台为优酷视频。在协议签订后,何翔当天即向湖南某影业公司交纳了12800元费用。

今年1月31日,何翔在父亲何兴的陪同下,自行赶到浙江横店影视城进行电影拍摄。

在拍摄期间,何兴发现,何翔的“一号角色”有点名不副实,影业公司只给何翔拍摄了几个镜头,而且台词只有一句。

今年6月1日,电影《神奇的熊孩子》在优酷平台首播,何翔看到,在72分钟影片中他出现的镜头只有3个,台词仅1句。

 

“一号角色”争议

 

何翔认为,湖南某影业公司采用格式条款与他签订协议,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构成欺诈。

在影业公司对何翔等人进行演员角色分配及剧本培训时,何翔发现,包括其在内的“一号角色”有59人,影业公司给何翔安排的角色虽然名称为“一号角色”,但前面还有7名“主演”。

“影业公司分配给我饰演一个红色士兵,角色等同于群众演员,与合同约定的‘一号角色’完全不符。”何翔说。

自认为被欺骗的何翔开始要求湖南某影业公司退还所交纳的所有费用,在多次协商退费事宜无果后,何翔将湖南某影业公司起诉至长沙市天心区法院。何翔要求湖南某影业公司返还其演员签约费12800元,并赔偿其伙食费、交通费、误工费等经济损失5500元。

作为影视公司,当时又是如何定位“一号角色”的呢?

被告湖南某影视公司在法庭上答辩称:就角色的定位,其工作人员在签合同时进行了口头释明,鉴于合同签订时,角色的扮演者未确定,且人物的出镜次数、时间、台词数量与扮演者临场表现和作品的后期剪辑、视觉效果等密切相关,因此,影视公司在签订合同时无法对“一号角色”具体出镜的时间、次数予以确定,仅能对“一号角色”概括说明,影视公司不存在故意告知原告虚假情况,或者故意隐瞒真实情况,诱使原告作出错误意思表示。

湖南某影视公司还认为,该公司与何翔签订的合同与一般的演员演出协议不同,合同约定的电影中所有角色饰演者均为儿童,无任何参演经验,且系自己出钱请人拍摄电影,与一般影视作品存在重大差异,因此,不能按照常理理解合同中的“一号角色”;被告已经按照合同约定完全履行了义务,不存在违约的情形,无需赔偿原告的损失。

 

29名儿童签订协议

 

长沙市天心区法院经开庭审理查明,在此次电影的拍摄过程中,湖南某影业公司将所有演员分配为A、B、C、D、E共5组进行拍摄,何翔分配到C组(共15人)参与拍摄。

法院还查明,为拍摄《神奇的熊孩子》儿童网络大电影,湖南某影业公司与参演的66名小演员签订了3种不同类型的合同,并根据角色不同,交纳的费用也不相同。其中,角色定位为“主演”出镜的演员,角色贯穿全剧,费用为29800元;角色定位为“一号角色”出镜的演员,跟组拍摄时间为3至5天,具体根据角色定位安排,费用为12800元;角色定位为“二号角色”出镜,可作为演员参与项目拍摄,费用为9800元。

法治周末记者发现,根据湖南某影业公司提供的演员名单,其至少与29名儿童签订了《演员签约协议》。

法院审理后认为,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当事人对合同条款的理解有争议的,应当按照合同所使用的词句、合同的有关条款、合同的目的、交易习惯以及诚实信用原则,确定该条款的真实意思。本案中,《演员签约协议》约定原告为“一号角色”演员,原、被告对此有不同的理解,原告认为“一号角色”演员就是“主演”,被告则认为“一号角色”演员仅仅是一种概括性说明,不能理解为是“主演”。法院认为,原、被告均未提供相应证据证明“一号角色”由相应标准或行业习惯,故“一号角色”演员系约定不明,应对其予以明确。对“一号角色”演员的理解,应依据诚实信用原则按照常理来理解,日常生活经验中社会公众理解的“一号角色”演员显然是主要演员,故本案中的“一号角色”应依常理来理解为“主演”。

法院同时认为,原告到拍摄现场才得知被告为其安排的演出角色并非“主演”,而是类似“配角”或群众演员的角色,被告的行为已构成根本违约,如原告不参与拍摄,被告理应返还全部合同价款并赔偿损失。但因为原告基于自身的考虑,在明知担任的角色并非“主演”的情况下仍然愿意以类似“配角”或群众演员的角色参与了拍摄电影,被告也承担了原告及其法定代理人拍摄期间的食住行费用,该电影亦按约在相应网站进行了播放,所以应视为原告接受了被告的部分履行,被告只需要承担瑕疵履行的违约责任即可。

长沙市天心区法院经审判委员会讨论后,一审判决湖南某影业公司退还何翔费用6800元。

主办此案的法官张永进向法治周末记者解释,在对方履行合同前或履行合同时已明知其履行合同会构成根本违约,是解除合同还是接受对方的瑕疵履行,一定要考虑清楚。

“如果同意接受对方的瑕疵履行,在其履行完毕后,再以履行合同构成根本违约为由要求其承担全部违约责任,则不一定能得到全部支持。”张永进说,这个案件的原告诉讼请求没有得到全部支持,就是这个原因。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