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 法治 >
道路事故基金追偿难,难在哪?
2018-09-21 13:35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万文竹 来源:法治周末

原题:道路事故基金追偿难,难在哪?

 北京市首例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追偿案

 

法治周末记者万文竹 

国家依法设立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以对道路交通事故受害人提供全方位、无漏洞的损害救济。但通过审理道路救助基金追偿案件发现,由于救助基金追偿机制的不完善,导致“追偿难”现象普遍发生。

近日,因在一起多车相撞事故中为受伤的9岁孩子垫付医疗费而未得到偿还,北京市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管理中心将肇事人赵先生及两家保险公司诉至法院,索偿4万余元。8月29日上午,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该案并当庭宣判,判决两家保险公司分别在保险限额内偿还1000元及 14476.87 元,赵先生偿还 30203.69 元。据悉,该案系北京市首例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追偿案件。

 

基金管理中心应找谁索还垫付费?

 

2016年10月24日,赵先生驾车在首都机场高速辅路行驶时与杨先生驾驶的电动两轮车相撞,并导致其所驾车辆撞向另一辆机动车,杨先生驾驶的电动两轮车撞向另一辆电动自行车。这一连环事故不仅造成上述四车损坏,还使杨先生、电动自行车车主龚女士、搭乘电动两轮车的杨女士母子受伤。经交管部门认定,赵先生负全责。

事发后,杨女士 9 岁的儿子小亮(化名)受伤严重,被送往北京市红十字会急诊抢救中心救治。去年,在西城法院的主持下,小亮与赵先生,以及赵先生所驾车辆投保的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以下简称平保北分)达成了调解,平保北分支付小亮医疗费、残疾赔偿金和二次手术费等近12万元,赵先生赔偿小亮2450元。

今年2月,北京市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管理中心将赵先生、平保北分,及事故中无责机动车的保险人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驻马店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平保驻马店公司)诉至法院,称其曾为小亮垫付抢救费用4万余元,要求三被告偿还。

赵先生称,他不知道基金管理中心的垫付情况,并表示他已与小亮达成调解且一次性解决,基金管理中心应找小亮索还垫付费用。赵先生称,事故发生后他也为小亮垫付了2万余元。

庭审中,基金管理中心提交了小亮在急诊抢救中心的住院明细,明细显示前后共产生费用 15 万余元。平保北分已为赵先生赔满交强险,三者险赔偿限额尚余1万余元。

法院审理认为,根据小亮在急诊抢救中心产生的医疗费情况可知,赵先生仅垫付了少部分费用,基金管理中心为治疗伤者、应医院要求垫付部分费用,有权向交通事故的全责方赵先生追偿。同时,急诊抢救中心分别为基金管理中心垫付的 4 万余元,以及小亮支付的 10 万余元开具了发票。而赵先生与小亮达成的调解,仅基于小亮在调解中提交的 10 万余元票据,不能因此拒绝支付基金管理中心垫付的 4 万余元。

法院一审判决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驻马店中心支公司支付基金管理中心1000元,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支付赔偿基金管理中心1万余元,赵先生支付基金管理中心 3 万余元。

 

救助基金是“交强险”制度的有益补充

 

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以下简称救助基金),是指依法筹集用于垫付机动车道路交通事故中受害人人身伤亡的丧葬费用、部分或者全部抢救费用的社会专项基金。基金来源包括,按照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的保险费的一定比例提取的资金;地方政府按照保险公司经营交强险缴纳营业税数额给予的财政补助;对未按照规定投保交强险的机动车的所有人、管理人的罚款;救助基金孳息;救助基金管理机构依法向机动车道路交通事故责任人追偿的资金;社会捐款等。

北京市岳成律师事务所律师、原告委托代理人付岩解释,救助基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 》第17条规定的一项制度。按照我们道路交通法第17条的规定设立,如果出现了以下三种情况,基金就可以用来垫付事故受害人的丧葬费用,或者部分乃至全部的抢救费用,这种行为叫做垫付。

哪三种情况呢?第一种是抢救费用超出了交强险的责任限额;第二种是肇事机动车未参加交强险;第三种是机动车肇事之后逃逸的。

付岩表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5条规定“……肇事车辆参加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的,由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支付抢救费用;另外,抢救费用超过责任限额的;未参加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或者肇事后逃逸的,由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先行垫付部分或者全部抢救费用,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管理机构有权向交通事故责任人追偿”之规定,这也就是我们在本次案例中看到的情形。

付岩认为,本案中原告道路交通事故救助基金管理中心在事故发生后已向北京红十字会急诊抢救中心垫付抢救费4万余元。因此,原告行使追偿权符合法律规定。

此外,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6条规定:“同时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以下简称“商业三者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

在本案中,法院认为,因全责方车辆的交强险医疗损失已赔满,故应由无责方车辆的交强险先在无责医疗损失范围内赔偿,再由全责方车辆的三者险在剩余限额内赔偿,不足部分再由赵先生赔偿。

据本案合议庭成员张怡法官介绍,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作为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制度的补充,旨在保证事故受害人无法从交强险或侵权人得到赔偿时,可以及时得到抢救或适当补偿,充分体现了国家和社会对公民生命安全和健康的关爱和救助。救助基金垫付后的追偿程序是否顺畅对该救助制度的运行至关重要,希望通过此案可以让社会公众更好地知悉制度流程,让救助基金追偿程序更为规范、顺畅,更好地推动救助制度发挥作用。

北京市律师协会交通管理与运输法律专业委员会秘书长黄海波强调,这个案子的突破点就在于再次以司法判决的形式,追回了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已经垫付的医疗费,这对于完善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制度资金回笼有着积极的意义,使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今后在抢救伤着、垫付丧葬费用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

 

救助基金制度实施中存在诸多问题

 

2009年9月10 日,财政部、保监会、公安部、卫生部、农业部等五部委联合发布了《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管理试行办法》(以下简称《办法》)。

黄海波表示,《办法》虽然对救助基金的筹集、使用、管理以及相关法律责任等进行了规定,但《办法》的有关规定过于宽泛,过于原则,缺乏可操作性。同时《办法》将救助基金的设立、救助基金主管部门、管理机构以及管理级次的设置等授权给了各省级人民政。

《办法》自2010 年1月 1日实施后,大部分省、自治区、直辖市都能根据《办法》的要求设立救助基金并出台有关救助基金制度的具体实施办法(实施细则),用以指导救助基金在本地区的运行,但也有个别省至今仍未设立省级救助基金并制定具体的实施办法(实施细则)。

据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7月份,财政部发布《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管理试行办法》(征求意见稿)。财政部表示,《办法》出台以来,在扶危济困、促进社会和谐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同时,在道交基金运作过程中,也出现了部分规定与实际情况不相适应的地方。据此,在会同有关部门对部分地方道交基金运行情况进行实地调研的基础上,结合各部门反馈的修改意见,对《办法》进行修订。将修改后的《办法》转请相关部门、地方财政部门及部内有关司局研提意见,并面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我国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制度实施中存在诸多问题。”黄海波向法治周末记者解释,例如没有建立统一的国家级救助基金以及救助基金运行模式混乱。各省救助基金运行模式的不同,一方面不利于救助基金在全国范围的统筹开展工作;另一方也不利于国家对救助基金的筹集、使用和管理进行指导和监督。黄海波建议应建立统一的国家级的救助基金;统一救助基金运行模式,明确救助基金管理机构在法律上的独立地位。

另外,还存在救助资金来源范围较窄,且过多依赖于从交强险中提取的保费;

没有将车上乘客纳入救助范围;没有明确规定救助基金垫付的限额;救助基金难以追偿等诸多问题。

 

救助基金“追偿难”现象如何破?

 

“救助基金对于化解社会矛盾以及谐社会的建设,都具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但是实施过程中基金追偿难问题成为普遍现象。”黄海波解释,目前我国基金追偿的途径包括:诉讼、协商、自主追偿等。基金追偿存在难度大、成本高的问题。

“必须要制定有关救助基金实现追偿权的各项保障措施。”黄海波认为,救助基金的使用者对基金的理解不到位是导致追偿困难的一个首要原因。救助基金是垫付给满足一定条件的的交通事故受害人的基金。垫付就意味着救助基金并不是无偿使用。因为在很大程度上,救助基金只是一种应急机制,它是在受害人不能从侵权人处获得赔偿时,给与受害人及时有效的补偿或抢救。而垫付必然导致追偿。同时,垫付并不表示救助基金社会福利性质的缺失,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只有通过垫付,救助基金的蓄水功能才能发挥,才能使更多受害人得到救助。黄海波建议必须加强救助基金对公众的宣传力度,让公众了解设立救助基金以及追偿救助基金垫付款的必要性及重要性,明确垫付与追偿的双轮驱动,才能保证救助基金的长久良性发展。

追偿难的另一个原因是肇事者逃逸,事故责任人的缺失导致垫付的社会救助基金难以追偿。“在这种情况下,多部门间信息的及时交流与分享就变得十分有必要。”黄海波表示,公安部门需要及时将交通肇事逃逸人的抓捕、移送审查起诉情况、肇事者的财产状况及偿还能力等信息反馈给救助基金管理办公室及相关保险公司,便于后者依法提起追偿之诉。同时,基金管理机构应当定期通报救助基金垫付、肇事者不履行、逃避偿还义务等情况,将未履行偿还义务的赔偿义务人纳入失信人员名单,增加其失信成本,迫使其尽快履行义务。

此外,医疗机构收费项目的不明晰,费用过高,造成事故相关人对医疗机构的不信任,也增加了诉讼的难度和成本。黄海波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医疗机构需要建立起严格的内部控制机制及外部监督机制,使有关费用更透明。同时,增加对医疗机构有关的部门和人员的宣传,加强其对使用救助基金有关政策的熟悉程度。不仅了解相关业务流程,更理解“救命钱”的意义所在,防止出现符合救助条件的受害者因医院的不配合,而失去获得基金救助的机会。

黄海波告诉记者,我国法律虽然规定了救助基金管理机构拥有向追偿前期垫付费用的权利,但未明确基金管理机构能否以独立法人身份通过诉讼的方式主张权利,增加了追偿的难度。通过明确基金管理机构作为独立法人,拥有向相关责任人追偿的权利,使基金管理机构集放款和追偿于一身,能够在最大程度上保障基金得到安全高效的追回。

黄海波认为,除了要完善有关救助基金实现追偿权的各项保障措施以外,有必要提高交强险医疗费赔偿限额或者取消分项赔偿限额制度,让交强险真正有能力去解决交通事故中受害人的医疗费问题。

责任编辑:高恒涛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