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专栏 >
上海军事法庭登上历史舞台
2018-09-19 00:32 作者:徐家俊 来源:法治周末

为了审判日本战犯,国民政府在194511月成立了战争罪犯处理委员会。南京、上海、北平等10个城市在1946年前后分别成立“审判战犯军事法庭”。设在上海虹口江湾路1号四楼的审判日本战犯军事法庭由于设在上海,俗称上海军事法庭

 

徐家俊

监狱史学者

抗战胜利,日本投降后,上海地方法院根据上级布置,自1945111日起开始调查、登记日军罪行,经过长达150余天的工作,法院累计整理案卷共计13208件。其中谋害与虐杀案1155起,纵火焚烧房屋与破坏财产案11824起,滥施酷刑虐待案39起,强奸案6起,强抢财物案27起。这仅是日军侵华战争罪行在上海及周边地区的冰山一角。据《神州日报》1946311日的报道,至文章发稿时,法庭已经接受市民检举达到30084件。

为了审判日本战犯,国民政府在194511月成立了战争罪犯处理委员会。南京、上海、北平等10个城市在1946年前后分别成立“审判战犯军事法庭”。设在上海虹口江湾路1号四楼的审判日本战犯军事法庭,全称为“徐州第一绥靖区军事法庭”,又称“第一绥靖区司令部军事法庭”,由于设在上海,俗称上海军事法庭。

法庭成立于1946315日,20日正式开始办公。

1946429日下午,上海军事法庭首次审讯日本战犯上海沪南俘虏收容所管理员汤浅寅吉。法庭布置庄严肃穆,走廊及法庭外围警卫森严。由宪兵独立第三营负责警卫。市民凭普通旁听证入席,记者则凭预先发放的特别通行证入场采访摄影,中央电影摄影场还特派人员摄制电影,为这大快人心的一幕永留纪念。

下午2点整,审判长刘世芳(少将军衔),审判官瞿曾泽、陆起、蒋保鳌,军事检察官林我朋,书记官冯俊岳,翻译官罗涤依次入座。法庭事先为汤浅寅吉指定了姜屏藩为辩护律师,他也准时出庭,在辩护席上早早就坐。

法庭上,首先由书记官冯俊岳起立,宣布开审汤浅寅吉一案,命法警提押汤浅到庭。

汤浅寅吉,时年37岁,日本千叶县人,小学毕业,1941年来华,曾在徐州及上海虹口等地日本人所开设的糖果店内任伙计。19438月,经招录,入南上海俘虏收容所任管理员,迄19458月止。身材矮小的汤浅寅吉,身穿中式白土布短衫裤,足登黑跑鞋及灰色线袜,进入法庭后在被告席坐下。

开庭后,由审判长刘世芳讯问汤浅寅吉的姓名、年龄、籍贯及服务处所。而后,检察官林我朋起立,宣读对汤浅寅吉的起诉书,起诉书称:国民政府国军第二十七军在太阳山一役,被日本军队被俘官兵数百人,19434月间,被日军运送至南上海战俘收容所内拘留。

集中营范围很大,包括7个水泥建筑、3个大型的木制营房和附属建筑物,有500多间房屋。从19431月到19458月,共关押过英、美、加、荷、比、澳等国6000多人。被关押者年龄最大88岁、最小的系刚满6个月的婴儿。

当时,汤浅寅吉负责管辖的是数百名被俘官兵。汤浅为人凶恶暴戾,经常克扣战俘的食粮,殴打俘虏,并曾参与杀害国军川籍士兵苏台魁,参与杀害上尉钱寿夫、少尉李志忠等军官7人。19458月,日寇投降后该战俘收容所解散,汤浅乔装改扮,混入上海的日本侨民群体内居住。同年117日,前被俘士兵蒋某撞见汤浅,把他扭交宪兵,后送提篮桥监狱关押。

审判长刘世芳根据检察官的公诉词,对汤浅寅吉进行审讯。汤浅对起诉书提起的各要点,一一抵赖,并希望法庭再予调查。他辩解称,“本人在收容所任职,是一般工作人员。平时接受战俘收容所所长西田的命令,指挥这些战俘搬运煤炭和其他物品。战俘的工作时间并不一定,须视货物的多少而定,大约为每日平均6小时左右,他们平时吃的食粮均有具体规定,不是我本人所管,所以与我无关”。

汤浅寅吉供述,自己在俘虏所担任的工作为监督俘虏服役。此种劳役多为自轮船与码头间搬运各种物品,如煤炭、木材等。惟有时俘虏偷窃所搬运物品时曾以拳轻击,但不过七八次之多。如果他本人不打,监视的日军官兵,也会加以殴击。粮食不归他管,自己吃的比俘虏还少。对于虐杀战俘,他也推诿给收容所警备队。最后审判长询以杀害川籍士兵苏台魁事,汤浅寅吉则矢口否认。

军事法庭传证人欧阳臣、蒋振仁、陈明德、余世兴四人到庭。此四人均为前国军第27军官兵,于19434月太阳山一役被俘,送入上海沪南俘虏收容所。他们到庭申述俘虏收容所内的灌辣椒水、上电刑、木枪劈刺、驱军犬狂噬等种种非刑惨状,并目睹汤浅参与杀害国军钱寿夫、苏台魁等人。

庭审期间,审判长特意询问辩护人有无对被告人有利的证据,辩护律师起立称:律师指定后,接见被告人,对打人他没有什么话说,但是杀害战俘要请调查。

审判长随即要求汤浅寅吉写出想要传唤证人的名单,然后宣布:“本案调查,改期发再审,被告人还押。”

54日下午2时,军事法庭续审讯汤浅寅吉。在上次受审时,汤浅寅吉在法庭上提出的关系人犹崎要治郎、西田茂太郎等,法庭虽经传讯他们,但是他们5人中,没有一人到庭作证。在此情况下,汤浅寅吉对克减军粮、滥用职权、凌虐行为及杀人等罪,仍然矢口否认。并撰自辩状一件,交由辩护律师作为下次开辩论庭时参考之用。

几天以后,即515日下午,上海军事法庭又开辩论庭。613日,军事法庭续审汤浅寅吉,经过多次深入调查,汤浅罪名系克扣囚量、虐杀俘虏,由警备司令部特务团军需欧阳臣上庭作证,称其被俘虏时常饥不得食,然每日必被迫做苦工,稍不如意就连遭殴打,致有多人庾毙。

最后法庭认定,囚粮非汤浅寅吉经营,杀人一节缺乏证据。唯被告承认殴打俘虏。故仅犯刑法伤害罪。上海军事法庭经过充分调查,并听取各方供述后,于617日对上海俘虏营管理员汤浅寅一案进行宣判。汤浅寅吉以连续伤害虐待俘虏的罪行,处有期徒刑四年半。

这是上海军事法庭开庭审理的第一案。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