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专栏 >
“法国猫王”的遗产争夺战
2018-09-19 00:30 作者:马凯亮 来源:法治周末

通过对强尼案和莫里斯案的法律探讨,我们注意到,这个案件牵扯到的法律问题并不单一,不仅仅是法国民法典和美国继承法的争议,事实上,这也是国际私法领域的法律适用问题,当然,还牵扯到了对宪法权利适用的思考

 

马凯亮

法国巴黎第十一大学博士生

法国是一个艺术家辈出的国家,而且往往不入俗流,保有鲜明的法兰西风格。2017年年底,法国丧失了一位影响法国人民半个多世纪的音乐巨星——强尼·哈立戴。强尼·哈立戴因为早年翻唱猫王歌曲,并模仿猫王穿着、做派,被称为“法国猫王”。

强尼·哈立戴是法国摇滚乐历史上最为浓墨重彩的人物之一,以至于在他去世后,法国总统马克龙亲自发表演讲以示哀悼,爱丽舍宫发表悼词称“强尼把美国文化的一部分带到了法国人的精神殿堂中”,足见这位法国艺术家卓越的影响力。

名人往往伴随着争议与舆论,强尼逝世后,并没有淡出世人的视野。近来,其家族内部的遗产争夺案甚嚣尘上,成为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事实上,这样的新闻在任何一个国家都屡见不鲜,但这个案件之所以引起人们的广泛关注和热烈讨论,除了强尼自身的光环之外,还在于这个案件涉及到法国法律和美国法律制度的博弈。

法律是最低限度的道德,律法与情感的碰撞往往也是互相成全。强尼的一生总共经历过5次婚姻,最后一任妻子陪伴他度过了生命中最后的时光,而他与之前的几位妻子还育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后来又与现任妻子领养了两个女儿。在强尼过世不久后,他的两个亲生儿女就和他的现任妻子因为遗产分配打起了官司。

强尼虽然是法国人,但是到了生命的后期,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美国,后来由于癌症的困扰,又回到巴黎疗养,不幸在巴黎逝世。根据其生前遗嘱,他将自己名下的财产全部留给了现任妻子,包括他一生所有艺术作品的著作权。

对于这份遗嘱,他的两位亲生子女表示强烈的不满。一方面,他们认为强尼的很多作品都是为他们而写,表达了一位父亲对子女的情感,但是在父亲过世后,这些作品的著作权竟然没有留给自己,这在情感上难以接受;另一方面,他们认为在法国民法典中对于子女继承权作出了很有利的保护,子女的继承权可以理解为是一种“硬性规定的继承权”,不能被随意剥夺。因此,他们认为根据法国法律的规定,即使父亲已经制定了遗嘱,仍旧不能剥夺他们法定的继承权。

但是,强尼的遗孀则认为这份遗嘱是在美国作出的,而且强尼后来长期生活在美国,其遗嘱中所提到的不动产也多数在美国,美国的法律制度并没有对子女的继承权作出像法国民法典那样的特殊保护。如此看来,适用法国法裁决该案对强尼的子女比较有利,而适用美国法则对强尼的遗孀较有益处。因此,在这个案件当中,法律适用以及对法律的解释就成了关键问题。

当然,解决这些问题的关键还在于证据的呈现,尽管目前案件还在审理当中,法国人已经展开了广泛的讨论。

事实上,强尼的遗产继承案并非个案,无独有偶,在该案之前,法国著名作曲家莫里斯·贾尔的情形几乎和强尼如出一辙。莫里斯共有过4次婚姻,生前就通过家族信托协议,将财产全部转入了信托之中。但是他过世之后,其遗嘱又表明将其全部财产留给现任妻子,这同样引起了他与前任所生孩子的不满,从而进入了漫长的诉讼过程,该案同样也涉及美国法与法国法的适用冲突。莫里斯的遗产继承案于2014122日由巴黎高等法院作出判决,但他的两位孩子并不服判,总共提出了4次上诉,直到2016511日,巴黎上诉法院才作出了最终判决,尊重莫里斯的个人意愿,判决书中写到,“莫里斯·贾尔先生的遗嘱排除了其子女的继承权,似乎对子女有些不公平,但这个决定和他一生的经历并没有冲突,因此,该遗嘱不能够被否认”。

强尼的遗产继承案目前尚无定论,但在法国这样一个以成文法为主,并辅之以判例法制度的国家,莫里斯案件的判决显然对强尼案的结局会有很大的指导意义。

通过对强尼案和莫里斯案的法律探讨,我们注意到,这个案件牵扯到的法律问题并不单一,不仅仅是法国民法典和美国继承法的争议,事实上,这也是国际私法领域的法律适用问题,当然,还牵扯到了对宪法权利适用的思考。

根据莫里斯遗产案的情形,有两个问题值得深思:第一,该案中的继承权问题是否是人权问题?第二,该案中的继承权争议是否涉及到国际公共秩序?人权是人之存世的基本权利,继承权本身不能脱离于其外,但在法国法律制度下,继承权领域的人权问题更多的强调继承权的平等,不应受性别、宗教、长幼等影响而差别对待,其适用前提是当事人本身具备继承权。

该案中,被继承人通过遗嘱的形式排除了子女的继承权,并不是出于某种歧视,所以,法国法院的判决根据本国法律以及《欧洲人权公约》认为并没有侵犯子女的基本人权,而属于公民意志的自由表达,应当尊重。关于公共秩序的问题,巴黎高等法院认为该案只涉及到国内公共秩序,并未对国际公共秩序造成影响,本质上还是情理与法理的冲突,所以不会排除适用美国法,这个原则是国际私法上出现法律适用冲突时的一个重要参考标准。当然,我们依然可以对此提出疑问。

莫里斯案的判决并不一定就是强尼案的结局,强尼案也许还会经过漫长的审理,但正是一幕幕法律大戏的上演,才让那冷冰冰的法律条文变得栩栩如生。也正是因为老百姓的驻足观看,良法更优,恶法被弃,掺杂着公道人心的条条框框才如春雨一般润泽万物。《红楼梦》有语“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由此可见,所谓法律之信仰,其关键正在这一演一看之日常。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