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纪事 >
受益于新农合的不只农民,还有乡医
2018-09-12 00:04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肖莎 来源:法治周末

微信截图_20180912000723.png
山东省一农村合作医疗定点卫生室医务人员为群众讲解新农合“一卡通”使用方法。 新华社

原题:一名乡镇医生经历的医改40

受益于新农合的不只农民,还有乡医

  

新农合实施之前,农民看病全部需要自费,在经济收入有限的情况下,农民一旦生病,身上的负担就会加重很多;新农合实施后,报销范围不断扩大、报销比例不断提升,有效减轻了农民的看病负担,也调动了基层医生的积极性,让乡镇医院重新焕发了生机

 

法治周末记者 肖莎

陈华的办公室在一层,办公桌对着窗户,一个中年女性把电动自行车停到窗外,喊了声:“陈医生。”

“你咋来了,哪儿不得劲?先进来等一会儿。”

陈华是豫南一家乡镇医院的医生,21岁从卫校毕业后,已经在这家医院工作了34年。

燥热的夏日里,她的办公室每天上午都挤满了病人,大家都趁凉快去看病。

不过,这种忙碌的状态只存在于她刚工作的前几年和医院试点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以下简称新农合)后的这些年,中间有将近一半的时间里,医院都“半死不活”。

上世纪90年代到2008年,这家乡镇医院日渐萧条,最差的时候,整个医院一天都看不见几个病人,医生白天甚至要呆在医院门口“抢病人”。

迫于生计,陈华也曾两次从医院“出走”,她的很多同事也曾到长三角一带的私立医院打工谋生。

2008年,陈华所在的这家医院试点新农合,农民慢慢有支付能力到乡镇医院看病,医院才渐渐起死回生。

“现在忙的时候,正在家里吃着饭还会有病人找上门。”陈华的家和医院只有一墙之隔,病人都来自周边,很多人彼此熟悉。乡镇医院看病不用挂号,病人往往是感觉不适了直接去医院,如果赶上陈华休班,就会直接找到家里去。

 

医改前:农民赊账就医

 

1984年,陈华卫校毕业,分配到乡镇医院内科做医生。全家5个孩子中,只有她一人上到高中,并考上中专。

陈华刚工作时,农村虽有赤脚医生,但由于赤脚医生数量不多,医院医药费也不贵,看一次病顶多几毛钱,还是有很多农民愿意到医院去。

在医院有份稳定的职业,对于陈华的家人来说,是一件很体面的事情。

但这样的体面,在上世纪90年代开始变得尴尬。

那时,原来的“赤脚医生”陆续通过培训、自学、进修等方式,变成了乡村医生,并在各个村里开设诊所,甚至有一些没有医师执照的人自学医学知识后,也在农村开诊所。

这些小诊所看病便宜又方便,还可以上门看诊,非常受农民欢迎。

90年代初,豫南农村交通不发达,从有些自然村走到公路旁要走半小时,农民如果离镇上比较远,骑自行车到医院也需要花费一个小时,没有价格优势的乡镇医院越来越没有吸引力。

1992年,乡镇医院虽然还是公立性质,但已经开始一定程度的自负盈亏,陈华到手的基本工资只是档案工资的一小部分,其余的收入全靠绩效,而没有病人就意味着没有绩效。

那一年,她第一次选择停薪留职,到老家的村头租了一套临马路的房子,开起小诊所。

“那会儿诊所病人不少,流水也多,但问题是有时候诊疗费到不了手上。”陈华回忆,当时不少农民看病喜欢赊账,无论是几毛钱还是几块钱,能晚给几天是几天,由于病人大都是乡亲,陈华也不好意思拒绝。

有些人说着下回给钱,但下回再去抓药还是不带钱,看着对方身体不舒服,陈华不忍心不管,只能补一句“下回记得带钱”。

1993年,陈华被医院强行召回,医院不再跟她续签停薪留职合同。做诊所盘点时,陈华的记账本上密密麻麻记了几十页欠账信息,最少的欠款额只有一块多。如今,二十几年过去了,有的账仍没能结清。

“那时候农民还是穷,除了地里的收成,也没啥其他收入,有的村连一台彩色电视都没有。农民的心思就是能少花钱就少花钱。”陈华说,她开诊所时给病人开药也不像现在论瓶论盒开,而是定量包药,比如一个病人大概吃三天药就能好,她就取出三天所需的药,把每一顿要吃的包到一个纸包里,病人不需要记每种药吃几颗,按包吃就好,避免吃不完浪费了。

 

医生的批量出走与回归

 

1993年,陈华被迫关了诊所,回到乡镇医院上班,但医院效益依旧不好,月工资有时都不到100元。

1998年,陈华的大女儿上初二时,从镇上转学到县里,需要交学费260元。“当时正赶上家里老人生病,家里紧张得连孩子学费都拿不出来,还是借钱交的。”

医院的经营状况持续恶化。

“我记得有年夏天,一共就几个洗胃的病人和几个游泳溺水的病人。”夏天有时虫害多,农村还需要人工背着农药箱去地里打药驱虫,操作不小心会农药中毒,还有的人在跟家人吵架情绪激动的情况下轻生,会喝农药,这些人就会被送到医院洗胃抢救。

2003年,陈华一个月才有200多块钱的收入,基本生活已难以为继。医院其他工作人员的状况大多跟她类似。

外出谋生,成了很多医生不得已的选择,有的医生到经济发达地区的私立医院打工,有的医生回到老家的乡村开设诊所。

“当时已经没人管了。也不用签停薪留职的协议,因为院长把人留在医院没有意义了。”陈华回忆。

在那一年,陈华所在的内科科室人数从10人减少到4人,这4个人在年中也集体出走,到距离医院5公里处的一个多村交叉口开了家诊所,一开就是5年。

“不过在医院青黄不接的那十几年里,妇产科受到的影响最小。小诊所的医生没有设备也没有能力接生,农民遇到生孩子的时候还是得去临近的医院。”陈华说,那段时间好多科室的医生都试图转岗,护士、内科医生甚至收费室的人都去培训,想往妇产科调,“但看病是人命关天的事儿,这事儿我不敢做”。

医院死气沉沉的那些年里,家属院里也人丁稀少,满院的杂草长得甚至比四五岁的孩子还高。陈华回忆,那会儿医院家属院里连一桌麻将都凑不齐。

转机出现在2008年。

那一年陈华所在的医院试行新农合。河南省从2003年起开始逐步试点新农合,2008年新农合的阳光开始照到陈华以及她的诸多同事身上。

200210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农村卫生工作的决定》明确指出:要“逐步建立以大病统筹为主的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到2010年,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要基本覆盖农村居民”。

新农合实施之前,农民看病全部需要自费,在经济收入有限的情况下,农民一旦生病,身上的负担就会加重很多;新农合实施后,报销范围不断扩大、报销比例不断提升,的确有效减轻了农民的看病负担。

但是在2008年,陈华并不知道新农合对自己意味着什么,当医院院长最初劝她回去工作时,陈华是拒绝的。一来自己开诊所比较自由,二来她不清楚新农合能给医院效益带来多大改变。

医院以“如果不回去,就会影响未来退休后的工资”为由,连劝带吓地把包括陈华在内的一批在外医生拉回医院重回各自岗位。

“回去前我们其实也打听了其他试点医院的情况,觉得有转机才回去。要不然,可能会继续拖。”陈华说。

 

医改后:农民有能力也有意愿去医院

 

陈华原来的病人知道她回医院工作后,有人也愿意到医院继续找她看病。但也有人对新政策不懂,在新农合试点初期依然愿意把诊所作为第一就医选择。

新农合的利好一定程度上是被第一批回归医院就医的农民们传播出去的:医改初期,看病需要先付钱再报销,有些老人看不懂报销手续,还会让陈华帮忙走报销流程。

收到报销款后,病人真切感受到新农合的益处,也成为新农合政策的传播者。

与试点新农合随之而来的,是当地加大了查处无证行医和无证开诊所的力度。

“有些诊所医生胆子特别大,没有受过系统的医学教育,药物的用量把握不好,很容易出事儿。”陈华第二次开诊所时,马路对面就有一家无证诊所,那家诊所的医生之前治死过人,后来被病人家属闹得厉害,就换了个地方继续行医。

乡村诊所数量变少,村镇公交车开通,农民收入增加,加上新农合的利好,越来越多的人愿意在生病时去乡镇医院就诊。

“而且河南实行公立医院药品统一采购、取消药品加成以后,药品的价格也没有以前那么高。”陈华说,随着医改的推进,报销的比例和范围也在提高,农民的就医体验整体是变好的,而且河南全省出台大病补充医疗保险制度(以下简称大病医保)后,农民在得了大病后,也没有那么心慌了。

有一个得了皮肤癌的病人让陈华一直印象很深。

“这位病人舍不得花钱买药,终日靠杜冷丁止痛,皮肤溃烂到没法见人,他就在头上顶着一件衣服找我开药。但每个医生可以开的杜冷丁的剂量有限,难以想象他在没药可用的时候怎么过的。”陈华说,有了新农合和大病医保,农民得了大病后,如果这个病在住院或门诊报销的范围内,病人至少不会放弃治疗,可以靠药物减少疼痛,延缓生命,而病人的家庭负担也不会像之前那么重。

农村医疗改革给陈华和她所在医院带来的改变也很明显。医生的干劲儿大多了,毕竟医院的收入结构是基本工资加绩效,医生接诊的病人越多,收入就越可观,而且医院收入增多以后,医疗设施也更加完善。“一些医疗设备也敢买了,以前全医院的医疗仪器就只有一台B超机,一台心电图机和一台脑电图机。妇产科以前就只有产床,其他什么都没有,最近还添置了胎心监护的机器。”

陈华对医疗改革也有更多的期待,希望在制度设计方面是否可以更加完善,“比如现行制度下,有的药如果在门诊开就不能报销,而在住院环节开就可以报销,农民对此会有疑问;比如异地报销是否可以更便捷”。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陈华为化名)

 

■链接

医疗发展40年大事记

1985

医改元年。卫生部决定停止使用“赤脚医生”这个名称,凡经过考试、考核已经达到医生水平的,成为乡村医生。

1987

医疗机构被推向市场,自谋出路。

1998

国务院颁布《关于建立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制度的决定》,要求在全国建立覆盖全体城镇职工、社会统筹和个人账户相结合的基本医疗保险制度。

2002

我国决定建立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其特色为财政补助+农民自愿。

2009

新医改方案正式公布,提出要把基本医疗卫生制度作为公共产品向全民提供。

2017

城镇居民医保和新农合医保合并,整合后,城市、农村参保人员不再一分为二,公平享有同一医保制度。

2018

政府工作报告指出:社会养老保险覆盖9亿多人,基本医疗保险覆盖13.5亿人,织就了世界上最大的社会保障网。

责任编辑:郑少东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