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时政 > 核心报道 >
北京高考新政:40%的隐忧
2018-09-05 00:21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高原 来源:法治周末

 001.png

参加上海交通大学2017年综合评价录取改革试点校测面试的考生们,正在考场外列队有序等待进入。资料图

 

“从形式上看这项改革是进步的,但是还要看执行效果,如果在实际操作中有腐败的运作,那就是开历史的倒车了”

 

法治周末记者 高原

开学前一周,823日,北京市教委发布《北京市深化高等学校招生制度综合改革实施方案》(以下简称《方案》),至此,继浙江、上海首批试点之后,北京新高考方案落地。

《方案》延续了首批试点城市中的不分文理科、3+3”模式、合并录取批次等条款,不过,对于综合评价录取改革,即北京将在部分高校探索开展综合评价录取模式改革试点,其中高考成绩占比原则上不低于总成绩的60%这一项,引发舆论哗然。

支持者认为,这是高考向考招分离、脱离“一考定终身”又迈了一步,而更多的反对者认为,高考公平性的底色,是否会被遮盖。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表示,综合素质评价改革本身是进步的,只要能建立公开透明的机制,就能防止权力的寻租空间,保障公平。

 

40%的隐忧

 

“以后是要‘拼爹’了么。”看到北京市教委刚刚发布的高考改革方案,邱阳在一个家长帮的论坛里敲下了这行字。

不一会儿,回帖就上升到了三位数,这些回帖集中到一项,就是改革方案中关于综合素质评价一项。

对于这一项,《方案》这样表述:在部分高校探索开展综合评价录取模式改革试点,综合评价录取依据统一高考成绩、学业水平考试成绩、面试成绩、普通高中综合素质评价进行录取,高考成绩占比原则上不低于总成绩的60%。在总结经验的基础上,逐步扩大试点院校范围。

“这是不是意味着,幕后运作的大门已经打开,那40%主要靠家长们各显神通了。”邱阳不无担心地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828日,北京市教委发展规划处处长姚林修回应:“这部分数量比较小,对大多数学生来说,还是要走统一高考录取这一渠道。”

同时,他强调这种录取方式还只会在有限范围开展试点,大多数考生未来的素质评价只作为分数之外的参考。

在北京教委对媒体的回应当中,“原则上不低于60%”得到更详细的解释:到2020年高考,北京市将采取“两依据一参考”原则,也就是在依据语数外统一高考的成绩450分和三门等级性考试各100分之外,综合素质评价也会成为重要参考。

什么是综合素质评价?教委方面进一步解释,就是对学生思想品德、学业成就、身心健康、艺术素养和社会实践五个方面进行考量。

至于综合评价录取,则是未来要向教育部申请的一种招生模式,这种模式将依据考试成绩、面试成绩以及综合素质评价等多个方面,组成新的选拔方式。在这种模式下,统一高考成绩占比原则上不低于总成绩的60%

尽管北京市教委很快对舆论进行回应,但这并不能打消邱阳和一众家长的担心。

“要怎么衡量那40%的综合评价,是诗词歌赋还是道德品质,以后高考除了拼分数,还要拼这些么。”论坛上不少家长表示担忧。

邱阳并非不知道“一考定终身”的不合理,但一旦综合评价的大门一开,之前只需要在周末的时间上补习班来弥补分数的不足,改革之后的“艺术修养”让邱阳觉得增加了更多的负担。“以后是要上完补习班再上兴趣班吗。”邱阳说。

这样的担心并不是没有依据,相比以往的高考,教育部主导的新高考似乎赋予学生更多选择权。但根据浙、沪学生的体验,负担没有减轻,反而有加重的倾向。

 

防止开倒车

 

同时,公平性也是家长们此次质疑的槽点。

有家长在论坛上表示:政策的初衷可能是好的,但就是下面执行又是另一番景象。因此,只看分数最公平,堵住一切可能的后门。

而家长们所质疑的有关40%综合测评公平性的改革,在高考研究课题组的学者们看来,其实是为了弥补统一高考的不足。

早在二十年前,时任国家教委副主任张保庆在检查北京考点时强调,将来逐步做到由各高等学校根据各自专业特点选择考试科目和门数,考生可根据自己的意向,选择要报考的高校及专业所要求的科目和门数。

在当时,这一说法被教育界理解为高考改革的最终目标就是取消高考,各高校单独招考。

高考研究课题组的学者们认为:统一高考节省人力、物力、财力、高效便利,其主导地位的不可取代是我国基本国情决定的。高考的问题在于,统考成绩是唯一的录取标准,因此解决的思路应该是通过改革弥补统一高考的弊端。

自此,改革一直在酝酿。既要强调灵活多样性,又要保障公平,成为改革中难协调的两个点。

而此次北京高考改革中的综合素质测评,在储朝晖看来,在灵活多样性上向前走了一步,不过,如何保障公平,才是最重要的。

“从形式上看这项改革是进步的,但是还要看执行效果,如果在实际操作中有腐败的运作,那就是开历史的倒车了。”储朝晖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北京市教委在解读上述主观评估标准时一再辟谣,强调不是普遍适用。目的是,探索从“选分”到“选人”的一个小规模的试点项目。

“这是在逐步淡化分数在录取中的作用。”储朝晖说。

而这样的淡化,在近年来高考中的改革中提得不少:

2014年《国务院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中提到,改革招生录取机制,探索基于统一高考和高中学业水平考试成绩、参考综合素质评价的多元录取机制。

同时,2014年《教育部关于进一步完善和规范高校自主招生试点工作的意见》出台后,高校招生“自主权”在进一步收紧。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育学者表示,北京市高考新政中“综合素质评价”多半是给高校“自主招生”留的政策尺度。

他表示,主观评估标准形式上与“自主招生”相衔接,以“北京模式”为代表的新高考其实没有脱离2014年出台的一系列以教育公平为导向的“回调”政策。

这些标志性事件的背后,教育公平已经成为统领高考改革的“主旋律”。

 

折中路径

 

其实,北京并不是第一个试点“综合评价录取”的地区,此前,在浙江、上海等地,“综合评价录取”已经试点。

而据媒体报道,在第一批改革之列的浙江省,2017年,凭裸分考入北大的12人,占比不足6%,清华裸分录取的15人,占比约10%

正如家长们所担心的,那些埋头做题的普通家庭的考生,在面对这些分数之外的综合素质加持时,该何去何从。

一位担任过高校招生面试官的老师对面试中暴露出的城乡之间公共教育资源配置的失衡,优秀高中和普通高中之间的差异感到震惊,这位老师认为,在目前形势下,无论是综合评价招生还是自主招生,都不能颠覆和取代高考,只能补充。

因此,在一些期待更颠覆性改革的学者看来,这种小步淡化高考在录取中作用、有限赋予高校自主招生选择权的模式,只不过是在教育资源分配不均衡、权力监督不透明现状下的折中路径。

在他们看来,要进行更根本的高考改革,就要更彻底地实现“招考分离”。

而在北京理工大学教育研究院教授杨东平看来,在价值和目标的层面,高考改革的三个基本价值是保障教育公平、科学选拔人才和促进中学的素质教育,它分别对应了学生和家长、高校、中学的不同诉求。

但在中国的现实中,三者于尖锐冲突的状态。

“实行多年的高考总分评价模式,被家长视为是最公平的,在公众的话语和舆论中,维护总分评价模式成为保障教育公平的同义语。”杨东平说。

而从高校的角度,科学选拔人才意味着改变唯分数论的评价,体现学生不同的个性、特长、发展潜质。要促进中学的素质教育,同样意味着改变唯分数论的评价,将高中阶段的学习成绩和社会表现纳入高考评价。

争议还在继续,不过正如一位家长所言:高考之外,没有哪条路是好走的。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