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新闻 > 人物 >
安南的联合国改革遗产
2018-08-21 22:38 作者:法治周末特约撰稿 姜姝 来源:法治周末

001.png

联合国的第七任秘书长科菲·安南。视觉中国

 

法治周末特约撰稿 姜姝

“我说话比较轻柔,所以很多人会忽视我其实是一个坚强、坚定的人。”联合国的第七任秘书长科菲·安南曾如是说。

818日,这位老人与世长辞,给处于改革十字路口的联合国带来了无尽的遗憾,而他在任内“振兴联合国”、重塑联合国“可靠性”的诸多举措也给未来的世界发展提供了丰厚遗产。

他是头顶桂冠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他是魅力四射的“世界上最重要的外交家”,他也是集体安全的守卫者和全球事务道德的指引者,更是信念执著的改革者。

 

锐意进取的改革者

 

现任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美国东部时间818日凌晨发表书面声明,沉痛悼念安南。声明称:“科菲·安南曾领导我们追求善良。当我得知他逝世的消息,深感悲痛。在许多方面,科菲·安南就是联合国。他以无比的尊严和决心领导联合国进入新千年。”

安南于193848日出生于加纳的库马西市,早年就读于加纳库马西理工大学。1962年,进入联合国工作,他先后在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联合国总部、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联合国难民署和世界卫生组织等部门任职。1986年,升任联合国助理秘书长,负责人事厅的工作。19961217日,第51届联大任命安南为联合国第七任秘书长。199711日,他正式就职。5年后成功连任。

20世纪末的第二波全球化浪潮再度涌来。联合国这个全球性组织的存在为人类更好地应对这一波全球化的挑战提供了部分的可能性。安南意识到,为了应对这些挑战,联合国需要进行改革,以重建其在全球秩序中的“可靠性”。

“振兴联合国”是安南在1997年就任秘书长后,提出的第一个主要倡议。在一份长达90页、被安南命名为“无声的革命”的改革计划中,精简人员,减少流程,取消重复劳动以及改善联合国的形象被重点提出。此外,安南还主张革新联合国在安全等领域的理念,对联合国进行全面和综合性的改革。

与在促进社会均衡发展方面的成就相比,安南在联合国机构改革方面的方案和努力一直处于激烈的争议中。以增加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为核心内容的改革方案虽然反映了国际政治力量对比的努力,但仍然无法避开甚至激化了“五常”、“团结谋共识运动”(意大利、阿根廷、巴基斯坦、韩国等反对新增否决权国)与“德日印巴”四大改革潜在受益国之间的矛盾而无法形成改革共识。

另外,这一方案旨在将新兴强国纳入核心决策圈,却未能改善“南北力量不平等”的状况。

然而,安南的一揽子改革方案,依然迈出了联合国制度性和结构性改革的重要步伐。这为联合国适应二战后60年间国际形势的深刻变化,重新确立在国际体系中的核心地位,有效应对各种新任务新挑战,进行了有益的探索。

安南任内确定了联合国改革的基本方向和框架,这是他留下的最重要的遗产。

 

全球事务道德的指引者

 

安南对联合国最重大的改革,就是拓展了联合国可以依赖的基础:除了主权国家外,还有跨国公司、非政府组织等。卢旺达大屠杀、索马里、巴尔干等问题,都连着人权问题。虑及这点,安南将“保护责任”变成了国际共识,凸显了保护每个个体的价值和意义。他为此改革了联合国的人权委员会,新成立的人权理事会更具行动能力。

安南在20004月发表了以“我们人民:二十一世纪联合国的作用”为题的千年报告,呼吁各国关注发展中国家尤其是最不发达国家的贫困、教育、疾病、环保等社会发展问题。在此基础上,各国首脑联合通过了《千年宣言》。尤其在艾滋病的防治和控制方面,安南着力甚多。

他突出人权优先,倡导“保护的责任”。2005年的《大自由》报告中,安南将人权与和平、发展并立,列为联合国的三大支柱。安南把发展和非洲问题置于联合国议程的首位,在推动联合国促进发展中国家经济社会发展以及维护穷国人民权益方面,作出了卓有成效的努力。他推动联合国千年首脑会议通过了千年发展目标并为之奔走呼吁。安南还将增强各国的防艾意识和力度作为“个人承诺”。

联合国的发展和制度演化,通常取决于两种动力:一是国家之间关系的发展,二是联合国面临的议题,可以说联合国制度是功能议题推动的。联合国是全球安全和政治组织,但若没有发展,安全是得不到保障的。安南大大拓展了安全的含义,将经济发展纳入联合国的议程之中。

安南还推动私营部门、非政府组织和民间社会参与实现联合国目标的行动,并与国际商界订立《全球契约》,要求企业在实施劳工标准、维护人权和加强环保等方面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

作为一个来自非洲的秘书长,安南最失望的也许是,许多发展中国家的人民在全球化趋势中日益被边缘化。包括美国在内的大多数发达国家对发展中国家的援助,远远没有达到联合国的要求。不仅如此,发达国家对广大发展中国家实施经济、贸易、科技壁垒,全球范围内富国与穷国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全球化只惠及少数人口,而数以亿计的人继续生活在贫困状态下。

安南对人权领域的改革和人权事业的推进也有很多遗憾。国际社会对人权和法治的践踏依然随处可见。安南认为,安全和幸福取决于对人权和法治的尊重,必须通过法治保护人类尊严和权利,在维护人类社会的多样化中相互学习,国家必须遵守国家间的规范。

 

倡导多边的斡旋者

 

安南重视维护联合国安理会作为国际集体安全体制的核心地位,大力提倡多边主义。对于美国在9·11”事件后以反恐为名采取的单边主义政策,他直言不讳地表达反对意见,始终强调联合国必须在解决国际冲突中发挥核心作用,维护了联合国的尊严和地位。

安南任秘书长的10年,是联合国维和部队最为繁忙的10年,安南也成为历任秘书长中出访战乱地区最多的一位。无论是在非洲战乱、中东危机,还是在南亚克什米尔争端、东帝汶暴乱、阿富汗战争或者其他极度敏感的政治危机中,到处都有安南和他的团队穿梭斡旋的身影。尽管无权、无地、无军,安南仍能够将既有资源的效益发挥到极大化,在世界各地区的冲突动荡中都可以看到安南团队的身影。

在指导思想上,安南提出对国内冲突采取预防措施、对国内集体屠杀事件由安理会授权进行武装干预的主张。在机制建设上,推动联合国成立了建设和平委员会,负责冲突后建设和平工作。在实践上,10年来,联合国参与的斡旋调停、维和促和、冲突后重建行动大幅增加,用于维和等外地行动的费用占年度预算的比例由50%上升到70%。安南成功恢复了东帝汶、塞拉利昂的和平。

当被问及“任内最糟糕的三个时刻是什么”时,安南表示,10年来最糟糕的时刻就是联合国作为一个组织未能阻止伊拉克战争的爆发,不过,当时自己已竭尽全力。此外,“石油换食品”计划和2003年联合国在巴格达的驻伊拉克总部被炸事件,是另外两大糟糕时刻。

“可以说我为消除世界上的不平等和贫困奋斗了一生,我的部分愿望已经列入了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这是最好的事情。最糟的事情是,我没能避免伊拉克战争,我不同意发动伊拉克战争,但最后只能接受伊拉克战后重建工作,而联合国驻伊拉克代表却被炸身亡,更令我痛苦万分。”

20032月,时任俄罗斯外长的伊万诺夫,将一个走钢丝的木雕小熊送给安南。这或许是他秘书长10年最好的写照。

安南的逝世让人回忆起他任职期间颇具存在感的联合国秘书长在一系列国际事务中的角色和作为。斯人已逝,安南任职期间留下的改革遗产总是避免不了争议,所谓盖棺论定,大致如此。追忆几乎总会伴随着争议和惋惜,此间或许会为后继者提供应时而动的决心、勇气和政策完善的机遇。

(作者系南京农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讲师、国际关系博士)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