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界规则 > 业界 >
图片版权机构批量诉讼维权引关注
2018-07-24 22:41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马树娟 来源:法治周末

1.png 

东方IC起诉百度侵权系列案件的一涉案照片。东方IC供图

 

版权保护制度的设立初衷,不仅在于维护版权人的权利,还在于促进作品的创作和传播。如果权利人是职业维权,由于其一定程度上背离了版权保护的初衷,那么法院在审理此类案件时,应作适当的限制,降低判赔额,以此降低其维权的动力

 

原题:东方I C 38次“火拼”百度一审胜诉

图片版权机构批量诉讼维权引关注

 

法治周末记者 马树娟

诉讼战暂告一段落,公关战接棒。

近日,国内图片版权机构东方IC(由上海映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运营)与百度之间就图片侵权上演了一场你来我往的商战。

先是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海淀法院”)就东方IC诉百度的19起图片版权侵权案作出一审判决,判令百度败诉,赔偿东方IC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共计21.4万元,单张被侵权图片获赔金额为2000元至5000元。

713日,百度方面发布声明,称将提起上诉,诉由是此案涉及的图片皆为内容创作者从第三方途经获得,作为文章配图上传发布,公司不存在侵权的主观意图。同时,百度还借由媒体口径称东方IC的这种方式,是图片版权机构的“勒索”商业模式。

声明一出,立即引发了东方IC方面的反击。次日,东方IC图库CEO傅剑锋在公司微信公众号上发文指出,“侵权却毫不反思的百度不值得尊敬,东方IC将继续向百度发起维权诉讼”。

717日,东方IC称收到法院新的一批判决书,此次又有19起针对百度发起的图片侵权诉讼一审获得胜诉。截至目前,共计有38起案件一审胜诉。

其实,东方IC与百度之间的这起图片诉讼纠纷,只是近两年来诸多图片版权侵权诉讼战的一个缩影。图片版权机构如何快捷高效地维权,又不至于陷入“勒索”商业模式的指责?这也引发了社会的关注。

 

起诉前应否投诉需视情况而定

 

百度在声明中称,图片侵权的判定具有特定的复杂性和实施难度,离不开版权方的参与和支持,百度App也专门建立了7×12小时的侵权投诉响应机制,但东方IC方面从未通过正规的投诉途径来反映诉求,而是通过法律诉讼谋求高额赔偿。

对于百度声明中的这一说法,东方IC相关负责人721日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称,“这种说法不成立”:从20177月初开始,东方IC曾就百度号内容的图片侵权问题持续给百度发送官方邮件,百度的声明完全无视了双方此前有过正式沟通的基本事实。

该负责人称,一般在起诉前,公司会向侵权方发出通知函,包括商务沟通函、侵权通知函、诉前通知函等,目的就是尽可能以友好磋商的方式与侵权方处理版权纠纷,避免诉讼。但对于侵权量大、且不愿意积极处理版权问题的侵权方,会选择诉讼维权。

那么通过正规渠道沟通是否为版权方提起诉讼前的必要程序?对此,上海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许春明表示,这需要区分两种不同情形:如果百度是提供存储空间或者提供搜索、链接服务的网络服务提供者,那么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条例,权利人如果认为其服务所涉及的作品侵权时,可以依据通知删除规则,要求对方予以删除;如果对方是直接使用了侵权作品,那么“通过正规渠道投诉”,并不是权利人诉讼维权的前置程序。

北京达晓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吴一兴持相同看法。他补充道,如果是第二种情形,在司法实务中,出于诉讼策略的考量,权利人一般不会告知对方,甚至取证都会“悄悄”地进行,以免打草惊蛇。

记者注意到,对于百度在此案中究竟扮演的是存储空间的角色,还是直接使用了涉案作品,东方IC和百度各执一词。记者查阅其中一份判决书(东方IC诉百度侵犯其中超比赛摄影作品版权)看到,百度辩称涉案作品转载于百家号,百家号提供的是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不过,对于该主张,法院未予以支持。法院认为,百度未经东方IC许可,在其运营的“手机百度”客户端传播涉案作品,使相关公众可以在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该作品,侵害了东方IC对涉案作品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东方IC否认“勒索”商业模式成立

 

正是认为“东方IC未通过正规投诉途径来反映诉讼请求,而是通过法律诉讼谋求高额赔偿”,百度借由媒体口径称这种方式为图片版权机构的“勒索”商业模式。

百度方面还表示,已经与国内外领先的正版图商合作,提供了数千万张图片素材,供百家号等内容平台的作者使用,这是国内同业中资源最多、质量最高的图片素材库。此外,呼吁广大内容创作者合理使用图片资源。

值得一提的是,据百度方面提供的信息显示,东方IC早在201681日就被今日头条(字节跳动有限公司)战略投资。截至目前,上海图虫是东方IC的绝对控股股东,而上海图虫又是今日头条100%控股子公司。

对于百度在声明中的“勒索”一词,东方IC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这种表述带有“侮辱性质”。他告诉记者:“在与百度交涉无果的情况下,奋起对创作者维权。这样做既是法律赋予的基本权利,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该负责人称,尽管从个案上看,单张图片判赔额达到了2000元至5000元,但公司整体的维权工作要运转起来,是一个系统工程;东方IC对百度的维权行动已经进行了1年,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以及时间成本。

“从商业角度来说,公司投入和回报严重不对等,也根本不可能形成商业模式。”该负责人介绍,2017年,东方IC对外的诉讼案件不到200件,诉讼收入不到公司总营收的1%

公开资料显示,东方IC是国内领先的视觉创意整合营销平台,图片来源除了员工摄影师、签约合作摄影师外,还包括独家代理的全球300多家通讯社和图片社的资源。

其实,在国内图片版权维权领域,不仅是东方IC,还有另外一家图片版权机构——视觉中国,近两年也因为发起多起维权诉讼而引来不少的“说法”。

吴一兴介绍,目前,国内一些版权图片机构吸取和借鉴了国外知产同行的一些做法,他们除了签约摄影师外,还会采买、独家代理一些图片资源,如果发现被非授权使用,那么就会发送律师函,或者谈判。如果双方未谈拢,那么会以诉讼手段进行威慑,或直接提起诉讼,通过法院判赔的方式获得经济利益上的补偿。

 

很难对诉讼行为作道德评判

 

客观来说,一直以来,由于图片侵权成本较低,内容获取便捷,权利人个体维权一直面临着诉讼成本高、判赔金额低等困境。

北京瀛和律师服务机构、原创宝创始人徐双泉将受保护的版权作品比作树上的桃子,当大家不用付出任何成本、随手可以摘桃子时,即使有摆地摊卖桃子,只收取1元钱,也很难有人买。

“目前,急需要建立良好的版权保护氛围,给桃树扎上篱笆、装上摄像头,让偷桃子的人任何时候都付出10个桃子的代价,或者受到商业信誉上的损失,只有这样,人们才会慢慢去注重购买正版的商业图片。”徐双泉说,在社会版权意识普遍比较淡漠的情况下,图片版权机构通过诉讼维权具有一定的正当性。

记者注意到,近两年来,图片版权纠纷逐渐增多,进入法院诉讼程序的图片侵权案件也呈上升趋势。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的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该法院审理图片著作权案件1000多件,2016年翻倍到2000件,截至20177月已经有2800多件,全年案件数量将会翻倍。

而这样的变化也在切实影响着很多需要使用图片的人。徐双泉发现,近一年来,自己身边一些做企业、做自媒体的朋友,已经开始通过与图片版权机构签订协议的方式采买图片。他认为,这种版权意识的提升,与图片版权机构的诉讼维权,或者以打促合作的做法是分不开的。

吴一兴也认为,诉讼是一个比较中性的做法,很难去做道德评判。中国网民一直有从网上免费获取资源的消费习惯,这种文化背景使得国内的网络版权保护工作推进较为缓慢;在这种情形下,如果个人权利人一家家地谈判维权,成本过于高昂,而像东方IC、视觉中国这样的机构,批量提起诉讼维权,则显得更具威慑力。

上海冠勇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12426中国版权协会版权监测中心副主任吴冠勇告诉记者,目前,国内已经有相对成熟的网络侵权追踪技术,可以对图片版权在全网的非授权使用情况进行全天候监测,且成本“可控”,这也有助于权利人发起诉讼。

而视觉中国、东方IC作为国内大型的图片版权机构,更是在这方面投入不菲。其中,视觉中国自行研发的“鹰眼”图像版权网络追踪系统,就能够快速锁定存在图片侵权的公司。

 

应考虑版权保护制度初衷

 

既然法律界人士多认为权利人采取诉讼维权具有一定的正当性,缘何外界又对此有颇多微词?吴一兴认为,一些被告之所以有抵触情绪,主要在于部分权利人并不是发现侵权后立即与对方进行交涉,而是从自身经济利益出发,采取了“放水养鱼”的方式。

所谓“放水养鱼”,即是让(潜在)侵权人在一个相对宽松的氛围中,逐步扩大对相关图片的使用范围,加深对该图片来源的依赖程度,然后权利人再去提起诉讼进行索赔。这时,无论是侵权作品的数量,还是索赔的金额,抑或是社会影响,都会更具震撼性。

不过,吴一兴表示,从法律角度讲,很难对此进行探讨:一方面,外界没有办法直接去探寻权利人的心理;另一方面,目前,也确实没有法条去规范约束权利人,必须在发现侵权初期就必须去通知对方,或者寻求补偿。

“这也就要求商业主体在使用商业图片时,要采取更加审慎的态度,去调查图片版权的来源、权利的属性,从而降低自身的侵权风险。”吴一兴说。

而在许春明看来,版权保护制度的设立初衷,不仅在于维护版权人的权利,还在于促进作品的创作和传播。从第一层面看,权利人维权具有其合法性;从第二个层面看,如果权利人是职业维权,以获得赔偿为目的,其效果并不是对作品创作和传播的鼓励,那么这种维权则具有目的的不正当性。

至于一起版权诉讼,究竟是正常的维权,还是职业维权,许春明认为,可以从4个方面予以考虑:是否放任他人使用、是否批量诉讼、权利人是否自己使用图片、图片是否来源于自己创作。

许春明介绍,司法实践中,法院已经注意到了这一现象。如果属于职业维权,由于其一定程度上背离了版权保护制度的初衷,法院会给予适当的限制,即适当地降低判赔额,以此减少其维权的动力。

考虑到东方IC、视觉中国其图片来源复杂,其中既有其员工、签约摄影师的版权作品,也有代理国外版权机构的作品,许春明认为,法院在审理此类案件时,可以依据图片的来源、图片的独创性、侵权行为的性质等因素予以综合考量。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