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纪事 >
决战“执行难”
2018-07-04 01:18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宋媛媛 吴昊 来源:法治周末

微信截图_20180704012044.png

 资料图

法治周末记者 宋媛媛 吴昊

 

执行不比蜀道易。

多年来,“执行难”一直困扰着人民法院。大量执行案件长期积压,直接影响到法律的尊严和法院的形象,给司法尊严带来严重冲击。

今年全国两会,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作最高法工作报告时指出,今年是“基本解决执行难”的决战之年,任务十分繁重,人民法院将坚决攻克这一妨碍公平正义、损害人民权益的顽瘴痼疾。

为了治理执行难的问题,目前各级人民法院开展“清仓行动”“拉网行动”等活动,虽取得一定效果,但现实中遇到的难题不少,冲突事件、隐匿账目、“躲猫猫”等问题仍是案件执行中的巨大困扰。

 

行为类案件执行难度最大

 

“无论是诉讼类案件还是非诉类案件,最难执行的就是行为类案件,如腾退房屋、排除妨害等。近年来,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速,农村土地征收、城市房屋征收等行政管理行为多发,此类案件增长较快。”北京市怀柔区人民法院法官周科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指出。

最高法于今年5月通报的典型案例显示,征收拆迁仍是社会矛盾的集中领域,也是司法监督的重点领域。近三年,全国法院一审受理征收拆迁类诉讼案件逐年增高,占当年行政诉讼案件总量的13%14%17%左右。

“行为类案件执行难的原因是,一些被执行人名下再无其他居住地,被执行人在执行时情绪激动而引发冲突。”周科指出,被执行人往往因为被执行房屋为其唯一住房,以生存权需要保障为由抗拒执行。

虽然“一套房”案件执行难,但目前法院在具体实践中仍有对策,让“一套房”老赖难逃法网。

在厦门市的一起案件中,因债权纠纷,债主王某向厦门市湖里区法院申请执行“老赖”陈某名下的财产,执行标的本金260万元及相应利息。经查陈某名下有一套房产,但陈某称该房产为其唯一住房,并提出执行异议。一审法院裁定异议成立,停止拍卖。

事后,王某向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复议,经查该“唯一”房产面积为145平方米,估值为450万元。因超过居住标准,且市场价值扣除其债务后足以保障被执行人及其家属基本居住生活,厦门市中院据此撤销了一审裁定,决定强制执行。

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局复议监督室主任范向阳曾对执行过程中“一套房”老赖现象作出解读:“对于设定抵押的房屋,不管是不是一套房,只要设定了抵押,就表明对这个房产可能被执行有充分的风险预料。在对被执行人及其所扶养亲属作出必要的安置、留出一定的宽限期以后,人民法院可以执行。”

记者注意到,除了“一套房”执行难的情况外,在某些拆迁、腾挪的案件中,当事人对政府的拆迁催告和法院开出的房屋拆迁争议裁决书置若罔闻,有的甚至得到了拆迁补偿却仍然拒不执行。

周科分析指出,实务中,此类现象很突出,到法院执行阶段,随着矛盾的积聚,有些当事人情绪激烈,冲突一触即发。但如果出现冲突事件,对执行人员来说就属于重大责任事故,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让执行人员头疼的还有“排除妨害”类案件。周科说,在法院执行过程中,常会遇到一些被执行人以“因为防止他人对自己的妨害行为”而拒绝配合执行,或一些被执行人将与此案无关的人或事件牵扯进来,甚至导致执行人被牵扯到另一个案件中,从而延误执行。

“执行难的原因从法律文书内容和事件本身中是难以发现和挖掘出的,执行人员在执行过程中需要顾及的风险和遇到的阻碍着实复杂。”周科说道。

 

债权纠纷类常遇被执行人“躲猫猫”

 

除了行为类案件的执行比较复杂外,债权纠纷案件的执行是法院执行难的另一个难点。

法治周末记者不完全统计,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中,2018年公布的被执行人未按期自动履行的近2800多个执行裁定中,有近400起涉及到债权问题。

“债权纠纷类案件的执行难主要原因在于,被执行人转移财产、隐匿账目。”周科说,“一般等到法院查到被执行人账户的时候,该账户的余额就已经被清零。往往是被执行人通过亲朋的账户或其他手段转移资产。”

在近期报道的多起执行难案例中,均能看到“老赖”转移资产。

以最高人民法院的“决胜执行难”第七期全媒体直播报道的案件为例,被执行人刘某涉及两起被执行案件,一起为返还房屋租金12.55万元,另一起拖欠安装空调款12.5万元。经怀柔法院生效判决确认,两起案件的债务本金和延迟履行利息合计约30万元。

然而,刘某在履行小部分案款后,不履行判决、不申报财产,以转移财产、隐匿行踪等方式逃避履行。法院曾对其名下的账户、房产、车辆等进行查询,未发现可供执行财产,遂于2014年相继依法终结执行程序。

20184月,在刘某的两起执行案件终止数年后,申请执行人向执行法院提供了刘某的财产线索,“一个叫秋苓美苑的饭店的实际控制人有可能就是刘某”,法院执行人员通过实地调查、微信聊天等方式,最终证实了这一线索。

执行法官通过收集到的证据了解到,刘某是秋苓美苑实际控制人,而且秋苓美苑获利颇丰,刘某完全具备偿还能力。最终,刘某依法履行被执行义务。

周科告诉记者,实务中,在法院难以掌握被执行人财产线索时,一般需要申请执行人或知情人提供被执行人财产线索,否则执行法院只能依法待被执行人有偿还能力后再执行。

“此外,债权类案件执行时,一旦涉及第三方,也会给执行带来阻碍。”周科举例指出,法院在执行一笔到期债权时,被执行的资金是被扣押的一笔拆迁补偿款,这里就涉及到第三方。但第三方和被执行人之间有什么合同关系,法院很难掌握,第三方执行人为了避免麻烦也不愿意透露相关信息,形成信息壁垒。

 

强化执行威慑力

 

最高法数据显示,全国法院每年新收执行案件中,70%以上有财产债务人不主动履行,还大量存在恶意逃避执行或者暴力对抗执行等现象。

法治周末记者了解到,为了提高法院的威慑力,除了以法律为依据深入调查取证外,各地法院还推出“法院公安齐联手”“执行110”等强化执行威慑力的行动。例如,65日,福州市连江法院与连江县公安局通过联合行动,为一起借款纠纷案件申请执行人陆某追回可供执行资产。

20173月,在浙江省绍兴市上虞区人民法院审理的一起加工合同纠纷案件中,“老赖”张某欠下20多万元拒绝偿还。法院向张某发出“执行通知书”和“报告财产令”,责令该公司履行生效法律文书所确定的义务,并在指定期限内向法院书面申报财产状况。期限满后,张某没有申报其财产状况。上虞区法院根据法律规定,对张某作出了罚款3万元的决定并对其进行拘传。

上虞区人民法院执行局相关工作人员介绍说,对于被执行人拒不申报或虚假申报财产的行为,法院进一步加强了执行力度,对被执行人采取罚款、拘留措施,从而加大威慑力。

“事实上,明明是对同一个案件的执行,如果按照一般的执行程序,被执行人总会以各种理由拒绝执行,但一旦执行活动得到各单位的协同配合,即使执行人员出示的材料完全一样,在形成了威慑力的情况下,被执行人有时迫于压力才向执行人员妥协。”周科说道。

责任编辑:郑少东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