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 热点讯息 >
世界杯来了,地下赌球网站也疯狂
2018-07-03 23:57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平影影 来源:法治周末

 3.png

“XX国际”赌球网站页面。资料图

 2.png
1.png

微博上有关赌球网站的推广图片。资料图

 

世界杯开赛,在部分赌球者娱乐和贪念的共同作用下,赌球网站再度火热。在监管的压力下,很多足球竞猜App选择了停售,但更多的赌球网站则以更为隐秘的方式野蛮生长

 

原题:做个代理都能月赚百万?

世界杯来了,地下赌球网站也疯狂

 

法治周末记者 平影影

看完比赛,你想上天台吗?

世界杯开赛后,几乎每一场比赛后,都会有新的“天台梗”刷屏。而喊出“上天台”的人,或者眼看喜欢的球队惨败,满腹遗憾;或者是赌球押错了球队,损失金钱心有不甘。

每届世界杯,都是足球迷的盛宴,也是赌徒们的狂欢。今年世界杯开赛没几天,朋友圈就频频出现竞猜下注的情况,但很快,多款足球竞猜App就集体“失灵”,到线下投注站购买体彩似乎成为唯一的选择。但真实情况却并非如此,人们渐渐发现,仍然有大量的赌球网站在为狂热的人们提供服务……

 

集体“失灵”:多款足球竞猜App停售

 

“你们都在哪个App上买的球啊?”6月19日晚,在连续几天看着朋友圈多个好友晒出下注截图后,李慧(化名)终于忍不住向朋友要了竞猜足球的App名称。虽然她是个“伪球迷”,但还是想凭直觉下注玩玩儿。

从朋友那里得到答案后,李慧快速下载了“竞彩足球”“网易彩票”“天天中彩票”等App,但是当她选好“胜负平”、下注额等选项,点击确定购买时,这些App竟像是商量好了一般,全部无法购买,而系统给出的原因或者是“服务升级”,或者是“世界杯期间访问量过大,暂时不提供预约服务”。

李慧感到很奇怪,不过当她跟朋友说起这件事时,对方却表示很正常,并表示前几天就遇到了一家平台不能下注的情况,“估计是这几天玩的人太多引起监管部门的注意了,所以这些App应该全都停了。网上本来就不允许卖体育彩票的,想买可以去线下投注站。”朋友说。

一想到到投注站买彩票还要走几百米路,李慧就不再想下注的事儿了。

实际上,早在2015年1月15日,财政部、民政部、国家体育总局就发布《关于开展擅自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行为自查自纠工作有关问题的通知》,要求各地彩票中心对擅自进行互联网销售彩票进行自查自纠,并对民政部、财政部汇报;2016年4月,财政部、公安部、工商总局、民政局、体育总局又发出通知,重申了“禁令”要求,要严厉查处网络公司等单位和个人擅自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的行为。

记者拨打中国体育彩票客服电话,客服人员表示中心从未与任何网站或App合作,授权后者通过线上售卖体育彩票,北京市民若要购买体育彩票,只能到北京地区的彩票投注站购买,其他渠道购买体彩违规。

但是让李慧疑惑的是,很快有一些好友又开始在朋友圈晒下注截图,根据截图内容来看,朋友下注的赔率非常高,一旦猜赢,就能获得上千元钱,跟之前几十元相比,这更像是赌博。

“更奇怪的是,问了几个人是在哪里下注,对方都不愿意说太多。”李慧困惑地说。

 

隐秘而张狂:地下赌球网站生意火爆

 

像李慧一样,想随手在App上下注几十元钱猜输赢的人,通常只是图个乐呵,目的并不在赌球。但她不知道的是,专业的赌球网站和其开发的App数量非常多,那些以赌球为目的的人仍能轻易找到这些网站继续赌球。

“世界杯球赛一分钟到账,六合彩北京赛车,金字塔代理月入百万,详情咨询×××……”世界杯期间,不少用户都遭到此类短信的频繁轰炸。记者也收到了多条类似短信,在这些短信中,有赌球网站的网址、下注的内容以及客服的QQ号和微信号等,有的还公开宣传世界杯期间充值送彩金的活动。  此外,在微博、论坛、甚至某些影视网站上的视频画面中,也能轻易找到关于赌球网站的广告。

法治周末记者通过短信、微博上的广告,联系了多名赌球网站的客服人员。这些客服人员往往在一两分钟内就通过记者的好友申请,并在第一时间给记者发来网址、注册方式及优惠活动等。打开这些网址,只见其名称几乎为“××体育”“××俱乐部”“××国际”等,但其内容则直白地标注了“世界杯下注”“六合彩”“赛车”“真人游戏”等内容。

“我们这里种类很多的,你想玩什么都有。现在世界杯和赛车玩的人很多,世界杯今晚就有一场,你可以先注册成会员,然后充值下注。”某赌球网站一名客服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其网站充值是100元起步,充值成功后会将人拉入会员群,群里每天都会有我们对当天比赛的推荐,在那里你也可以跟大家一起讨论。比赛结束后,系统会自动算账结算,如果你赢钱了,直接从账户中提现就可以。”

这些网站针对世界杯均开设了专门的下注区,输赢、比分、晋级、得牌顺序、首个角球、首个球门球、首个界外球等均成为下注项目,不同项目的赔率差别非常大,低至6倍,高至300多倍,且赔率会随着时间的变动而变化,如7月2日晚10点巴西对墨西哥的比赛中,某项比分的赔率在当天上午10点左右为63倍,但到晚上8点左右则变化至43倍。

记者在调查这些网站时,还发现了多处让人疑惑的地方,例如,当记者点击这些网址时,360浏览器、百度浏览器都会提醒用户网站存在安全风险,打开网站后,其显眼位置往往滚动着其他几个网址,并提醒会员要收藏起来,以备不时之需;此外,在个别网站充值时,当充值页面跳转到支付宝等支付工具时,页面上会出现“商户收款存在异常,暂时无法使用支付宝向该商户付款”等字样;不仅如此,某名称为“××体育”的网站在客户端下载链接中,还直接附上了安装教程,教客户如何绕过手机的安全设置,将其App安装在手机中。

法治周末记者向多家网站的客服人员询问这些不寻常之处,但所有客服对此都显得毫不在意,只是称这是正常状况。当法治周末记者询问充值后资金是否安全,一家赌球网站的客服人员直接称网站已经经营了五六年,企业是有品牌信誉的,让记者完全放心。“很多人充值都是1000元起步,充几万元的都不在少数,如果不信任我们哪里会有这么多人。”上述客服人员如是说。

虽然这些赌球网站无法显示在线人数等指标,但种种细节表明,这些网站有大量的客户。法治周末记者在一家网站的会员群中看到,短短十几分钟就有6个人进入,其中一名会员告诉法治周末记者,除了记者所在的群,网站还根据是否充值,充值多少等建立了多个会员群;到了当晚法国对战阿根廷时,该赌球网站的世界杯下注专区根本无法进入,对此客服解释是因为有几十万会员同时在线,系统压力太大,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一键成代理:金字塔层级 赔率随意调

 

除了赌球,这些网站普遍还有六合彩、北京赛车、真人游戏等项目。记者还从几家赌球网站的短信广告中得知,会员除了参与下注外,还可以成为网站的代理,据广告所称,成为代理后可实现“月赚百万”。

这种代理的工作是什么?又是什么样的模式能让一个代理月赚百万呢?

带着种种疑问,法治周末记者以要做代理为由咨询了一家名为“××国际”的赌球网站客服,对方称,要想成为代理只需要注册成为网站的会员即可。

“你确定要做代理吗?我这边可以把你的账号免费一键升级成代理账号,系统会为你生成一个专属的邀请码。之后你就可以推荐其他人用你的推荐码来网站注册。”在法治周末记者使用该客服的推荐码注册成为网站的会员后,对方才开始详细介绍关于代理的工作内容和收入,“代理可以随意设置赔率,并从中抽点,比如说,某个项目的赔率是9.95,你可以给你的朋友9.90,那么你就抽0.05的点。如果你朋友今天在网站玩了10万元的流水,你就有500元的收入。总之,使用你推荐码注册的会员在网站上玩的流水越多,你的佣金就越多。”

对于代理可以随意设置赔率这一情况,记者表达了困惑。对方解释,会员使用代理的邀请码注册了账号,登陆网站后看到的赔率是代理设置过的,甚至一个代理可以对自己发展的不同会员设置不同的赔率。

不仅如此,该客服还表示若记者成为代理后,还可以发展朋友成为代理,如此一来,记者每日的收入就是自己发展的会员所产生的流水加上朋友发展的会员所产生的流水总和乘以抽成点,收入会非常可观。

除该网站外,法治周末记者又以要做代理为由咨询了其他两家赌球网站的客服,对方均表示任何会员都可免费成为代理,而抽成方式、代理模式与上述“××国际”网站相同,并毫不避讳对外宣称自家代理模式为“金字塔模式”。

 

贪念难除:境外赌球网站屡禁不止

 

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网络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武长海表示,赌球网站的金字塔代理模式,肯定具有传销的性质。但赌球本身就具有犯罪的性质,所以,从刑法的角度看,利用这一模式推广赌球,不仅涉嫌组织领导传销行为罪,还可能构成赌博罪、开设赌场罪或非法经营罪。

实际上,这几年有关赌球网站的新闻频频见诸于报端,各地公安部门也不时发声,向群众普及在赌球网站赌球的法律风险和危害性。尽管如此,赌球网站依然屡禁不止,参与者依然热情高涨。

根据公安部“打四黑除四害”官微信息,仅2012年欧洲杯足球赛期间,全球博彩公司的赌球金额大约100亿欧元,其中60%的增量赌资来自中国大陆。我国每年因赌球流失到境外的资金高达6000亿元。

就在6月29日,深圳市公安局南山分局还通报称,当地警方破获了一起特大网络赌球案,刑事拘留7名犯罪嫌疑人,涉案金额达1亿元。

对这种情况,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高级合伙人邹晓晨表示,几乎所有的赌球网站都设在境外,它们为了逃避国内监管会采取各种手段,如使用复杂的域名、经常更换域名等等。

“开设赌球网站的一般都是有组织的境外赌博公司,他们内部分工明确,合作严密,庄家等通过操作赔率甚至大型国际比赛的结果来获得暴利。这些网站在国内有总代理商,网站有线上支付渠道,但这些充其量是帮庄家收钱的渠道之一,要想追查这些赌球网站的组织者,斩断源头是非常困难的。这是赌球网站屡禁不止的原因之一。”邹晓晨。

谈及赌球网站的运作门道,几年前曾多次参与赌球并欠下100多万元债务的王依(化名)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虽然所有人都知道十赌九输,但是,只要进入到赌球网站,人就会被网站上的超高赔率刺激的忘乎所以,但其实在赌博网站的操纵下,普通会员根本不可能赢钱。

“即使有个别会员走大运,赢了钱,也很难从网站的账户中把钱提出来。一旦出现这种情况,会员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将这些钱作为赌资下注,直到最后输光。”王依无奈地说到,其实这些都是老套路了,但人们依然前赴后继地参与进去,“这不是因为赌球网站难以根除,而是因为人们心中的贪念太根深蒂固”。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