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专栏 >
嵊泗逃亡事件
2018-07-03 22:40 作者:徐家俊 来源:法治周末

惨死于嵊泗泗礁山,有名有姓、有家庭住址的人数达56人之多。这份名单就是一张用鲜血写成的证据,控诉着日本侵略者的罪行

 

徐家俊

监狱史学者

20世纪40年代,提篮桥监狱内囚犯的生活条件是十分艰苦的,一间囚室一般关押3名犯人,虽然很拥挤,好在每天的牢狱生活还是比较规律的。但是嵊泗泗礁岛上的劳役地却是真正的非人之地,一间大房间里同时睡了170人,其空气之浑浊,环境之嘈杂,各种异味充斥,可想而知。

犯人睡的是临时搭建的芦席棚,芦席棚内潮湿透风,芦棚外面则是竹篱笆和铁丝网。犯人吃的是散发着苦酸味的薄粥,再配上一点出了虫的蚕豆或发了霉的黄豆,没有一点咸味,难得开荤的时候也就是一片咸肉,或者几条咸鱼。

由于长期营养缺乏,没有新鲜蔬菜,不少犯人甚至看守人员都得了夜盲症,晚上看不清东西。看守人员尚可以花钱购买一些食品及时进行调理,可是服苦役的犯人只能听天由命,有些犯人因此双目失明。   囚犯们每天早上六七点就出工干活,下午四五点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工棚内,每天干活时间长达10个小时以上。他们干的都是重活、苦活,挑、抬、搬、运、挖,由于劳动强度大,不少犯人的衣衫都破烂不堪。汗水和血水流淌在嵊泗泗礁岛的各个角落。

有时他们在海滩旁修筑钢筋混凝土结构的鱼雷洞(该洞一般长50至70米,高、宽各3米多,洞内可停放鱼雷艇),汽车洞(可停放两辆军用卡车)。有时去山顶修筑炮台,或搬运军用物资及建筑材料。动作稍有迟缓,或劳动中稍有失误,就会立刻遭到带工、监工的日本人的木棒敲击、皮鞭抽打,有的犯人甚至被日本人活活打伤致死。

据笔者在档案馆查到的当事人(随行的中国籍看守人员)于1946年所写的部分材料显示:1945年1月3日,673号犯人因无力搬运沉重的物件,被带队的日本看守三浦增雄活活打死。2月4日,739号犯人、1846号犯人;2月13日,1072号犯人;2月17日,2619号犯人;2月20日,2321号犯人,先后都被日本人三浦打伤致死。

3月17日,2378号犯人因饥饿难熬偷偷地用公家的一条毛巾向岛上渔民换了5张大饼,大饼刚吃了一个,就被日籍看守长查见。日籍看守长用皮鞋狠狠地朝这个犯人身上乱踢乱蹬,接着又拿起木棍朝他身上乱打,该犯人被打成重伤死亡。

囚犯们实在无法忍受这种非人的生活,一些犯人认为,与其被日本人折磨,还不如冒着生命危险,逃离火坑。但是要脱逃作业区域谈何容易,犯人所处的泗礁山四面临海,它是嵊泗列岛中最大的岛屿,岛屿上峰恋起伏,日寇又密布铁丝网,广设哨卡,日夜巡逻。尽管环境如此险恶,但是仍有一些囚犯决定拼死一搏。

1945年3月31日晚上,1822号犯人趁着朦胧夜色逃出,历尽困苦在野外隐匿了两天,但还是在4月2日上午10时被捕回,三浦增雄对其一顿棍棒后,就用铁链把他锁在院中的坏水雷上,白天让他站在上面示众受辱,夜间让他睡在水雷旁边,苦苦折磨他一个多月的时间。

4月11日,又有9名犯人集体逃出日本人的管辖区域,找到一条小木船逃到海上。不料被日本人发现后派出兵舰追逐,当场捉回5人,他们是418号刘金成、737号陈克俭、632号房玉明、2719号陶亚夫、3882号许吉发,这5个人被日本人打成残废。其余4个犯人被打落海中,131号吴志忠、1076号王菊生、3017号丁阿泉3个人均被海浪吞没,尸骨无寻。只有1347号王玉堂被渔民救起,在渔民的帮助下,藏身于鱼船的夹层中,逃过了日本人的搜查,回到上海与家人团聚。

4月25日,1007号犯人伺机逃跑,后被日军捕获,遭到日籍35号看守毒打致死。

几个月之后,日本政府无条件投降,日本驻嵊泗部队司令木雄闻讯后破腹自杀,连同他两把沾满中国人鲜血的屠刀一同埋葬在泗礁山的小四岱岗墩,成为被历史唾弃的耻辱柱。

随着抗战的胜利,不少汉奸犯也受到国民政府的审判和惩处。曾经下达密令的大汉奸,汪伪政府上海市市长陈公博受到审判,于1946年4月12日在苏州狮子口监狱伏法。助纣为虐的提篮桥监狱代理典狱长沈关泉征调囚犯去嵊泗服苦役死伤惨重的罪行也被揭露和清算。

1946年2月21日的《申报》,就以“高等法院昨开庭,鞠讯伪典狱长”为题进行了报道。1946年11月15日《新闻报》第4版也曾以“为敌爪牙,奴役监犯,沈关泉、徐泉源、各判徒刑”为题刊发一则消息,全文如下:“伪上海监狱典狱长沈关泉及该狱书记官徐泉源,前曾以大批犯人代敌赴舟山群岛建筑工事,目前高检处以汉奸罪嫌疑提起公诉后,迭经高院审讯,昨为宣判之期。沈关泉判处有期徒刑10年,褫夺公权10年。徐泉源判处1年6个月,褫夺公权2年,其余财产均依例没收。”

沈关泉后来复判7年,关押在提篮桥监狱服刑,1948年12月被保外释放。解放以后,沈关泉被人举报,又被人民公安机关逮捕。1952年4月,被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8年,没收全部财产。同年7月,沈关泉病死于提篮桥监狱。

在上海市人民法院就沈关泉的办案卷宗内,我还查到了一份惨死于嵊泗泗礁山详细的名单,张德春、丁阿泉、徐玉山、陈家元、汪二宝、程长荣、沈世根、陶友三、吴文元、王菊生……有名有姓、有家庭住址的人数达56人之多。这份名单就是一张用鲜血写成的证据,控诉着日本侵略者的罪行。

这份名单经我们已经放置在上海监狱陈列馆内,是陈列馆一份珍贵藏品。

建于20世纪40年代的嵊泗泗礁岛上的鱼雷洞、汽车洞、炮台等军事设施,由于水泥的标号很高、质量很好,几十年来基本上保持原状,较长时间内,当地渔民还把鱼雷洞、汽车洞当作仓库使用,在那里堆放渔网、渔具,因此奇迹般地保存了很长时间。

所以,浙江嵊泗不仅是一个风景秀丽的游览地,同时,也是一个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在上海监狱史上留下了不同寻常的一页。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