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纪事 >
网上相亲,27名男青年掉进“狼窝”
2018-07-03 21:59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杨东风 来源:法治周末

 1.png

视觉中国

 

原题:网上相亲,27名男青年掉进“狼窝”

河南开封公安“3·30”大案侦破纪实

 

不法分子以相亲、交女朋友为幌子,利用网络聊天引受害人上钩,之后他们采取暴力手段将受害人控制在窝点内。后由多人轮流进行威胁和洗脑,并殴打、威胁、恐吓受害人交出支付宝、微信或银行卡密码

 

法治周末记者 杨东风

一张薄薄的电费单背后,藏着一起横跨开封、新乡、洛阳三地,涉案人员达百余人的非法拘禁、抢劫大案。

4月前后,河南省开封市公安局相国寺分局、州桥分局、南苑分局联合行动,打掉该百人犯罪团伙,截至目前共刑拘嫌疑人105人,初步查明涉案资金200余万元,解救受害人27人。

 

一张电费单,掀开冰山一角

 

2017年10月,初秋的开封,一片宁静祥和。位处市中心繁华地带的公安相国寺分局派出所,案侦大队的民警像往常一样紧张忙碌地工作着。

午时刚过,3名持外地口音的青年男子神色慌张地跑到相国寺案侦队值班室,声称自己被困在了一个类似“传销”的组织里,刚刚逃出来。

仔细询问后,值班民警刘振亚、王肖东判断3名外地男子所言属实。他们也当即意识到,因为有人“逃出”,“窝点”人员可能随时转移。

案情刻不容缓,两人立即向上级领导汇报。

公安相国寺分局局长王辉、主管刑侦的副局长王磊收到案件汇报后高度重视,迅速组织人员对案情进行研判分析,制定解救、抓捕方案。后由王磊带领案侦大队精干警力突击受害人指认的涉案窝点。不过,在民警到达时,窝点已人去楼空。

王磊有一些紧张:如此警觉的嫌疑人,能组织多人有序地逃跑,说明这个犯罪集团组织严密,有一定的反侦查手段。他们的背后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体系?

就在公安民警们勘察现场时,涉案房屋外出现了一名行迹鬼祟的男子,他时不时地向涉案房屋处观望。经报案人指认,这个男子是个“头目”。

案侦队教导员金长友和民警黄鑫快速控制住这个男子。这一意外情节,竟成了撬开整个案件的关键。

起初这个男子只说自己叫张七(化名),陕西商洛人,来开封打工的。金长友问他做什么、住哪里?张七闪烁其词。

但张七身上有一张电费缴费单,地址是一处民宅,与张七之前所说的住处完全不一致。

综合分析,张七很可能是该犯罪集团的一员。从报案人指认及张七掌管窝点的电费单来看,张七在犯罪集团中具有一定的身份等级。

侦查员将张七带回大队继续调查。经过一夜的鏖战,张七的心理防线被击破,凌晨3点,他如实交代了他所了解的一切。此时公安相国寺分局干警肩上的担子却重如千万斤。

兵贵神速。凌晨时分,案侦队民警迅速集结,直奔电费单上的地址,成功抓获14名犯罪嫌疑人。

一夜未眠的民警们,立刻又抖擞了精神,全力以赴地投入到了紧张的审讯工作中。

在审讯中,民警得知了两处新的“窝点”线索。没有休息片刻的金长友再次带领手下干将出击窝点。经侦查确认,两处窝点全都有人。

金长友立即向王辉汇报,王辉当即要求守好窝点,支援马上就到。不一会儿,公安相国寺分局案侦大队、治安大队、社区大队的机动警力在单位集结完毕,按照战斗部署分别支援到两处窝点埋伏侦查。经过数小时的坚守观察,天亮之后收网时机已到,两处突击队同时发起抓捕,共抓获嫌疑人7人,解救受害人14人。

相国寺侦查队也因此突然间被挤得水泄不通。

两昼夜基本都没睡觉的民警们顾不上休息,接着又投入到了紧张的审讯中。他们不仅要找到被抓获人的犯罪证据,还要撬开这个犯罪集团隐秘的大门。

民警分工明确:主力干警梳理分析案情,局党委组织协调嫌疑人有序分流,治安大队、社区大队、交巡警大队同时配合,联合审讯。

当时,他们并没有料到,这只是一场多年未见的非法拘禁、抢劫大案的一个小小序幕。

 

以相亲之名,实施绑架勒索

 

经过讯问得知,这几个窝点所干的是一种新型的有组织犯罪,其犯罪组织的大致运作模式也慢慢被勾勒了出来。

不法分子以相亲、交女朋友为幌子,利用网络聊天引受害人上钩,之后将受害人约至犯罪组织的所在地后,然后将受害人带至多人聚集的窝点民居,一般为出租民房。之后他们采取暴力手段将受害人控制在窝点内。窝点被他们称之为“家”。

受害人被骗到一个“家”后由多人轮流对其进行威胁和洗脑,并强迫其签订所谓的购买“天津天狮集团”产品的协议,一般为2800元一份的产品。而所买的产品根本不存在。

受害人被殴打、威胁、恐吓后交出支付宝、微信或银行卡密码,犯罪集团里的人将钱转走;一些钱不够的受害人,则会被逼着向家里的父母、亲友打电话,以结婚彩礼钱或者见女朋友家人需要钱的谎言让家人亲友给自己打钱。

通过调查,民警进一步得知,该犯罪集团以“家”为基础单位进行运作,每个“家”为7人到10人不等。“家”里人的身份以等级划分,自上而下分别称为“主任”“管家”“老板”和“帅哥”。

“帅哥”是指刚被骗至家中的受害人,其中有特别成员的叫“宝宝”“大宝”“小宝”之类,其实是负责与“帅哥”见面接头的女性。

“老板”一般都是由“帅哥”转变而来的,“帅哥”“购买”了一定份数被称为老板。“老板”们的身份一般都由受害人转换成了加害人,他们在购买了产品后,经过多次教育,开始对其他新的被骗进“家”的人进行威胁和殴打,强迫他们服从“家”里的“规矩”。

“老板”和“帅哥”都只能呆在“家”里,外出和对外联系受他人限制。

“管家”负责对“家”进行管理,部分管家掌管“家”门钥匙,有部分出入“家”的权力。

“主任”是一个“家”中等级最高的“领导”级人物,在“家”中享受绝对的“权力”和“尊重”,“主任”有出入“家”的自由,部分“主任”会串门至其他“家”中进行交叉“讲课”。

经过初步突审后,侦查员们得知了另外两处“家”的线索。民警们再次出击,可这次却落了空。

经分析,侦查员判断,这些犯罪组织存在某种特定的联系手段及“互报平安”的方式,他们有着极高的反侦查意识和实用手段。

经嫌疑人指认供述,还有一个叫“龙飞”(化名)的人和这两处“家”的人同时不见了。“龙飞”的身份则是一个新的级别——“大主任”。

之后,这个遭受公安机关打击的犯罪集团,一夜之间像是从开封突然消失了一样。

面对如此情况,公安相国寺分局党委多次召开案情研讨会议,以涉嫌非法拘禁罪对案件进行侦查,同时将案件情况及时向市公安局汇报。在市局领导的大力支持和协调下,各相关部门通力合作,全力侦查务求追踪到“龙飞”的线索并揭开这个犯罪集团的真实面目。

经过努力,相国寺警方通过技术手段锁定了多名在逃嫌疑人的真实身份,仅在2018年春节期间,就陆续从全国各地抓获5名该案在逃人员。

 

一则报案,牵出更多“家”的线索

 

2月23日,农历春节刚过,恰恰又逢刘振亚和王肖东两位民警值班。一位来自安徽的报案人郭伍(化名)称,一个月前其儿子郭倍(化名)在网上交了一个女朋友,并来到开封见面,但郭倍和所谓的女朋友见面之后,和家里的联系越来越少,其通话内容也不像是真正交了女朋友,有种说不上来的古怪,后来家人几乎联系不上郭倍,怀疑他陷入了传销组织。

郭倍向家里发回的唯一一张和女孩见面的照片,背景是公安相国寺分局辖区里的某商场。

刘振亚和王肖东对郭伍的报案非常重视——从郭伍的描述来看,这和他们正在办理的非法拘禁案的作案手段完全一致。

两个民警一边对郭伍进行询问同时受案登记,一边向分局领导汇报。

公安相国寺分局党委得知此情况后,要求对郭伍所了解的情况进行技术分析并采取相应手段,成立解救小组务求尽早找到郭倍的下落。

经过有关部门分析,控制郭倍的人和公安机关正在办理的非法拘禁案是同一伙人。

茫茫人海中寻找一个几乎不与外界联系、而且被他人控制行动自由的人,难度如同大海捞针一般。公安相国寺分局的侦查员们在王辉的带领下,顾不上春节和家人团聚,连日走访排查,最终在开封市东郊某老旧小区内锁定了郭倍的位置。

3月10日上午8时,侦查员包围了嫌疑目标房屋。上午10时,侦查员强行破门进入目标屋内,成功解救受害人郭倍,同时抓获犯罪嫌疑人十余人。

就在民警收队之时,在这个“家”的楼下,发现一名可疑男子,据被抓嫌疑人指认,这个男子名叫胡东(化名),是另一个“家”的成员。

民警分析,胡东很可能是收到这个“家”的主任报信来打探虚实的。果不出所料,这个“家”的主任在侦查员强行破门时已经向其“上级”发出了被公安机关发现的信息,其上级立即调派隐藏在开封的另一个“家”的成员前来打探消息。

由此可见,该犯罪集团的组织结构可谓极其复杂,级别森严而管理有序,同时又有着一套专门应对公安机关的反侦查手段。

当日,公安相国寺分局对已抓获的十余名嫌疑人和打探消息的胡东进行审讯,从他们口中挖出了隐藏在开封的另一个“家”的线索。

公安相国寺分局立即动员全局各大队警力。3月11日清早,刚刚连夜审讯完嫌疑人的王磊带领由案侦大队、治安大队、社区大队、交巡大队、警综大队警员组成的抓捕队对第二处窝点进行包围、监视。中午,抓捕队打开目标房门,当场抓获嫌疑人14名,解救受害人3名。

在打掉几个窝点后,侦查人员不断深挖,这个涉及人员众多、组织架构严密、内部等级森严、脉络复杂庞大的犯罪集团的面目逐渐浮出了水面,其内部越来越多的信息被公安机关所获悉。

至此,开封战役结束。经公安机关侦查,该集团其余窝点连夜撤离开封市,分别逃往了河南省新乡市和洛阳市两地。

 

重拳出击,17小时打掉9个窝点

 

经过数日昼夜不休的努力,侦查员逐步摸清了该犯罪集团的来龙去脉。2017年4月,40余名该犯罪集团骨干乘大巴从江西景德镇来到开封市,在市里迅速建立多个以“家”为单位的窝点。后来窝点不断增多,跨城区进行发展,达到了开封、新乡、洛阳多城市联动的局面。

该犯罪团伙所选择实施犯罪的目标,有一定的地域选择:河北、四川、重庆、甘肃、东三省、安徽、湖南、湖北等地,且多是未婚青年,年龄为20岁至35岁之间,有正常的收入来源。

今年3月中旬,公安相国分局将案件情况上报给市公安局和鼓楼区委、区政府,引起了市公安局局长许方军、鼓楼区委书记魏培仕、市公安局副局长王星飞、张良民、鼓楼区政法委书记罗力鸣、市公安局犯罪侦查支队支队长张慧勇等各级领导的高度重视。

魏培仕说,“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是习近平总书记直接关注的一项重要工作,不管多困难,一定要举全区之力加以侦办,一定要力争打击效果和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

3月17日,鼓楼战区成立了专案指挥部,抽调3个分局24名业务精英划分3个组开展工作。

公安相国寺分局副局长王磊、民警郭智勇、苏利杰等分别赴新乡、洛阳进行侦查。经过对案件的仔细梳理分析和半个月的深耕经营,侦查员发现前案漏网之鱼在新乡、洛阳与当地网络相互融合,嫌疑人重新组织在当地继续违法犯罪。

专案组成立后,每一天都有新的情报汇总。专案组根据情报,多次主持案情研讨会议,不断梳理案件进程,制定科学追捕方案。

3月30日上午,专案指挥部认为收网时机成熟,经上报市局党委批准,专案组指挥部下令,抽调公安相国寺分局、州桥分局、南苑分局共120名民警,抽调鼓楼区治安巡逻队60名特勤队员,抽调两辆公安大巴,一部区政府指挥车,6部轿车在中午13时整分两路出击洛阳、新乡两市,对其余涉案成员进行追捕。

3月31日0点10分,两地同时抓捕。各个窝点人员相继落网,先后抓获相关人员87名,捣毁落脚点9个。当日早晨5点,嫌疑人被安全押解回开封,历经17个小时的异地作战圆满成功。

“3·30”专案组在开封、新乡、洛阳三地共打掉15个犯罪窝点,共刑拘105人,解救受害人27名。

这次行动,抓获“大主任”4名,包括“龙飞”;“主任”14名,3名以相亲为幌子与受害人见面的女性嫌疑人也全部落网。自公安相国寺分局接警而牵扯出的一系列涉案人员逐渐浮出水面。

截至目前,该案执行逮捕103人,初步查明涉案资金200余万元,涉及全国多地共一百余张银行卡及微信、支付宝账户。

如今,该案件正在紧张地办理当中,开封鼓楼公安机关将在市局、区委的领导下与检法两院展开积极配合,继续深挖线索,广泛收集证据,确保全部落网分子得到法律应有的审判。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