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专栏 >
嵊泗密令
2018-06-27 00:10 作者:徐家俊 来源:法治周末

这些历史遗迹其实是侵华日军迫害中国人的罪证,而且与上海提篮桥监狱的犯人有着直接的联系,那里留下了中国劳工和监狱囚犯的斑斑血泪

 

徐家俊

监狱史学者

浙江省嵊泗县位于东海北部,是舟山群岛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历史上曾先后长期隶属于江苏省、浙江省管辖,其中196011月至19624月还曾短暂地属上海市管辖。

嵊泗处于长江、钱塘江两大水系入海口外的交汇点,海域辽阔,地理位置十分重要,素有“南方北戴河”和上海的“海上后花园”之美誉。细心观察便会发现,在嵊泗的泗礁岛的山坡上留有汽车洞,在海滩旁有鱼雷洞,山顶上还建有炮台。这些军事遗迹什么时候修建的?是什么人修建的?又怎么保存到如今?

根据我的实地考查,以及查证到的历史档案资料和当事人、知情人的采访,这些历史遗迹其实是侵华日军迫害中国人的罪证,而且与上海提篮桥监狱的犯人有着直接的联系,那里留下了中国劳工和监狱囚犯的斑斑血泪。

“八·一三”淞沪战役开始后,日军为配合攻占上海,于1937818日,从泗礁高场湾后岸登陆,占领了嵊泗。企图利用嵊泗的海域优势,成为上海外围的一个重要据点。

同时,日军在岛上大兴土木,修建仓库、炮台、防空洞,还在泗礁的基湖沙滩设置水陆两用机场,并停靠大批军用飞机,作为进攻上海等地之用。淞沪战役结束后,日军暂时撤离嵊泗。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再次占领了嵊泗,并在五龙田岙设置了海军司令部,其编制归属大日本海军舟山基地司令部管辖。后由于日军在太平洋战争中节节败退,他们开始计划在岛上建造大规模的军事设施,试图凭借嵊泗特殊的地理优势,使泗礁山成为上海外围的一个重要据点,并且妄图以此为据点长期固守,进行负隅顽抗。

侵华战争失败前夕,日军还妄图在嵊泗作垂死挣扎,拼命修建军事设施。由于岛上人口不多,而且以渔民为主,所以,日本侵略者从各地征调劳动力,不仅从苏北一带召集了2000名左右的民工,同时还插手到上海提篮桥监狱,动用服刑中的中国囚犯充当苦力。

原来,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独占上海公共租界。日本人营井三郎、本田一清先后出任提篮桥监狱的典狱长(当时称刑务所所长;日本称监狱为刑务所),不久他们还从日本调来10余人充任监狱“课”一级的官员,并在上海公开招募日侨人员担任监狱的管理人员,便于从上至下地控制监狱的管辖权。19438月汪伪政府虽然名义上收回了租界,改“上海共同租界华德路刑务所”为“上海监狱”,委派中国人邢源堂出任典狱长,但是实权仍由日本人控制。

194412月初,上海市市长兼上海特别市警察局局长陈公博,接到侵华日军拟秘密征用监狱囚犯去浙江嵊泗修建军事设施的指令后,先后在128日和16日,两次发出密令。

多年前我从上海档案馆查到了原件:“案准友邦上海方面根据地、队司令官:机密第30号。函请征用囚犯约500名,实施海军土木工事,征用期间从1220日起约三个月等由。理合备文呈请钧府转行上海监狱办理,实为公便。(128)。”“密指令:令市警察局呈乙件,‘照录原由’。呈悉除函请上海监狱核办见复外,仍仰派员迳与上海监狱洽办为要。此令。(1216)。”

时任提篮桥监狱代理典狱长沈关泉,接到陈公博的密令后,马上召集有关人员紧急调集管理人员和囚犯,并落实具体准备工作。消息传开,监狱内一片哗然,狱中不少华籍职员、看守人员情绪十分抵触,满腹怨言。

沈关泉等人屈从于日本人和陈公博的势力,对狱中职员看守施行高压政策,声色俱厉地宣称:“这是特殊任务,必须无条件执行,谁胆敢违抗上级命令,从严惩处。”同年1222日,沈关泉把落实人员去嵊泗的计划安排,向上海特别市政府作了书面汇报。

在典狱长沈关泉的组织下,提篮桥监狱挑选了500名身体较好、年龄较轻的中国籍犯人乘船去浙江嵊泗泗礁山作苦力,为日军修建军事设施。出发前,监狱还象征性地组织了一次犯人家属的探监,由于时间仓促,加上通信手段缓慢,家属也不知详情,所以真正到场探监的并不多。

此外,监狱同时调派了山浦增雄、中村山佐等5名日本籍看守人员,40多名中国籍看守人员同往。由日本籍看守长山浦增雄为总领队。中国籍看守长江铴山、孙秀山、董夫尘、范继贞等人为副领队。

194511日,押解犯人去嵊泗的当天,天气很不好,还下着大雪,特别寒冷。500名犯人在监狱看守人员的押解下,从长阳路147号大门,以四人一排的队伍步行到监狱不远处的高阳路码头,登上轮船。

这艘轮船原系货船,比较破旧,没有客房,500名犯人全部押入轮船底层的统仓。统仓内放上几只便桶,吃喝拉撒睡,全部在里面解决,统仓内空气混浊、臭气熏人。随船解押的中国看守也吃睡在统仓,无非是挑个干净的地方。只有几个日本人睡在船员的房间内。

经过一天一夜的颠簸航行,轮船到达嵊泗列岛上的主岛泗礁山。为避人耳目,轮船并不靠停在码头边,所以另外又找来小木船作摆渡,把犯人分批押解上岛,犯人住地就在岸上的不远处。

住所是用毛竹和泥巴搭建起来的临时大工棚,工棚外用铁丝网围成一个圈,圈子的四角和大门处还盖起了几间岗亭,这里成了一所特种监狱。500名犯人就安排在3间大房子内,一间房子平均要睡上170人左右。

500名犯人在此遭受了非人的待遇。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