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纪事 >
思念我的爱妻
2018-06-05 22:49 作者:王向超 来源:法治周末

微信截图_20180605233635.png 
资料图


王向超

妻子离开我已经整24年了,可她的音容笑貌却总是浮现在我的眼前,无论我怎样努力也总是无法抹去,反而越来越清晰了。

我们是通过传统的媒妁之言认识的。见面那天,天空中飘着零零星星的雪花,她穿一件银灰色的尼子大衣,一条洁白的围巾围在脖子上,留着自由头,一条黑色的裤子,搭配一双黑色的高跟鞋,高跟鞋踩在冰冻的大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妻子的母亲早年就去世了,她和父亲相依为命苦渡时光。原本以为妻子是个城里长大的姑娘,又是掌上明珠,会娇生惯养。我是一个来自农村的人,清贫的家境使我格外地懂得珍惜我们的缘分,但我真的担心她适应不了我家的生活条件。可是活生生的现实证明了我的想法是完全错误的。其实当我将妻子带回家的时候,她很快就适应了我们家的生活,并且在家里她任劳任怨,和我的母亲关系一直处得非常好。

我们结婚后,妻子一直和我租房住在县城。她和邻居们的关系处得非常好,家里哪怕有一口吃的,她都要送给抱孩子来家串门的邻居家孩子吃。凡是有利益冲突的时候,她都寻着吃亏,把利益最大化地让给邻居。邻居们对她也都非常友好。妻子人缘好,对我也是福。记得1993年的夏天,我们楼下搬来了一家生产汽水的,我当时加班做汽水还挣了不少钱,那活就是妻子给我联系的。

在娘家人面前,妻子处处都保护着我,她从不让娘家人说我的不是。记得有一次,她与我因琐事发生了激烈净吵,这件事不小心让我的妻妹知道了,回去告诉了她的爷爷。她爷爷找来了她的两个姑姑,叫来了她的哥哥和弟弟,准备到我家来兴师问罪。我的妻子知道后立即制止了这件事的发生。她说“:人家是我的丈夫,夫妻之间发生一些矛盾是不可避免的,这不牙齿和舌头是好朋友吧,它们俩形影不离吧,牙齿有时候也会把舌头咬得直流血,何况我也有不对的地方。”她的这些话,说得我无比自容!从此,我觉得妻子更加可爱了,我也更加地心疼她了。

妻子的正直是出了名的。我是县玉石厂的职工,工作又累又苦,而且环境污染也很大。妻子的亲戚是县上的一位大领导,我想怂恿妻子给她的那位亲戚说说,给我更换一个既轻松又挣钱多的岗位,好好享享清福!谁知妻子一听,立即义正言辞地拒绝了。她说:“人要靠自已的努力来改变命运。千万不要走歪门斜道!我就是通过关系,把你调过去,你能胜任得了工作吗?”“你瞧不起人!”我怒吼道。可是过了一段时间,我仔细想了一想,觉得妻子说得在理。我想通了,也就不怪她了。

在日常生活中,妻子总是无微不至地照顾着我、关心着我。我的衣服脏了,她就堵在门口,命令我换衣服,不换衣服不准出门。我换下来的衣服,她总是有空就洗,并且熨好叠整齐,等待我下次穿。其实妻子很不容易,我每天在单位再忙再累也就8个小时,而她呢,不但要抱孩子,还要做饭、洗衣服,拖地干家务,从早忙到晚,哪里还有她休息的时间。而且,她总是把好吃的留给我和孩子吃。

说句实话,妻子最不擅长包饺子,每次包的饺子,有百分之四十下到锅里都要开裂的。她总是笑着说:“今天挣了,今天挣了!”她把开裂的饺子全归自己,把没有开裂的给我盛在碗里。我问她:“为啥总把最好吃的全给我?”她总是笑着说:“因为我娘儿俩靠你养活!”我说:“我不能搞特殊化啊!”她故意老态横秋地说:“必须的!”说着,她却幸福地钻到我的怀里!

虽然说妻子仅仅陪我渡过了愉快的两年时光,就因病医治无效,恋恋不舍地离开了我们爷俩,但她却永远地活在我的心中,我年年月月时时刻刻都在思念着她。如今,我可以安心地告诉她:“儿子长大了,己经结婚了,而且还添了一个可爱的孙子。”我还想对她说:“再过几年,你再等几年,等咱儿子的日子好过些了,我就会过去陪你。到时候,咱再续前缘!”

责任编辑:郑少东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