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纪事 >
武汉藏龙岛无证幼儿园“进退”两难
2018-06-05 21:07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答笛 来源:法治周末

微信截图_20180605214806.png
涉事藏龙岛栗庙星星幼儿园。资料图

 

法治周末记者 答笛

 

“六一”儿童节,湖北省武汉市江夏区藏龙岛栗庙新村的小广场上乐声阵阵,某教育机构正在举办推广活动,一群穿红裙的小女孩在台上跳着欢快的舞步。

百米之外,栗庙星星幼儿园铁门紧锁,曾在这里上学的男孩欢欢(化名),却再也不能跟小伙伴们一起庆祝儿童节了。

一周前的524日,星星幼儿园的司机早上接送孩子上学后,将4岁半的欢欢遗漏在车上,当天下午,才发现他昏迷在车子的过道上。经抢救无效,欢欢不幸去世。

法治周末记者了解到,涉事幼儿园未取得办园资质,接送孩子的是一辆普通面包车,车上除司机外并无专职看护人员。记者注意到,包括星星幼儿园在内,栗庙新村一带的6家幼儿园中,仅有一家取得了《办学许可证》。

近年来,幼儿园校车遗漏幼儿致死的悲剧,在全国各地屡有发生,仅去年7月前后,河北省就发生了4起,涉事幼儿园多为无证办园。

 

4岁幼童的最后7小时

 

一到两栋三层私房,外墙刷彩漆,拉上几十根彩旗,院子里摆一两件活动设施……记者在栗庙新村看到,几所民办幼儿园大都像星星幼儿园这样,由普通民居改建而成。

栗庙新村位于武汉南郊江夏区藏龙岛地区,是早年因开发区征地而集中规划搬迁的社区,从卫星地图上看,几百栋青灰色屋顶的民居整齐划一,井然有序。

欢欢家住在距离栗庙约两公里的一个小区,去年9月进星星幼儿园上小班。524日早上7点多,与往常一样,他被母亲送上幼儿园司机戴某开来的“校车”,与其他7个孩子一起去上学。

星星是一家开办两年的民办幼儿园,司机戴某是园长晏某的丈夫,平时在附近一家企业上班,上学时用自家7座面包车接送孩子。警方事后查证,当天8点左右,幼儿园小班老师毛某某和王某将几名孩子领进教室,戴某跟老师都没注意到车上是否还有孩子。

戴某下车关好车门吃早餐,随后又驾车前往公司上班,将车停在露天停车场,并锁闭车门车窗。直到下午3点多,园长晏某到戴某公司停车场取车,准备送放学的幼儿回家,才发现欢欢躺在车内过道上,早已不省人事。尽管欢欢被紧急送往附近医院抢救,但幼小的生命依然没能挽救回来。

武汉市524日的天气为多云,最高气温30℃。“汽车之家”网站曾做过测试,气温约30℃时将车辆停在阳光下暴晒1小时,车内最高温度达到62℃,即使是贴名牌车窗膜的车里也超过52℃。很难想象,4岁半的欢欢,是如何在锁闭酷热的面包车内,熬过生命中最后的7个多小时?

根据国务院颁布的校车安全管理条例,校车应有照管人员随校车全程照管学生,照管人员只有在核实下车人数,确认乘车学生已全部离车后,本人方可离车。

一位认识园长晏某的当地人士告诉记者,事后他曾问过晏某,平时送孩子到园后,司机是否会看看车内还有没有孩子,老师发现有孩子没上课,怎么不联系家长询问。晏某说,平时都会看、都会问的,可不知为何那天就忘了。

事发后,江夏警方将司机戴某和园长晏某等人控制并传唤至当地派出所。江夏区委宣传部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因涉嫌过失致人死亡,二人已被刑拘。

 

事发社区6家幼儿园仅1家有证

 

星星幼儿园有3个年级,园内80多名孩子来自栗庙和周边社区。事后,江夏区教育局接管了这家幼儿园。

藏龙岛办事处分管教育的负责人马蝶告诉记者,该园内其余幼儿已全部转入附近阳光100社区一所正规幼儿园。此外,教育局还联系了正规校车公司接送孩子们上下学。

记者在武汉市教育局“民办学校查询系统”中看到,藏龙岛地区共有13所具备《办学许可证》的民办幼儿园,栗庙星星幼儿园并不在其中。当地媒体称,因星星幼儿园未取得办园资质,去年底江夏教育局就对其下达过整改通知书,准备今年暑假期间根据整改结果,再决定是关停该幼儿园还是给予办园资质。

记者在栗庙新村看到,社区内除星星幼儿园外,还有小太阳、智慧星、大风车和双馨共4所幼儿园,在社区东北大门口,有一家新小区配建的瑞和华府迪贝尔国际幼儿园,门前停着一辆核载18人的黄色校车。附近居民称,这些幼儿园最长的已开办了七八年,最短的如瑞和华府去年9月开始招生。社区内小广场上,还能看到瑞和华府幼儿园的招生横幅。

记者以学生家长身份致电这些幼儿园,询问招生和办证情况,除双馨幼儿园说正在办、大风车幼儿园称自己是“社区幼儿园”外,其他幼儿园均说“有证”。

然而,除栗庙小太阳幼儿园外,其余幼儿园都无法在“民办学校查询系统”中查到,在武汉市教育局官网今年413日发布的“武汉市幼儿园一览表”中,也看不到这些幼儿园的名字。

2016年,武汉在全市推行综合行政审批改革,江夏区也在2016年年底成立了行政审批局,区内民办学前教育学校的设立审批等职权,转由该局行使。

江夏区行政审批局社会类审批科负责人周伟告诉记者,去年至今,该局共审批通过10家民办幼儿园的设立申请,藏龙岛地区有3家。其中栗庙小太阳幼儿园去年6月提交申请材料,经历几次整改后,2017年年底颁发了《办学许可证》。

周伟称,该局未收到过栗庙社区其他民办幼儿园的设立申请。他解释说,在行政审批局受理民办幼儿园的申请前,举办者需要先得到区教育局和属地办事处教育总支的签字认可。

“我们是审批单位,教育规划和日常监管工作还是由教育部门负责。”周伟强调说。

记者尝试就这些民办幼儿园的相关情况,向江夏区教育局求证,未果。

 

资源紧缺使得无证园“有需求”

 

在武汉市属于远城区的江夏藏龙岛一带,近年新建了许多大型居民小区,人口也从最初的3万人增长到约30(包括区内多所高校学生)。同时,当地不少小区论坛里都能看到,许多家长在为孩子入园、上学而苦恼。随着二胎政策的放开,当地幼儿数量势必进一步增加。

去年3月,一位藏龙岛居民在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板”上给政府领导留言说,该地区教育资源的匮乏让广大有孩子的居民非常着急,希望能新建公立幼儿园和小学。当时江夏区政府在回复中表示,“随着藏龙岛地区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当地人口迅速增长,现有教育资源不能满足需求,入学矛盾日益突出”,因此已启动藏龙二小建设,但未提及幼儿园。

记者了解到,目前藏龙岛在园幼儿人数约4500人,但尚无公办幼儿园。在30多所民办幼儿园中,只有13所有证。

按照武汉市政府2014年公布的武汉市学前教育管理办法,各街道、乡镇应至少建设1所独立建制的公办学前教育机构。马蝶介绍说,目前藏龙岛地区已在规划建设两所公立幼儿园,其中一所今年底之前即可动工。

星星幼儿园事件发生后,武汉市教育部门开始在全市教育系统全面清理无证办园,要求规范民办幼儿园的办园行为,严防、严查、严处因教职工职业道德等问题引发的安全责任事故。马蝶表示,藏龙岛地区也在摸底排查无证幼儿园的情况,截至61日,已掌握了19家无证园。

“无证园这么多,关键还是有需求。”当地熟悉情况的教育行业人士杨霞(化名)表示。在记者采访中,不少居民和相关行业人士对此表示认同。

与欢欢的父母住同一小区的一位居民称,该小区配建的唯一一家私立幼儿园不仅价格贵,而且给业主的名额很少,因为周围三家小区都没有幼儿园,大家都要提前抢,“不是不想选择好的正规幼儿园,而是拿着钱也上不了学”。

不过,记者也发现,学位不足并非家长选择无证园的唯一原因,幼儿园定位与居民需求不匹配的情况同样存在。

藏龙岛在远城区,附近还有农村。近年来当地新小区配建的幼儿园条件很好,但学费也水涨船高,如藏龙岛卡梅尔幼儿园每学期学费超过1万元,个别高端幼儿园每月费用就达到4000元。

相比之下,栗庙新村一带除瑞和华府幼儿园每学期近8000元外,包括小太阳在内的几家幼儿园每学期学费均在3000多元,更容易被周边经济条件一般的居民接受。

“其实家长选择幼儿园前都实地了解过,有没有证大部分人都清楚。”杨霞称,跟是否办证相比,许多家长在考察硬件条件和课程设置后,考虑更多的还是价位能否承受,距离是否方便接送。

“郊区和农村留守儿童较多,遇到刮风下雨,道路泥泞,老人接送很困难。”杨霞告诉记者,一些无证幼儿园之所以用面包车接送孩子,除成本方面的考虑外,体积较大的正规校车难以进入乡间小道,也是重要原因。

事实上,主管部门在对“无证园”的清理整顿一向很慎重。2011年,中国之声曾以《武汉查封无证幼儿园 3000余民工子女无学可上》为题,报道过武汉市硚口区长丰地区整治无证幼儿园的情况。

“一关了之并不难,可原来的孩子该到哪里去上学呢?”杨霞说。

 

幼儿园办证“很艰辛”

 

“很艰辛。”回忆起办证过程,栗庙小太阳幼儿园负责人高蔓多次向记者提到这句话。

在周伟印象中,栗庙小太阳是他经手审批的面积最小的民办幼儿园,“再小的话,面积就达不到要求了”。

2011年时,武汉市曾出台民办简易幼儿园办园基本标准(试行),门槛放得比较低,如规定生均房屋使用面积不低于3.5平方米,每班可一教()一保(保育员)。周伟告诉记者,上述标准试行期为3年,到期后没有再续,目前已不再审批简易幼儿园。

根据武汉市教育局201710月底印发的武汉市民办幼儿园设置标准,办园规模应不少于3个班,幼儿园生均用地面积中心城区不低于12平方米,远城区不低于14平方米;生均建筑面积不低于10平方米,活动场所不得超过3楼,每班必须配备两教一保。

这就意味着,一家民办幼儿园即使只有3个班,每班20人,用地面积也需要在720平方米到840平方米,建筑面积至少600平方米。“像星星幼儿园那样只有一栋三层楼的,建筑面积约400多平方米,显然达不到申报要求。”杨霞分析道。

记者在栗庙小太阳幼儿园看到,幼儿园有两个门牌号,有两栋三层楼的规模。“七八年前刚办园时在对面那一栋楼,面积就不够。”高蔓告诉记者,为满足办证要求,该园搬到了现址。

但这还远不够,“我们对照政府的标准琢磨着,一点点投入,一点点改”。高蔓认为,许多民办园不是不想办证,而是条件确实达不到。

在江夏区行政审批局,民办幼儿园正式设立的审批时限是受理之日起60个工作日。但从申报到批下来,小太阳幼儿园用了半年多。“主要是消防、楼梯扶手和功能室设置等方面需要整改。”周伟表示。

“整改了一次又一次。”高蔓说,消防是很难的一关,然后是配齐各类活动用房,请有资质的房屋安全鉴定机构来鉴定,配备安保设施,拿到卫生许可等,“这些都需要投入。”

尽管幼儿园设置标准中并没规定必须配校车,但去年小太阳还是投入20多万元,把原来的面包车换成了正规校车。

“做这行,没出事默默无闻,一旦出事就出名了,成了‘罪人’。”有人发在园长群里的这句话,让从业十多年的高蔓感同身受。

责任编辑:郑少东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