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界规则 > 互联网 >
“无忧回租”难无忧
2018-05-23 01:31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罗聪冉 来源:法治周末

 1.png

无忧回租官网部分截图。 资料图

 

原题:被指年化综合费率超1200%

“无忧回租”难无忧

 

业内人士认为,打着租赁或手机回租的幌子,无消费场景、无用途限制,实质从事的是现金贷、网络发放贷款的业务,属于现金贷强监管下的变异,牟取监管套利,存在法律风险

 

法治周末记者 罗聪冉

自去年年底,现金贷监管落地后,诸多现金贷平台收紧放款规模,甚至停止放贷业务。“借钱难”,成为不少现金贷用户的直观感受。

不过,这种沉寂很快便被打破——今年初,各种手机回租平台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为缺钱的用户提供了新的贷款口子。不同于此前提供个人信息后直接放贷的现金贷模式,手机回租模式是平台以用户手机为抵押,向用户借出短期小额资金。

只是,这突然的“利好”,是希望的曙光还是诱人的陷阱?号称“高价回收、低价租机、安全可靠”的手机回租平台——无忧回租,其用户似乎已经找到了答案。

近日,多个无忧回租App用户向法治周末记者反映,无忧回租以回收租赁名义进行借贷,利率极高;还款日当天就“暴力催收”,锁定用户手机,并恐吓、威胁其还款。

518日,法治周末记者通过多种渠道联系无忧回租平台进行采访,截至发稿未收到相关回应。值得一提的是,目前,该平台的官网已无法打开,其App也从iPhone应用商店里“消失”。

 

“嗜血高利贷”:

综合费率超1200%

 

“借款1300元,借款周期为6天,实际到手却不到1000元,扣了300多元的砍头息,简直就是嗜血高利贷!”家住山东济南的张远(化名),是一名二十岁出头的小伙儿,今年3月,急需用钱的他在一个社交平台上看到了无忧回租的推广链接,发现用iPhone手机做抵押也能借出钱来,便下载该App进行操作。

张远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登录无忧回租App后,平台会自动识别用户的手机机型,并给出一个回收价,比如iPhone X回收价格是3000元,iPhone82500元等。当时,张远的iPhone 6s Plus手机在无忧回租上显示回收价是1300元。

紧接着,张远点击“立即申请”按钮,界面提示用户需要完成四方面的认证——第一是苹果手机认证,需要填写iCloud账号、iCloud密码、序列号、IMEI等;第二是实名认证,需要上传身份证正反面照片;第三是运营商认证,需要填写运营商服务密码;第四是银行卡认证,需要填写还款的银行卡账号。

“以上四项认证完成时,无忧回租会发给用户一个苹果ID账号和密码,用户需要在自己手机上登录此ID账号才能继续借款。而在用户登录该ID后,无忧回租会迅速修改该ID密码,这样用户的手机就会被无忧回租控制了,就完成了手机ID贷。”张远介绍,“后来才意识到,所谓的手机回收价,根本没人看你的手机内存、使用期限、有无损坏等,也不用把自己的手机寄送给平台,就是以租赁的名义进行借贷,收取超高利息费。”

518日,法治周末记者用iPhone7 Plus手机登录无忧回租App进行体验,页面显示这部手机回收价为2000元。记者以用户身份向无忧回租客户咨询iPhone7 Plus的租赁情况,该客服介绍:“周期7天,20%的手续费和利息在下款前就给你扣了,到手1600元,到期还款2000元。”

同时,该客服介绍,如果到期没有资金还款,可以选择续租,续租费用和平台下款时收取的费用一样,以上述iPhone7 Plus手机为例,续期费为400元,到期还款的额度不变。客服强调:“千万不要逾期,不然下次想再借都难。”

家住山东菏泽的吴赫(化名)就因未能按时还款,承担了高昂的续租费。吴赫今年刚步入社会开始工作、每月工资千元出头,他告诉记者,因手头紧张,25日,他以iPhone 6plus在无忧回租上借款600元,周期为6天,平台扣款119.7元,到手480.3元;211日还款期到时,因工资入不敷出、无力还款,便选择交119.7元续租。

6天的时间非常短,转眼就到了下一个还款日,我的工资还没下来,又不想和亲朋好友借钱,就又选择了续租,一直到3月初才彻底还清这600元,而这一个月我交的续租费就将近480元。以此计算,无忧回租的年化综合费率超1200%,真是令人震惊。”吴赫称。

 

ID被控制:

“害怕手机变板砖”

 

“抛开利率高不说,平台还暴利催收,还款日当天、还未逾期,就开始各种联系我,态度相当恶劣,威胁说要轰炸通讯录、不还钱就锁机……”吴赫称。

211日这一次到期,吴赫的手机就被平台远程锁住,手机界面显示:“丢失的iPhone,无忧,最后一次机会,再不联系我直接联系你家人,给你亲朋好友送去各种棺材花圈,手机直接报废处理!”

“这时的手机,除了拨打催收人员留下的联系方式,和手机自带的紧急情况拨打之外,其他功能无法正常操作。万幸的是,重启手机之后又恢复正常了,我赶紧登录App继续续租上,害怕手机会被废,那样就真的变成板砖了。”吴赫坦言。

有此经历的不止吴赫一人,家住安徽合肥的付先生,在418日还款日当天,手机也被无忧回租远程锁住。“催收人员告知,除了报废手机之外,还会将其手持身份证照片PS成裸照进行群发,24小时‘轰机’陪伴。我已续租6次,交的续租费都超过了借款额,这么高的利息,平台还威胁恐吓,不给一点沟通的余地。”付先生说。

记者注意到,这种利用苹果ID和密码远程锁手机的做法,也催生出专门为用户提供解锁的业务。例如,一位网名为“人定胜天”的人士就发布广告称:“遗忘苹果手机ID密码或者登录了别人ID,只要手机还能进入桌面设置,就可以解锁ID;半小时搞定,不成功不收费,全天24小时远程操作。”

有业内人士向媒体介绍,虽然苹果ID和密码都被放贷平台掌握,手机可以随时被锁住,但是这对“羊毛党”来说根本不是问题,花费几百元去刷个机就可以解决;钱是不准备还的,反正这些平台也没有上征信,不会造成什么影响;因此,这种手机回租平台的坏账率畸高,达到40%以上。

不过,吴赫称,自己并不打算再花这样一笔费用,一是担心被骗;二是即便真的可以解锁ID,通讯录、身份证信息还在平台方,依旧逃不出催收人员的“手心”;“我不会去做老赖,自己欠下的钱自己认了,但这种暴力催收方式,真是让人难以接受”。

 

监管套利:

“在监管注意之前大捞一笔”

 

针对用户反映的情况,518日,法治周末记者向无忧回租App客服告知采访诉求,截至发稿时止,未收到客服回应。

官网显示,无忧回租平台的运营公司为杭州傲动网络技术有限公司,通过企业信息查询工具“天眼查”,记者获取到该公司登记的手机号码和邮箱,并分别对其发送采访函,截至发稿未收到相关回复,多次拨打此号码也无人接听。

值得一提的是,在记者联系该公司之后,无忧回租官网便无法打开,其AppiPhone应用商店里也搜索不到;不过,其并未完全“隐退”,已下载该App的老用户依然可以继续使用。

“这个时代就是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一位从事于开发金融系统公司的商务负责人张莫(化名)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去年12月,现金贷政策出来之后,其公司就开始转型开发手机回租系统,现已有很多客户购买其公司的系统,“想好之后就赶紧去做,这个东西就是抢时间、抢市场”。

“很多做手机回租业务的玩家,开展的就是现金贷业务,只不过是以回租的名义去做,更加符合监管政策。”张莫介绍,该公司的手机回租系统售价为25万元,基本两个月就可以实现盈利,“第一个月先试一下风控模型,稳定之后,第二个月可以挣到上百万元,第三个月的盈利水平就能达到其他公司好几个月的盈利,因为手机回租的周期都是六七天,一个月就能放款4次,都是钱滚钱。”

张莫直言:“这些玩家通常不会在一个应用里投入过多的资金,一般只放一两千万元,都是小规模运营、闷声挣钱的人。即便未来会面临监管风险,也不必过于紧张,一来线上平台难以监管,现在很多App不在应用商店上架,直接生成H5界面让用户扫码使用;二来大城市的科技公司数量众多,监管起来更为困难。”

网贷之家研究院院长于百程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现金贷是去年监管整治的重点,所以这些套利的手机回租平台,通常规模不大,都是偷偷摸摸地在做,赶在监管注意之前大捞一笔;而且,这些套利者往往都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一旦被盯上,可能平台背后的公司会换一下,但团队基本上还是之前的这些人。”

 

本质为现金贷:

专家认为须持牌经营

 

在京师律师事务所互联网金融法律事务部主任左胜高看来,在无忧回租平台上,回收款相当于平台发放的出借本金,按期缴纳的回租租金相当于偿还的借款利息;手机始终未曾离开过机主,也并未发生所有权的更替;既没有手机回收的履行实际,也没有回租的履行实际。

“打着租赁或手机回租的幌子,无消费场景、无用途限制,实质从事的是现金贷、网络发放贷款的业务。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手机回租属于现金贷强监管下的变异。”左胜高认为。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石大龙对上述观点表示认同。石大龙指出,无忧回租平台是典型的砍头息模式,从年化来算,已经大大突破了现金贷综合费率36%的红线,涉嫌高利贷。

同时,左胜高指出,倘若以用户的手机作为担保物,依法应当交付,才能产生质权的效力;倘若是回收,理应先交付实现所有权的变动。无忧回租平台用苹果手机ID企图控制用户手机,并非是通过对抵押物变现等达到还款的目的和担保的效力;而是以用户手机被清空、被报废、隐私被曝光等方式,用打电话骚扰、短信轰炸、威胁发裸照等手段,胁迫用户还款,涉嫌侵犯用户隐私权、名誉权等,属于不当催收、暴力催收。

此外,左胜高介绍,售后回租作为一种融资租赁模式,经营者需获得批准,取得融资租赁的经营资质。无忧回租平台自称是回收租赁,但实际上,他们对用户的手机所有权并没有兴趣,他们目标追求的是高额利息的收入。这种手机回租模式实质上仍为现金贷业务,在互联网平台开展贷款业务,依法需取得互联网小贷牌照。同时,还应按照《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等规定,接受监管主动合规。

不过,记者注意到,杭州傲动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的经营范围包括计算机软硬件、网络技术开发、电子商务技术、多媒体产品的技术开发、技术服务、技术咨询等,未带有融资租赁或手机回收的字样。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