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专栏 >
戏台
2018-05-15 23:44 作者:董彦斌 来源:法治周末

我们这里提出的法理正义,是指根据法律与规则提炼出的正义。而原发正义,是民众自发产生的未经雕琢的朴素正义观,它可能呈现一种“简单粗暴”,但也可能呈现一种不那么利益计算的高贵

 

董彦斌

法学学者

 

我就读的小学对面,正对着一座大戏台。“二月二”庙会时,正月刚结束,戏台也布置了起来。

白天,庙会以市场为中心,整个市场是一条长街,好吃的也有,衣服也有,玩具也有,人们在这里探索拥挤和选择的快乐。最有趣的是骡马市,我对“牙黄们”如何在袖筒中握手,最终促成交易,极感兴趣而始终没见到现场,张望着,期盼着,只见骡子、马和驴站立在那里,不见牙黄的洽谈。“市场经济”这个词比“商品经济”来得更形象,在热闹的市场各取所需,这几乎是人的本能。

商贩或许驾了一辆马车而来,车上商品随便挑,这就是天生的自选市场。市场一大早就热闹起来,人们迫不及待涌进来,中午饭点,热闹不受影响,倒是餐饮的叫卖声高起来。直到黄昏时,市场才渐渐安静。

商贩们各自离去的晚上,庙会的中心转移到了戏台。戏台的灯光把演员们的妆容照得靓丽无比,青衣和小旦脸上粉红色的胭脂是发光的红晕,武旦的绒球和官员的帽翅一颤一颤。匀称的小鼓是打斗的信号,虚拟的马、虚拟的千军万马与真实的马童和真实的武旦,在快节奏里起舞。游船时,演员们前颠后颤得表现出摇摆的舒适感。辉煌的唢呐响起,身着金色衣裳的贵族笑起来,大团圆的结局让人看到了正义的来临,人们擦干了因义士受冤而流下的泪水。

外祖母说:“说书唱戏都是劝人呢。”的确,正如乡间存在着朴素的市场经济一样,乡间也存在着朴素的正义感,戏台就是塑造朴素正义感的场所。大幕拉上,人们希望看到洗妆演员的清唱。上妆着华服的唱戏是歌剧模式,卸妆的清唱就是演唱会模式。演唱会上有互动,人们会点折子与唱段,演员会聊天,善于互动的演员夸张了声调和表情演唱,或俏皮或高亢,人们齐声笑出来,呼喊出来。清唱结束,人们又到后台去看另一部分演员的卸妆。女小生演员和女须生演员忽地以一头长发示人,扮演小丑的小伙子或许是个俊朗的小生,扮演老婆婆的女演员或许是个秀丽的女子,人们享受着这种惊喜感。

这大戏台的观众部分,是露天的,亦无座位。正月刚过,天还冷,人们就穿着棉衣看戏。后排的观众带着凳子马扎,倒也算秩序井然。前面的观众是一群年轻后生,喜欢起哄和互动。这里的术语是“挤台口”,譬如会有三四个群组,在台前挤来挤去,恰似拔河的双方。这是春节过后的第一个月,这一个多月里都在休整,二月二结束就是农耕和别个劳动的开工。挤台口犹如节日最后的狂欢。

我那时不足10岁,搬了个凳子站在后排,踩着凳子看戏,只听到挤台口的人喊着口号,看到模糊的人潮,却不能参与其盛。挤台口的混乱没有干扰人们对剧情的理解,对我来说,甚至不需要掌握剧情,只要看到戏服,遥望精致的妆容,听着拉长的高昂的唱腔,就觉得这是美好的节日。

二月二,龙抬头,人们期盼在春耕时雨水充沛,开工前先拜龙王。演戏,本意是给龙王演,事实上成了给大家看。因为要拜龙王,所以人流集中,于是又有了大量的贸易,正好,春耕前,农具要买,牲口要买,物资采购的重要性凸显,庙会市场,首先满足生产资料贸易的需求,其次才变成了生活资料的交易所。又看戏又买东西,又买农耕用品,又买喜爱的生活物件,人们在与龙王相关的节日里,并不只想着虔诚的致敬,还同样想着日常生活的需要。

龙王何时开始管理起水务,成了类似天宫系统的水利部长,应该是有个流变的过程。龙本是华夏的重要图腾,我昨天读了作家阿城的《洛书河图:文明的造型探源》,补充了不少关于上古天文的知识,了解了北极星崇拜即太一崇拜,龙的起源与人们认识星象有关,很受启发。

看起来,龙是天文与人间图腾的综合,代表了层次极高的权力与权威,到了民俗中,又转为水利拜神的对象。水利在整个神祀系统中或许显得不重要,但是在农耕里简直是命根子。龙王能耐大,腾云驾雾,又可遨游于海中,于是能够管水吧。佛寺管信仰和幸福,龙王庙管水利,人们对后者的实用需求反而更大。给龙王唱戏,变成了给乡民自己唱戏,乡民们一举两得的心理也是朴素的效率观念。

正像前面写到的,乡民们给自己的娱乐,却又变成了朴素正义观萌发的源泉。不久前,我提出了“原发正义”这个概念,这是一种有别于自然正义与法理正义的正义形式。在我看来,自然正义,是一种更近于天道概念的理念型正义,是为自然法的组成部分,这里的自然,不是指产生过程中的自然而然,而是指高于基于有限理性与有限知识的文本、实践与世俗政权。自然正义,可以说是“理之所宜”,是一种应然状态。

我们这里提出的法理正义,是指根据法律与规则提炼出的正义,更接近官方倡导的正义。而原发正义,是民众自发产生的未经雕琢的朴素正义观,它可能呈现一种“简单粗暴”,但也可能呈现一种不那么利益计算的高贵,尽管这种高贵,并不能免于刑责。自然正义与法理正义与理相关,原发正义往往在情和理之间或更偏于情,或许更表面化,但也代表着某种真实。我们常说,社会存在一种叫“正义感”的东西,实际上,对于公众来说,正义感,就是自然正义、法理正义与原发正义的叠加。在公众的正义感与正义观中,原发正义或许占了很大比例。

于是,在庙宇消失后,在龙王的崇拜消失后,戏台依然是一个综合体,挤台口的野蛮式快乐,欣赏艺术的愉悦,和正义感的萌发与释放,皆在其中。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戏台也是杂然的一种。善与恶、美与丑、真与假,民众眼睛之所以雪亮,有戏台的贡献。朴素正义观或显粗糙,却依然威慑着反正义的力量,依然会在风雨中形成共识,让人稍显欣慰地回答着这个世界会不会好的问题。

责任编辑:郑少东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