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阅读 >
晚清帝国的火堆,烧出了共和的诞生
2018-05-15 23:45 作者:晓莹 来源:法治周末

 1.png

晚清的实际统治者慈禧太后。资料图

 2.png

■《火堆上的晚清帝国》

作者:刘大木

出版社:江苏人民出版社

 

清帝国这栋房子已然是又老又破,李鸿章修修补补一辈子也只是勉强支持了一些时日。立宪派空有想法,却缺乏实践的能力。革命派缺乏实力,虽然取得了胜利,革命成果却被袁世凯的北洋派窃取。至此,千年帝制的最后一抹残阳也消失殆尽,属于共和的蓬勃朝阳徐徐升起

 

晓莹

中国自三皇五帝以来,煌煌五千载岁月,几乎一直是文明的象征,直到清末,天朝上国的梦被坚船利炮击碎,皇帝退出历史舞台,无论对于国人,还是全球历史进程而言,都算得上是一件大事。毕竟这个皇帝曾经统治着占全球近四分之一的人口,这个民族有着近五千年的悠久历史和灿烂文化,这场地震式的政治变革是怎样发生的?

西方谚语曰:罗马城不是一天建成的。当然,清帝国也不是一天灭亡的。按照权威史家的说法,从1840年开始,这个帝国就已经岌岌可危,开始一步步走向末路。而实际上,清帝国的没落要比这个时间早得多,因为从马戛尔尼访华之后,中国就已然错过了第一次工业革命;而其灭亡的日子也比这个时间晚很多,因为此后还有个“同治中兴”。

清帝国走上灭亡的快车道是在甲午年之后,从甲午到辛亥,这十七年的时光,一个庞大的帝国最终轰然倒塌,其中的缘由到底有哪些?这是近代史家们热心研究探讨的课题,也是坊间诸多通俗历史读物关注的题材,作家刘大木著的《火堆上的晚清帝国》正是这类书籍中较有代表性的一本。

 

浓妆重抹下的历史人物

 

近代史名家茅海建有言:近代史的研究,首要的工作是史实重建。在近代史中,很多人们耳熟能详的史实与已然定性的人物形象,一旦翻阅历史档案以及第一手的资料,这些看似根基牢固的史实便会轰然崩塌,那些已然脸谱化的人物就会鲜活起来进而展现不同的面貌,让人无法给他们简单定性。而在这些崩塌之后的废墟里,隐藏着众多不为人知的真相,在这群熟悉的陌生人背后,是一段更复杂更鲜活的历史。如本书的作者刘大木所言:历史不是一片僵尸的废墟,而是生命存在的绿野。

不过,国人的近代史叙事里从不缺少情感因素,教科书里的中国近代史几乎等同于一段充满耻辱备受欺侮的历史,让不少初次接触近代史的年轻读者扼腕叹息。但是翻开尘封许久的档案,寻找历史真相的时候,很多从前让人饱含情绪的史事不能不迅速冷却下来,促使人们作出冷静的反思——历史何以如此?

在刘大木的书里,很多史事与一贯的叙事是有差异的,比如甲午年广州一带发生的大鼠疫,这场死了将近十万人的灾害,竟然在历史叙事中不见踪影,当年的《申报》上是有报道的;再比如孙中山,起先也是费尽心力想在李鸿章幕府中谋求职位,而后寻求改革的,他精心准备的类似求职信一样的文章是经过郑观应、王韬等改革派的学人修改过的,而且他的这篇文章的发掘是顾颉刚先生的贡献;再比如李鸿章周游列国,这是中国最高级别的官员首次走出国门,外界给他带来的冲击力是巨大的,他在美国的答记者问反映出一个帝国大员对世界的观感——与那些闭眼看世界的顽固派大有不同。

再比如袁世凯如何掌控北洋军,其实是用细胞分裂法将整个北洋军的军官体系掌控在自己手中,即便是高级军官被撤换,中下级军官也还是袁世凯一手培养提拔的,而到了这一层是无法替换,除非不要整支军队,这是袁世凯真正厉害之处。

或者像李莲英这个人物的角色定位,影视剧作里总是将他简单地描述成一个奸佞小人,实际上他常常试图调和皇帝与太后的关系,这一点也是荣禄、翁同龢、刘坤一、张之洞、李鸿章等朝中核心大员们一致的想法。

史实重建的工作实际上是将历史时空中的人物重新放回原处,让他们回到自己的时空中,重新鲜活起来,真正演绎他们的故事。如此一来,这些人物就会剥掉脸上的油彩,洗净后人强行涂抹上去的妆容,扔掉后人硬贴上去的标签,回到他们自己。

 

衰亡与建立,一枚硬币的两面

 

本书作者刘大木开篇名义:本书并非学术著作,也不是戏说历史的游戏之作,而是带有学术思考的通俗历史读物。本书史料真实,言而有据,万不敢胡编乱讲,望读者诸君监督批评。这里有两点需要说明一下:一是通俗历史读物的定位就意味着作者的身份首先是一位作家,其次才是历史学者,对写作的要求明显要高于研究。

当然,这并不是说研究不重要,而是说用文学性的方式把高深的学术讲述出来更为重要,需要发掘一个个精彩纷呈的故事,而不是一堆琐碎干枯的考证,这或许就是本书中没有考证过程和注释的原因。尽量把结论用讲故事的方式描述出来,提供给读者。本书并非没有考证,只是这些考证在写作之前已然完成,若是将整个过程呈现出来,必然会加大本书的篇幅而且会减弱甚至冲淡全书的故事性。

二是评价通俗历史读物的标准有二:第一是写得真不真,第二是写得好不好。前者针对的是史料问题,自19世纪中叶西方的印刷机器进入上海、宁波、香港等地以后,报刊杂志各类书籍大幅度增加,加之各人的日记、笔记、回忆,以及政府的各类档案记录,中文的、外文的、近代史的资料当真是浩如烟海,若想如王国维所言的那样穷尽资料,恐怕不可能。从甲午到辛亥,虽时间不长,但内容纷繁复杂,头绪众多,若不能取舍事无巨细面面俱到,那样写出来的东西肯定是篇幅巨大,且可读性极差。故而内容的取舍是关乎写得好不好的关键。

本书从清廷、袁世凯(北洋派)、孙中山(革命派)等三条主线来展开,其间穿插士绅、列强、维新派等各种政治势力,虽头绪众多,但并不混乱,清廷是如何一步步走向衰亡,袁世凯的北洋派又是如何抓住机会扩充实力,孙中山的革命派又是如何不屈不挠地革命,最终清帝国和平退场,中华民国建立。

关于这一点,刘大木有精辟的概括:清帝国的衰亡史与中华民国的建国史是一枚硬币的两面,也是这段历史丰富性的所在。袁世凯为首的北洋派与孙中山为代表的革命党都是推倒清帝国与建构民国的力量。在他们之间,最为稳固的是士绅群体。这个群体人数众多,在地方上最有实力,这里面包括各地的乡绅,买办商人,还有文化教育界的精英,他们的政治态度在变局当中有着风向标的意义。作者在娓娓道来的故事里就静悄悄地将原来的历史叙事框架打破了。

 

千年帝制退出历史

 

清帝国灭亡的原因到底是什么?这是本书最核心的主题,在阅读时可以得出如下四点结论:第一是慈禧太后个人的问题。她是晚清事实上的皇帝,在位时间长达47年,精明强干,治术精湛,但眼光有限,且私欲太强。她的治术来自前代的君王,弄权谋,搞制衡之术,一方面支持李鸿章左宗棠诸人搞洋务运动,一方面又培植清流对其形成舆论制约,不使李鸿章等人的权势过于膨胀。这一套办法她可以说是玩得炉火纯青。但她对世界大势看得不太清楚,第二次工业革命的时机硬是错过了,直到庚子国变,匆匆逃往西安,这才想起弄新政。

客观上讲,她支持晚清新政力度是很大的,袁世凯能在短短五六年里弄出那么大动静——练新军、建学校、修铁路、搞工业,这些没有太后的支持是不可能做到的。但是她一死去,最可怕的是前一天光绪帝也龙驭宾天。整个清廷失去了权力的重心,而接盘的载沣没有能力凝聚清朝皇室的力量,更谈不上掌控朝野的大局。所以说没有用心培养接班人是慈禧一生最大的失误,也是她私心太重结出的一个恶果。甲午前后,太后下令裁撤了上书房,而后皇室成员很少读书,成天斗鸡走狗,票戏玩鸟,皇室人才凋零。

对于新政,慈禧大权在握,手段老辣,放得出去,又能收得回来。而载沣尽力收权,一点不放,毫无弹性,总是被动地被推着走,先是得罪了立宪派,之后又把满汉矛盾一下子激化了。随后革命党点了火,立宪派跟在后面煽风,火势一大,就不可收拾了。

第二是北洋派的兴起,袁世凯的北洋派是继李鸿章的淮军集团之后最重要的改革派,北洋幕府集中了当时清政府内部大部分懂西学能实干的人才。袁世凯权势的膨胀与慈禧太后希望能尽快富国强兵的想法是分不开的。相比之下,李鸿章虽经营北洋多年,但很多想法也只能湮灭在奏折之中。

而且甲午一战,在翁同龢、李鸿藻等人为核心的清流派的怂恿下,在以刘坤一为领袖的老湘军派的挤压下,淮军势力几乎被清除出清廷核心——刘铭传、丁汝昌诸人均没有得到公正的对待。

但是,丁未政潮中,慈禧最后保护了袁世凯,抛弃了清流派领袖瞿鸿禨和宠臣岑春煊。从丁未政潮中保全下来的北洋派后来成为接替清廷的基本力量,也是中华民国前十六年的基本执政班底。

第三是立宪派的兴起。士绅阶层原本是清帝国坚实的统治基础,是朝廷里科举官僚的主要来源。但是甲午之后,尤其是戊戌之后,一大批有识之士,比如张謇、梁启超、张元济、蔡元培都纷纷脱离清廷,另谋救国之路。到庚子年,张园国会事件更是体现出清帝国的离心背德。

1905年废除科举后,这些士绅与帝国的关系就更加疏远了。1907年前后开始兴起立宪的高潮,而后一次又一次地立宪请愿,国内外的立宪派连成一气,给清帝国造成了空前的舆论压力。辛亥年的四川保路运动,武昌起义后的各地独立风潮,均有立宪派的身影。据本书提供的史料:连清帝国的退位诏书都是出自立宪派领袖张謇的手笔。

第四是革命派的努力。孙中山始终是清帝国最坚定的反对派。是这位由英式教育培养出来,又在英国成名,而后在大英博物馆里形成了三民主义思想的革命家,发动了十次起义。

作者在叙述革命派内部的权力争斗方面花了不少笔墨。这是读者不能不面对的历史真相:所有政治团体内部必然存在权力争斗。这在某种程度上弱化了理想主义的情绪,革命确实要有理想,但也确确实实会有权力的争夺。那个年代的革命必然要通过暴力手段夺取政权,或者说革命本身就是争夺权力的行为。那么革命团体内部的权力争斗就不是不能理解的事情了。

当然,同盟会内部的权力争斗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省际地域观念。当时的中国人国家意识淡泊,但省际认同却很强烈,广东人、湖广人、江浙人,这是分得很清楚的。多年以后,王国维在书信里也谈到过这种情况。革命派最大的功绩是宣传了革命的思想和建国理念。后来中华民国的基本政治架构都是他们设计的。这也是本书作者在引言里用幽默的语言概述的内容。火堆是清帝国自己准备的,点火的是革命派,煽风的是立宪派,清理废墟的是北洋派。

重返晚清历史现场,所有的“演员”都很尽力——无论是清廷、北洋派,还是立宪派、革命派;无论是宣扬改革还是反改革,鼓动争权还是放权,从事革命还是反革命,都是本着对自己对国族对历史负责的态度,绝不含糊、绝不苟且,虽然在历史书写中各有褒贬,但总体而言,他们都尽了自己的本分。

正如刘大木在书中所言,清帝国这栋房子已然是又老又破,李鸿章修修补补一辈子也只是勉强支持了一些时日。立宪派空有想法,却缺乏实践的能力。革命派缺乏实力,虽然取得了胜利,革命成果却被袁世凯的北洋派窃取。至此,千年帝制的最后一抹残阳也消失殆尽,属于共和的蓬勃朝阳徐徐升起。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