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时政 > 核心报道 >
“全职奶爸”范美忠
2018-05-09 00:51 作者:文/图 法治周末记者 汲东野 来源:法治周末

微信截图_20180509005517.png
范美忠在家里。

 

十年后,受灾者、昔日的教师范美忠已经45岁,法治周末记者看到的是一个“全职奶爸”,一个谈起子女就变得柔软的男人

 

/图 法治周末记者 汲东野  发自四川成都

汶川地震十年后,范美忠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

“五四”青年节的下午,在一个绿树成荫的小区门口,不时有人遛娃悠闲而过。范美忠从小区里走出来,穿着黑色的文化衫,蓝色牛仔裤,胸前印着“在孩子与未来之间”。

他建议到小区附近一个茶馆,以方便孩子想找他时,可以更快地回家。走近了,可以清晰看到他的脸侧有几根白发;左臂上有一道长长的红色伤痕,这是前一天给孩子上树摘枇杷时不小心被划的。

像四川成都的许多人一样,范美忠喜欢泡茶馆,不过不是为了闲聊天,他只是喝喝茶读读书。“如果是上午,我会选一家环境很好,没人打麻将的茶馆,聊完留下看看书。但今天上午我有一个一对一的辅导课,没有时间。”他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2015年,在小儿子出生的前十天,范美忠从光亚学校辞职,他有了一个新的身份——“全职奶爸”。此后三年,带孩子成了他的主业。他对现在自己的状态非常满意:“在我45年人生中,现在是我生命状态最好的时候。”

 

很在意对孩子的陪伴

 

范美忠的女儿10岁,儿子刚刚3岁。“孩子在3-7岁之前最重要的是父母的陪伴。”范美忠的爱人也在教书,工作很忙,儿子又小,于是范美忠做起了“全职奶爸”。

“最近总陪儿子玩,他习惯了,我有事要走的时候,他就闹得不得了,要我陪他玩。”对话过程中,范美忠常提起自己的孩子,每当这个时候,他的语气变得轻快、柔和,还透着些愉悦与兴奋。

范美忠自认为自己本就是小孩性格:“会陪孩子一起在地上打滚,陪他蹦蹦床、藏猫猫、打球,总之什么都玩。”范美忠说,“我是一方面自认为思想很深刻,另外一方面又比较天真,所以他觉得我比较好玩,喜欢我陪他玩。”

现在,范美忠承担起了早上开车送爱人和孩子,陪孩子玩、吃饭,睡觉、给孩子洗澡、晚上给孩子把尿等几乎所有“带孩子”工作。买柴米油盐、交停车费物业费、水电气费也全部都是范美忠的活儿。

范美忠格外看重对子女的教育和陪伴。

“我从小是一个没人管的孩子,父亲不负责任常去赌钱,母亲需要出去劳动承担几乎全部的家庭重担,没时间管我。所以我就很在意父母对孩子的陪伴。”

“父母生孩子,就必须要给他足够的陪伴,这对于孩子未来情感需求和满足以及安全感的建立都有非常重要的作用。”范美忠说。

不过,在对子女的教育上,范美忠又一次没走“寻常路”。

“我的妻子和几个家长合作,在一个农村环境的地方租了个小房子,进行‘在家教育’,我女儿就是她妈妈在家里教,确实会快乐得多。”

“当然不上学有不上学的不好,毕竟学校有完整的教学架构体系。但如果一个东西让她很折磨,我们不会勉强她。”范美忠说,女儿之前在成都一家倡导德国教育理念的私立学校上到三年级,后来妻子对这个学校不满意,开始自己在家教育她。

未来他们会考虑让孩子到欧洲留学。在此之前,孩子需要学习了解自身本国的文化。他们现在正在引导孩子打好中国文化的基础,在家里练书法、背论语、读神话故事和唐诗等经典。

在很多人看来,这样的选择是大胆的。支撑范美忠如此选择的是他的教育理念:“现在教育总是想着未来能不能够吃得起饭,这很奇怪。教育本身应是顺应天赋才能的自由发展,最根本的目的是丰富人的精神生活,然后顺便把生存问题解决。而不是说教育就是为了解决生存问题,这让教育的过程变成了苦役。”

“我的女儿喜欢花样滑冰,我问她要不要考级,她不考,基本上就是自己滑,我觉得挺好,她只要想滑冰就滑。我们给她请了好的教练,她的教练是全国青少年花样滑冰锦标赛黑龙江赛区的亚军。但是滑到什么程度还是要看她的天赋,只要她滑得开心就行。”范美忠说。

而对于孩子的未来,范美忠认为不用担心太多,任何一个爱好都可能成为孩子以后生存的基础。

“比如,我女儿现在滑冰,当然她成不了职业花样滑冰运动员,但是未来也有可能去某个搞冰上项目的公司工作。现在让她自由自在地学习就好了。”范美忠说。

范美忠认为,学东西是为了自我完善,是为了活得快乐。“比如我女儿滑冰,她协调性、平衡能力不见得很好,但滑冰恰恰锻炼协调和平衡能力。滑冰的过程首先让她享受了快乐。”

“教育不是受折磨的,可能是辛苦的,但是这种辛苦是自愿的。”范美忠说起自己对教育的理解。

 

“奶爸”的生存之道

 

2015年,范美忠从光亚学校辞职,倒不是完全为了带孩子。还是因为“无法再忍受”这份工作,这是他在光亚学校工作的第十年。光亚学校是目前他工作时间最长的单位。

“这份工作已经不能给我成就感,我不喜欢了。”范美忠说。

除了光亚学校,原来的每项工作,他一般都干不过3年,有时候一个工作干不到半年就忍受不了。他曾经换过多份工作,1997年自北大历史系毕业之后,他进入四川自贡曙光中学教书。此后,他曾辗转深圳、广州、杭州等地从事媒体或教师工作。

不过他却在光亚学校呆了十年,他解释说是要养家,因为妻子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在家全职带小孩。直到3年前,妻子恢复工作后,他决定辞职。

如今三年过去,当了三年“全职奶爸”的范美忠仍然兴致盎然。今年开始,范美忠开始着手女儿的教育问题。陪伴孩子学习花样滑冰,看着孩子快速地进步成长,他感慨:“把心思放在孩子那儿,孩子快速的学习成长可以带来太大的成就感。”

除了做“全职奶爸”,范美忠还在一家文化教育设计公司兼职做顾问,为企业项目提供一些理念设计、课程设计、logo等企业文化设计的建议等,也会有朋友请他去给孩子做家教辅导,每周三晚上,范美忠也会在一家知识分享平台讲课。这是一个读文学经典的分享平台,参与的人在365天读4本文学经典,想要听课则需要付费,价格并不高,一年数百元,目前报名人数并不算多,41人。

一位听过范美忠沙龙的大学生将范美忠称为“过气网红”。当年的事件让范美忠“一夜成名”,然而这并没有为他的网上授课带来热度。当然在范美忠自己看来这非常正常,“因为我讲的鲁迅、庄子,讲得比较阳春白雪,而我也不会迎合大众趣味”。

虽然辞职了,范美忠坦言自己的生活更宽裕了,兼职收入比在光亚学校的时候高,大约是过去的23倍。

他甚至买了辆越野车,以方便假期全家人自驾出游,在刚刚过去的“五一”,他带两个小孩开车去了雅安度假。

范美忠认为自己虽很自负,却不难被满足。他认为他的价值已经得到了实现。

“我喜欢唐诗宋词,我可以跟别人讲唐诗宋词;我喜欢读书就可以读书,读后可以写成文章,或是教给孩子,我觉得我活得很开心,这就是实现了我的价值了。”范美忠说。

 

把孩子教育好,社会和国家都会越来越好

 

“我觉得现在是我生命中最满意的时候。”范美忠说。

范美忠说到,自己的童年、中学、大学都有很多缺陷,大学毕业之后,不停换工作,也是在痛苦、绝望、孤独和虚无中挣扎。

“现在,是我生命状态最好的时候,对自己、对人生、对生活都很笃定。”

这种好的状态,一方面得益于“孩子”,一方面得益于《庄子》。

曾经范美忠也是一个极度焦虑的人,对生存焦虑,也对死亡焦虑。

“对死亡的焦虑不是每天总想很多死亡,而是不想死亡,潜意识就有这个焦虑。所有人最核心的焦虑都是死亡焦虑,比如没有饭吃就是要死亡。死亡焦虑归根到底是对虚无的恐惧,死亡之后,就像从未在世界上存在过。”

2013年起,范美忠开始通读《庄子》,这部道家经典为他提供了打通精神大门的钥匙。

之所以选择《庄子》,是因为庄子本是中国人,文字载体也是汉语,更契合自己,也更符合中国人的心理和特性。

范美忠认为,他能读懂《庄子》,还在于他回归了日常生活,悟到了日常生活中的琐碎所包含的永恒。

“我以前的心思没放在小孩教育上,以前我关心一些大问题,这两年我才回到现实当中,关注小孩子的教育。”范美忠说。

近几年对于孩子的专心陪伴和教育,也让范美忠活得更真实。“这种真实就是不总沉浸在理念之中、沉浸在书中的世界、沉浸在生命的终极意义之中,这些理念会进入真实生活。孩子的陪伴也会让你去感受人本身,更关注每天生活中琐碎的事情。”范美忠说。

而正是这种生活的琐碎与真实,让范美忠意识到生命的意义就在日常中。这些琐碎的事情,本身就有意义。

范美忠认为,陪伴孩子让他变得更加柔和了。“因为小孩子会融化你身上很坚硬的东西。记起孩子时候的本真、自由、活力、对世界的好奇心,能够让生命重新焕发活力。”

不仅如此,家庭和孩子还让范美忠变得乐观起来。“把小孩子教育好了,社会和国家都会越来越好。”

回到家的第一件事,范美忠换了拖鞋,轻手轻脚的直奔儿子的卧室……

孩子的外婆说,每次范美忠回家总是先看孩子,而孩子也喜欢找他,粘着他,缠着他陪玩。

责任编辑:郑少东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