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新闻 > 焦点 >
高考改革:小步慢行 边改边走
2018-05-01 23:57 作者: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孟伟 来源:法治周末

 01.png

资料图。

 

各地频频出台的高考改革方案,体现了哪些改革趋势

作为1977年恢复高考以后国家在考试招生制度方面最为全面、系统的一次改革,将近四年来,高考改革一直在逐步推进

新高考元年过后,改革的第一批“实验者”出炉,从中能看到怎样的经验和教训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孟伟

2017年,作为首批试点地区,上海和浙江的新高考改革取得了一定成绩,扩大了学生的科目选择权、考试选择权、课程选择权、学校选择权和专业选择权。同时,出现了学校和学生功利应对新高考、考生的课业负担明显加重等问题。”

425日,在京发布的《教育蓝皮书:中国教育发展报告(2018)》指出了本轮高考改革的成就与问题。

已经过去的2017年被称为“新高考元年”。这一年,不仅是高考恢复40周年,更是高考综合改革试点地区的考生经历的首次“新高考”。

20149月,国务院发布《国务院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拉开了高考改革大幕,上海和浙江成为全国首批高考综合改革试点。

随着2017年上海、浙江顺利完成改革后的第一届“新高考”,作为我国第二批新高考试点省份的北京、海南、山东,先后颁布了深化高等学校考试招生综合改革试点方案,天津市高考综合改革方案也正式获得教育部批复。

 

逐渐取消分批次录取

 

近日,广东、辽宁公布调整2018年高考录取批次,将一本、二本批次合并为“本科批次”。

另外,北京、河南、安徽等地也都取消了“三本”录取批次。

这是2014年《意见》提出的要求——创造条件逐步取消高校招生录取批次,2015年起全国多个省份开展了录取批次改革试点。

作为试点的上海,2016年即合并了本科一批、二批录取批次,并按照学生的高考总分和院校志愿,分学校实行平行志愿投档和录取;2017年山东、海南等地也将一批、二批合并为“本科普通批”;2017年全国有21个省份将本二与本三批次合并录取。

对于实行多年的分批录取,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说,此前人为设立一、二、三批次的录取批次,主要是为了方便录取,而后随着高校数量增多,大批民办院校、独立学院成立并招生,逐渐形成这一格局。

在他看来,取消录取批次虽然不能从根本上推动高考的改革,但是“学校不再分三六九等”,让各个学校能在同一个平台上招生也是一大进步。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录取批次的取消,消除了学校的身份标签,有利于促进普通高等学校平等竞争;在一定程度上扩大了学生的选择权,有利于引导考生根据自己的特长、兴趣来选择学校和专业。但他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虽然取消录取批次在一定意义上能够消除学校的身份标签,但并不能改变当前的录取结果。

“消除这个身份标签之后可能还会出现新的身份标签,像‘985’‘211’其实也是标签,在取消批次之后,对这类的身份也要进一步的取消,取消之后要更多的建立起高校的竞争机制。”熊丙奇说。

对于取消录取批次,学生家长的态度却各不相同,记者发现,有学生和家长在抱怨:“如此改革的确是给了各高校平等招生的资格,可是那些各方面都不行的院校凭什么跟名校站在一个起点招生?让分不清好坏学校的家长和考生情何以堪?”

 

高考加分越收越紧

 

今年321日,教育部公布《关于做好2018年普通高校招生工作的通知》,要求全面取消体育特长生、中学生学科奥林匹克竞赛、科技类竞赛、省级优秀学生、思想政治品德有突出事迹等全国性高考加分项目。

这实际上是对2014年《意见》和《关于进一步减少和规范高考加分项目和分值的意见》的一次重申,当时后者就曾明确提出,201511日起,全面取消全国性加分。

储朝晖认为,这个政策已经出台了三年,涵盖了一个完整的高中学段时间,可以被视作“全面取消”政策执行的缓冲期。

早在2015年,上海、浙江、北京、海南、天津和山东等地,已经开始着手收紧高考加分资格,取消了部分全国性鼓励类的加分项目。

其中上海、北京、海南、天津和山东五地均明确自201511日以后获得体育类、中学生学科奥林匹克竞赛、科技类竞赛、思想政治品德有突出事迹、省()级优秀学生加分项目的高考生不予以加分资格。而浙江取消加分项目中并不包括省级优秀学生,但增加取消了高职单考单招的职业技能竞赛的加分资格。

这一政策的落地实施在现实中颇受好评,很多学生和家长纷纷表示“这样才能使高考更加公平”“对农村的学生终于公平了”……

各试点对部分全国性扶持类的高考加分项目予以保留,即烈士子女、归侨、华侨子女、归侨子女及台湾省籍考生、自主就业退役士兵、在服役期间荣立二等功()以上或被大军区()以上单位授予荣誉称号的退役军人等高考加分项目酌情予以保留;同时北京增加一项,公安英模子女报考高校在与其他考生同等条件下优先录取。

对于少数民族等地方性加分项目,各地政策存在差别:

海南省部分少数民族考生报考省内外高校可加20分投档;天津和浙江的少数民族考生的地方性加分政策只适用于本省(),加分分值为5分。浙江省大部分地区和山东省自2017年起取消少数民族考生加分项目。

其中对于体育类加分项目的取消,各界反应不一。

此前数年,体育加分曾因屡屡曝出类似“批发国家二级运动员”丑闻的事件而倍受诟病,因此,各界认为,取消体育类项目加分是追求教育公平的体现,但也有人认为将不利于高校选拔真正具备天赋的学生。

对此,熊丙奇认为,放开学校自主招生,才是真正解决高考体育加分舞弊现象的方法。“放开自主招生后,有些钟意体育特长的院校可以将体育特长作为招生的附加条件,可以让真正有体育专长的学生因此受益,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舞弊的现象。”

不过,熊丙奇承认,取消高考加分项增加了公平性,但是也更凸显了考试分数的重要性,“取消高考加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回应社会对高考加分造假的关切,但是这样一来还是更加强调分数的作用”。

 

新高考尴尬:理科萎缩

 

2017年的“新高考”也面临一些挑战、质疑。

从方案来看,改革总体方向大体一致,普遍取消了文理分科,考试科目实行3+3”模式。高考成绩由语文、数学、外语3门统一高考成绩和3门学生自主选择考试科目成绩构成,作为高等学校录取的基本依据。

三年以后,在试点的上海和浙江发现,学生自主选科产生了“理科萎缩”的现象。

据统计,浙江省2017年高考报名25.01万人,但是选考物理的学生只有8万多,占报名人数的35.78%。比起2016年的63%几乎减少了一半。

不过,在高校有科目要求的专业时,考生若选考物理科目,则可报考专业的比例高达80%

因为基数小,按比例赋分到满分的人数少,物理考试成为“学霸”们的一场厮杀,一名高三学生称,他所在学校参加物理考试的基本上是有竞赛基础的学生,算得上是最优秀的一批同学。

熊丙奇认为,出现“理科萎缩”现象的原因主要在于三方面:在政策方面,整体录取制度是总分录取的模式,家长更关心的是在后3门科目哪门能够得到更高的分数而不是按照兴趣来选择;在考试等级赋分方面,改革试点需要考虑不同科目的难度和选考学生的实力差别设置分值;在高校方面,不少高校为吸引更多学生报考降低报考门槛,高校应明确设置选科要求。

为避免物理一类难度系数较大的选考科目遭遇报考再度遇冷,上海和浙江分别建立了“选考科目保障机制”,设立选考科目保障数量分别为1.5万人和6.5万人;同时第二批试点城市也结合第一批改革试点中出现的问题,在成绩呈现方式和使用方式等方面进行优化、调整。

3月,山东公布的高考改革方案在上海、浙江经验的基础上作了微调,最大的不同体现在选考科目分值设计上。

具体来看,山东方案放大了选考科目的“等级选拔”,将等级考分值设定为100分,而此前的浙沪方案,“等级选拔”的竞争性分值分别为60分、30分,使得选考科目在高考中受重视程度不够。此外,山东也调整了选考科目赋分规则,能更准确地反映考生的卷面水平。

同时,今年1月,教育部根据上海、浙江试点经验,制定了《普通高校本科招生专业选考科目要求指引(试行)(以下简称《指引》),要求高校对选考科目提出要求。

“政策实施后,高校提出选考科目要求,能更好地避免某些重要学科遇冷的情况。比如,理工科的学校如果考生没有选考物理,学校一样可以不予录取。”在储朝晖看来,高考改革正在实行小步子调整的战略,此次出台的《指引》也证明国家在试点改革中吸取经验,逐步解决改革中出现的问题。

 

招考分离的现实与理想

 

对于采用全新试点方案的上海春季高考,教育专家的看法不一。

熊丙奇认为,上海推进的春季高考改革,力求建立多元化评价体系打破单一的素质评价,更接近于招考分离。

但储朝晖认为,上海春季招考并没有完全实现招考分离,因为现在仍主要是招生办在招生,投档时会强制按分数排队,将有限的人数分给某一个高校,高校只能在招生办提供的105%里面去选,范围太小。

多年以来,教育界的主流观点是,我国应该深入推进高校自主招生改革,而改革的关键在于,能否推进招考分离。

储朝晖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在2010年制定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和201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曾对“推进考试招生制度改革,探索招生和考试相对分离、学生考试多次选择、学校依法自主招生、专业机构组织实施、政府宏观管理、社会参与监督的运行机制,从根本上解决一考定终身的弊端”有详细的表述。但在2014年发布的《意见》中“招生和考试相对分离”相关的内容被删去了。

储朝晖依旧认为“改革的最终还是要实现招考分离”,并参与20147月中华教育改进社主导提出的《高等学校招生工作建议方案》方案。

“有的省份在制定自己的改革方案时,会同时拿出两份方案作为参考。”储朝晖透露。

与教育界的长期呼吁不同,多数学生和家长对招考分离持反对意见,他们认为“越多人为干涉,越多黑箱操作”“过于强调素质教育是剥夺了平民享受良好教育的最公平方式”。

熊丙奇受访时对上述观点表示理解,但他认为可以完善制度:“如果认为大学不公平,国家就要对大学进行改革。比如,我们担心大学自主招生不公平,应该要求大学必须取消行政级别,实行制度办学,成立独立的招生委员会,要求大学对所有招生信息公开。”

熊丙奇建议,如果目前招考分离制度无法推进,也可从整体高考制度、中学条件、大学的招生培养改革来入手。

“招考分离不是最终目标,长期的目标是建立以学生为本的专业、透明、公正的高考招生制度。”储朝晖说,“不管怎样,未来的大方向一定是朝着招考分离的方向走的,不管走的迟走得慢,有多少曲折。”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