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专栏 >
长达180年的英国废奴债
2018-05-01 22:57 作者:罗浏虎 来源:法治周末

英国政府组建了奴隶赔偿委员会,但是赔偿数额高达2000万英镑,这让囊中羞涩的英国政府甚为为难。这笔款项在今天相当于230亿至300亿英镑,占了彼时英国政府40%的年财政收入。英国政府不得不向银行家举债,直到2015年,英国政府才还清借款

 

罗浏虎

荷兰马斯特里赫特大学法学博士候选人

 

大多数英国人可能想不到,大英帝国曾经在1833年做了一个愚蠢决定,而英国人为此背负了180年的巨额债务。直到2018年,才有匿名者曝光了这段关于奴隶买卖与奴隶赔偿的历史。

18世纪的英国,奴隶被作为一种可以转让的财产,人们通常将黑奴与货物一样看待。奴隶主可以通过买卖、继承和婚嫁等方式获得奴隶。除了达官贵人,一般市民阶层也把买卖奴隶当成一本万利的赚钱的门道。无论是来自约克郡的寡妇还是来自布里斯托尔的玻璃生产者,无论是牧师还是律师,都对此乐此不彼。小说家乔治·奥威尔与格雷厄姆·格林的先祖都曾是奴隶主,甚至有从英国殖民地退伍的士兵靠贩卖奴隶成了富翁。

17725月,法官曼斯菲尔德勋爵在萨默塞特诉斯图尔特一案中判决买卖奴隶非法。他认为,尽管大英帝国部分地区对奴隶的合法性语焉不详,但是英格兰和威尔士的普通法和制定法都不存在将奴隶视作财产的法律基础,因而判决释放奴隶。这一里程碑式的判决不仅让曼斯菲尔德勋爵声名远扬,而且成了废奴运动支持者的强心针。

1787年,一群福音派新教教徒与贵格会信徒成立了废除奴隶贩卖委员会,他们认为贩卖奴隶是践踏人性、是不道德的。1807年,这一废奴组织的理念获得了帝国议会35位至40位议员的认可。这些议员的领袖是威廉·威尔伯福斯议员。

彼时年仅28岁的威尔伯福斯在与废奴主义者进行交流的过程中逐渐成为废奴运动的领袖之一。他以雄辩滔滔闻名。作家詹姆斯·鲍斯韦尔曾这样描述威尔伯福斯演讲的现场:起初,我以为跳上桌面的是一只小虾。但是随着演讲的进行,这只小虾在不断长大,忽然间小虾已经变成鲸鱼。

1807年,大英帝国颁行《废除奴隶贩卖法》。威尔伯福斯已经为此奋斗了20年。

该法禁止贩卖奴隶,但是并不废除奴隶制。该法规定,对于用船运输奴隶者,船长需要为每位奴隶缴纳100英镑罚款。帝国皇家海军成立了西非分遣队,在西非海岸巡逻,以打击贩卖非洲奴隶的行为。

一开始,分遣队只有两艘小船,而奴隶商人为了躲避盘查而更换了速度更快的运输船。在这种力量的对比下,分遣队分外尴尬。当分遣队的第一任准将乔治拉尔夫·科利尔勋爵被派往几内亚湾的时候,虽然长官授权他可以使用一切的手段阻止奴隶商人,但是他只拥有了6艘军舰,却不得不在超过5000公里的海岸线上巡逻。尽管如此,分遣队还是有所斩获。从1808年至1860年,一共查获1600艘奴隶运输船,并解放15万非洲奴隶。

1811年,在新当选的议会议员亨利·布鲁厄姆的推动下,大英帝国通过《奴隶贸易重罪法》,将买卖奴隶的行为规定为重罪。为了便于对贩卖奴隶者提出指控,大英帝国在位于非洲的殖民地上成立了一系列的法院,如1807年在塞拉利昂成立副海事法院。然而,该法却为非洲奴隶带来了更多的不幸。许多船长为了少交罚款或免受检控,狠心把奴隶沉入海底。

直到27年后,英国才颁行《奴隶废除法》。从1826年开始就呼吁完全废奴的威尔伯福斯听到该法通过的消息后,喜不自禁,3天之后,74岁的威尔伯福斯含笑辞世。

该法扩大了《奴隶贩卖法》的适用范围,在大英帝国的大部分地区禁止买卖奴隶,给加勒比地区、南非地区以及加南大等海外殖民地逾80万名奴隶的人生带来了曙光。不得不提的是,虽然奴隶获得了法律上的身份,但是又被戴上了一个新的枷锁——学徒制。

在被释放之后,奴隶被勒令充当“学徒”,每周为前奴隶主无偿劳作45小时。更糟糕的是,奴隶主以前是依靠私力对奴隶进行处罚,现在却可以动用治安官力量来惩戒奴隶。据《卫报》所言,帝国组建了一支由100人构成的警察、狱警队伍,并将他们派遣至殖民地农场。他们被称为领薪治安官。如果学徒们在汲水、收割甘蔗或洗涤亚麻布时动作稍有迟缓,主人就有权让治安官惩罚学徒,惩罚措施包括鞭笞。

《奴隶废除法》将1838年规定为奴隶解放的节点。为了尽可能地压榨黑奴的劳动价值,奴隶主比以往更心狠手辣。一位叫做詹姆斯·威廉姆斯的黑奴后来回忆说,他在1834年后遭受的残酷折磨比以往多得多。

出人意料的是,《奴隶废除法》规定对奴隶主给予经济赔偿,以弥补他们失去黑奴的财产损失,而奴隶一分未得。在当时,有许多废奴主义者对政府决定对奴隶主进行赔偿的行为无法接受,认为这无异于与罪犯同流合污,无异于玷污了公共美德。部分人士认为,赔偿款的受益人应该是奴隶而非奴隶主。不过,也有部分人认为,为了实现废奴的目标,可以抱着实用主义的态度接受这种做法。

为了料理赔偿事务,英国政府组建了奴隶赔偿委员会,但是赔偿数额高达2000万英镑,这让囊中羞涩的英国政府甚为为难。这笔款项在今天相当于230亿至300亿英镑,占了彼时英国政府40%的年财政收入。英国政府不得不向银行家纳坦·迈尔·罗特席尔德兄弟举债1500万英镑,加上英国政府自有资金500万英镑,才勉强凑够赔偿款。直到2015年,英国政府才还清借款。

数据显示,大英帝国一共对46000多名奴隶主进行赔偿。获得最多赔偿金的是维多利亚女王时期的首相威廉·尤尔特·格莱斯顿的父亲。他一共拥有2508名奴隶,为此获得了106769英镑赔偿金,约等于今天的8000万英镑。基于这一丰厚的收入,就无怪乎这位以善于理财闻名的首相第一次在议会演讲时就为奴隶制进行辩护。这些赔偿金被奴隶主传给下一代,在受益人中,不乏英国前首相卡梅隆这样的名流。

可叹的是,尽管英国废奴之路一波三折,时下的英国人却早已逐渐埋葬了这段记忆。当我们回首这段往事,我们所瞥见的不仅仅是青灯黄卷下的历史,更有人性的各种面向。


责任编辑:郑少东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