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专栏 >
当偏见遇见偏见
2018-05-01 22:55 作者:盖瑞·斯宾塞 来源:法治周末


集群概念就是不审而判,偏见本身考虑的是和他们拥有相似背景、种族来源、需求、经历、目标和社会地位的人。就是一个人用自己的偏见来预测其他人的偏见的过程,这个过程充满了误区和例外

  

盖瑞·斯宾塞

美国著名律师和作家

 

把人们按照种族、种族背景、性别、经济地位或者职业来分类是危险或者错误的。但是如果我们想保护自己,免受偏见的危害,那么集群分类的概念则是一种可行的方式。或许它不是“政治正确”,但是它比简单粗暴归类的方式要好得多。

让我来告诉你一个故事:许多年以前,我曾在美国路易斯安那州为一个银行家辩护,他以联邦银行诈骗罪被指控。他从路易斯安那州赶到怀俄明州,来劝我接他的案子。我说:“我不喜欢银行家,即使你看上去像是个不错的人,但是我从不为银行家做事,所以我也不会为你破例。”我尽量用一种平和的语气说。

“尊敬的史宾塞先生,”他说,“我是一个很好的坏人。”这句话引起了我的注意,他用一种极其悲伤和严肃的神情看着我。

他向我解释:他惹上麻烦是因为他做了很多善事。他给穷人提供借贷,带来了不好的结果,这些贷款本不应该属于那些穷人,因为他们没有满足政府的一些苛刻条件。他鄙视银行业的行业标准,这个标准建立的前提是:如果你不需要钱,银行可以借给你一切,而当你真正需要钱的时候,即使你想抵押你的妻子和孩子,它也不会借给你钱。他曾经帮助过一些刚起步的小公司。他对当地的黑人银行作出过很多贡献,包括对黑人大学的大量捐助。他这些观点和举动带来的后果是:他与监管人产生了分歧。

看来这位银行家不属于我一直认为的银行家集群的类型,我越了解这位银行家,我就越赞赏他,每一个人身上都有闪光点,银行家也不例外,最终我同意接他的案子。

当我到法庭的时候,我遇到了以前从来没有遇到过的一个问题:路易斯安那州的黑人对一个白人银行家会有什么看法呢?当陪审团的选拔还在继续的时候,我还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我选择了一些看上去顺眼的陪审员。

在孩童时期,我和黑人有一些相处的经历,我感到轻松和舒适。我不信任傲慢的白人社会,我感受到了这个社会的不公平,因为它把自己的优势建立在无权无势的人们身上。在学校,我被尖子生和男生群体排挤,我是一个被遗弃的人,我经常感到孤独,感到自己是多余的。到20世纪60年代之前,我都被黑人朋友同情着。

陪审团的选拔正在进行,我决定,如果可能的话,我要选一个全是黑人的陪审团,我认为我了解黑人。如果我喜欢他们,他们就会喜欢我;如果他们喜欢我,他们就会听我的论据,就会支持我的委托人,这就是我的整个逻辑想法。银行家同意了我的想法。他也喜欢黑人,并且完全相信由他们去决定他的命运。此外,一个黑人陪审员一定会理解,这位银行家选择了他们,就代表着他信任他们,因此,他们也会更相信他。信任带来信任,我一直都是这样宣扬的。

该案的检察官,自以为黑人会支持政府,所以当陪审团最终被选拔的时候,有十个黑人和两个白人。我甚至也想把这两个白人撤出陪审团——他们一个是白人农场主,另一个是家庭主妇;我已经做了所有的努力,但是令人失望的是,他们还是留下来了。

这件案子持续了几个月。在庭审过程中,陪审团的领导者开始出现,是一个坐在前排最左边的年轻黑人男子。我把他称为“那个家伙”,因为他看上去非常自大,精神饱满,趾高气昂,像是在告诉全世界他在掌控一切。而且他看上去是赞同我的,因为当我在表达观点的时候,他会给我一个大大的微笑,有时会眨眼示意,有时会有力地点头。

当庭审缓慢进行的时候,我得出了结论:他不仅会做陪审团团长,还会引导陪审团无罪开释我的委托人。而且,我们也在陪审团前表明了这样的事实:我的委托人支持过很多黑人的事业,他显然是黑人的朋友。所以我在交叉询问阶段也进行的非常成功。在庭审结束之前,我揭露了政府的一些事实:有些官僚主义者想通过起诉我的委托人,来告诉他谁才是老大,因为他毫不让步的回绝,他们想报复他。

我作出了一场绝妙的最后陈述,我动摇了陪审团,陪审团意见无法一致,法官宣告审理无效。当我在法院门外的时候,我看见那个家伙开车经过,他向我大大地挥手、微笑,还向我用比了V(胜利)的手势。

后来,法官举行了一次陪审团投票,让我困惑的是,所有的十个黑人都向我方投了反对票,但是两个白人陪审员却投给了我的当事人。原来是我忽视了集群现象,事实是:我喜欢黑人陪审员,他也喜欢我,但是他们对银行家特别是白人银行家抱有深深的、固执的偏见。银行家虽然给黑人学校进行了大量捐助和支持,但这些黑人陪审员其实无法负担去这些学校学习,这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他们的决定。

他们抱有和我相似的偏见,其实这是完全可以预测的,只是我没有注意,我以为黑人对美国检察官和政府当局的偏见会比对银行家的更深,我对黑人陪审员也抱有偏见,我的偏见使我作出了错误的决定。

白人陪审员做出的表决同样也体现出他们的偏见,也体现出他们的集群性特征。农场主对政府的规则有不满,他喜欢我和我的委托人,我的委托人比他们需要打交道的大多数银行家都更慷慨。那位唯一的家庭主妇也跟随了白人农场主的投票。

总而言之,集群概念就是不审而判,偏见本身考虑的是和他们拥有相似背景、种族来源、需求、经历、目标和社会地位的人。就是一个人用自己的偏见来预测其他人的偏见的过程,这个过程充满了误区和例外。最有效的办法是让人们意识到:他们经常喜欢用偏见来推测和判断其他人和事物。其实了解人们最大的乐趣之一就是发现他们身上的不同之处、发现他们身上让你感到惊奇的地方。

(本文由孙林翻译)

责任编辑:郑少东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