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 热点讯息 >
数字内容产业发展进入深水区
2018-04-24 23:51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罗聪冉 来源:法治周末

微信截图_20180424235412.png
 腾讯研究院院长司晓在南湖论坛上发言。

原题:2018知识产权南湖论坛召开

数字内容产业发展进入深水区

 

法治周末记者 罗聪冉

 

“在移动互联时代,移动互联的媒体属性、文化属性显然是相当强的。中国公司在这一时代逐渐向外发出自己的声音。”腾讯研究院院长司晓如是定位中国互联网科技企业的发展现状,同时也表示,“科技和文化的结合毫无疑问是不可阻挡的趋势,这里所衍生出的行业问题,包括未来可能出现的法律问题,初露端倪,需要大家长期关注。”

4月21日至22日,2018“知识产权南湖论坛”在重庆召开。在主会场上,司晓以“科技+文化的时代趋势”为题进行演讲,引发了听众对于科技赋能文化传承的思考。在腾讯研究院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联合主办的互联网分论坛上,各界专家又进一步探讨了“数字内容产业前沿趋势及其法律问题”。

 

深入挖掘用户价值 力促行业发展

 

文化创意与信息技术碰撞,数字内容产业自此而生,搭上数字经济的列车向前高速发展。如今,我国数字内容产业发展进入深水区,面临着人口红利减少、上网时长接近饱和的现实,必须要寻找新的增长点。

记者注意到,近几年来,腾讯、爱奇艺、优酷等互联网公司开始布局影视行业。仅在2017年上半年,腾讯视频就与欢娱影视、唐人影视、正午阳光等合作制作了多部电视剧、网剧;爱奇艺也与银润传媒、鹿鸣影业等在影视制作、衍生品开发、艺人培养等方面开展合作。

腾讯公司网络媒体法务总监曾磊指出,互联网企业逐渐在影视制作与发行领域加大投入,主要有以下原因:首先是形成产业闭环,早在2012年,腾讯就提出“泛娱乐”的概念,以IP授权为核心,实现资源的共享和产品间的联动;其次是满足内容定制化需求,增加用户粘性;最后是在影视行业成本不断上涨的情况下,如果仅做平台,难以控制内容成本,所以需要参与影视制作和投资。

曾磊介绍,目前,腾讯旗下的企鹅影视,已形成纪录片、自制剧、自制内容、动漫、院线电影、艺人经纪六大板块的影视资源库,推出了《择天记》《精绝古城》《明日之子》等成功作品。

另外,过去一年,短视频在获取用户时长方面表现突出,2017年短视频使用时长总体占比达到5.5%(2016年为1.3%),产生了像快手、抖音等日活跃用户数量过亿的现象级产品。中信证券研究部传媒行业高级分析师肖俨衍分析,短视频火爆背后的驱动力,包括政府对文化创意产业的重视;用户需求、社交方式的改变;短视频行业资金持续进场等。

“在移动互联网人口红利衰减,用户人均单日使用时长也临近饱和的现状下,数字内容产业仍在迅猛发展,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在于对用户价值的深入挖掘,用户付费规模在增长。从行业来看,视频、音乐、文学等各个内容板块都在积极拓展会员付费体系,网络直播打赏模式也极大地拉动了付费市场规模的增长,而且平台方利用人工智能技术推送用户喜欢的内容,使得用户愿意为这些内容付费。”腾讯研究院秘书长张钦坤表示,未来的增量市场,首先来自年轻一代新用户,90后和00后由于人均使用时长突出,将是未来市场挖掘增量空间的首要焦点;此外,新增用户还将主要来自三线以下城市等具备后发优势的地区。

 

正确价值导向才可实现经济效益最大化

 

同时,张钦坤认为,支撑增量市场的新用户、新内容等,在新时代下的边际成本和政策风险也在提高。具体而言,00后的兴趣爱好中有与年龄一致的叛逆,需要甄别触线内容;欠发达地区用户的审美志趣、传统观念、习俗陋习与城市中坚力量存在差异与冲突,面向欠发达地区新用户的内容应用,通常也面临着更高昂的内容审核成本……

“此外,平台算法推荐,若局限于单一内容会造就算法偏颇,应扩大到用户全生活场景,涵盖零售、金融、出行等各方面偏好才能从根源上得以优化。”张钦坤直言,无论是市场拓展、技术拓展还是需求拓展,都要关注宏观环境的变化,以及主流社会对非法信息愈加敏感的态度。只有坚持正确的价值观,才能确保发展的方向是健康且可持续的。

咪咕视讯公司执行副总裁单磊认为,“我们应该把视角聚焦在好内容的商业化上,而不是和主旋律‘捉迷藏’上。好的内容一定可以实现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统一,以电影市场为例,《战狼》系列、《红海行动》等电影的异军突起,便反映出社会审美方向的变化。未来我们的文化立足点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中华民族传统文化,技术的进步、形式的更新,都不影响产品本身,只有坚持正确的价值导向,才可以在社会效益爆棚的情况下,实现经济效益的最大化”。

国家行政学院高级经济师郭全中指出,网络媒体、游戏、视频等产业的竞争已经从内容蔓延到了产品、平台,甚至生态。“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目前,网络媒体已经在普及知识等方面承担了较多的社会责任,下一步应在积极弘扬正能量、重视用户数据保护和生态责任构建方面着力。”

 

付费收入的法律风险开始凸显

 

随着内容营销的盛行,网络广告已经成为网络视频行业收入占比最大的来源。中国广告协会法律专业委员会委员孟洁指出,2017年,中国程序化广告市场规模为167.4亿美元,增长率为51.5%,占互联网广告市场规模35%。程序化购买广告可进行智能、自动化投放,参与主体众多,因此,需要充分考虑技术现实与利益,科学平衡广告主、投放媒体等主体的责任边界。

“另外,随着版权保护环境变好、用户付费意识提高等因素的影响,未来付费收入占比将不断上升,一些法律风险也开始凸显。例如,现在有的平台用现金充值虚拟货币点播商品,还有的平台是账户积分制度,这里面就会涉及虚拟财产相关的问题,账户使用权的变化、收回等。”孟洁认为。

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总法律顾问杨奇虎在会场对于当前争议较大的网络音乐独家版权问题作出澄清:目前行业通用的“独家模式”并非版权独占许可,而是一种附限制条件的版权代理分销模式。这种独家模式具有以下鲜明的特征:首先,权利人许可被许可人自己使用;其次,权利人保留部分权利,仍由权利人自己直接授权其他音乐平台;再次,权利人要求被许可人在一定条件下必须对其作品进行转授权;最后,被许可人可以在一定范围内自行决定转授权其他第三人。这种模式能够将利润真正回馈到版权方,使得网络时代的中国音乐产业死而复生。

北京植德律师事务所律师赵芸芸认为,中国泛娱乐行业最大的发展瓶颈在于缺少行业惯例、行业准则,一事一议的做法不利于行业发展,建议可以参考美国在文化产业的做法,建立中国的娱乐法行业惯例。

 

著作权法修改应当因时而变

 

数字技术的发展,冲击着数字内容产业的既有商业模式,同时也对现行著作权法带来了巨大的挑战。

记者了解到,我国著作权法于1990年9月通过。2011年我国启动著作权法第三次修订。几易其稿后,2017年年底,国务院法制办将国家版权局提交的90条《著作权法修订草案送审稿》缩减到66条,并在相关领域定向征求意见,引发业界关注。

以著作权法第十条为例,其规定了权利人有17项权利,包括发表权、署名权、修改权、保护作品完整权、广播权、信息网络传播权等。

中央电视台版权与法律事务室主任郑直坦言,“广播权”这一概念在诞生之初就已过时,三网(电信网、广播电视网、互联网)融合的技术进步,极度模糊了以技术、行业、场景为标准的权利分类。因此,基于中国立法与现实脱轨的实际情况,结合西方国家先进的立法经验,现有法律规定应当因时而变。

“应当一统二权,将广播权和信息网络传播权合二为一,设立‘信息传播权’或‘向公众传播权’,并将其定义为‘通过任何有线或无线的方式,向远端的公众传播其作品的权利’。”郑直重申这一观点。

郑直认为,在版权领域,技术是核心因素,技术直接催生了版权,也丰富了著作权“作品”和“权利”。然而,一切行为的法律定性,不应该取决于其借以实施的技术手段,而应该取决于行为自身的特征和后果。

华东政法大学丛立先教授认为,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版权保护对象,已经突破了传统版权法设定的保护对象范围,原先的列举式立法方式已难以有效反馈这种新变化,应更新调整。将著作权法权利划分为人身权和财产权更为适宜,这样可以解决作品所有可能的使用和获得报酬的方式,给予法律更大的适用弹性。

责任编辑:郑少东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