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专栏 >
公正的进攻是最响亮的声音
2018-04-24 23:30 作者:盖瑞·斯宾塞 来源:法治周末


我们与看似由人民组成的市政府对抗,经常要直面政府背后的寡头统治集团,与金钱作斗争。市政府并不在意我们的生命,它只在意它的管理权。当我们面对教育委员会的时候,他们并不关心孩子们的教育问题,而只在意维护他们的权力

 

盖瑞·斯宾塞

美国著名律师和作家


在法庭上,审判案件就像是一场战争,“伤亡”在所难免。这场战争之后,有人被送进了监狱,有人获得了自由,有人在行刑人手下死亡,有人却得到了拯救。无论是遗产继承案还是财产遗失案,律师就像是战士,失败了只会被怜悯,而胜利了,才能得到人们的尊重。

在市议会、董事会或其他权力委员会上进行辩护同样也是一场战争。这场战争之后,土地的使用方式将会被改变,飞机场将会取代田地,草地鹨的栖息之地将被摧毁;这场战争之后,我们周围的环境会改变,爷爷在夏季夜晚给孩子们弹班卓琴的小木屋,将会变成一个停车场。

我们必须知道,在一群有决策权的人面前辩护,也是一场战争。只有胜利者可以享用最后的战利品。在这样的争夺中,我们的对手通常代表权力的一方,大多数情况下代表政府、产业、金钱。一般来说,我们的胜算并不大。

有一次,我在美国为一位被指控违反联邦法的人辩护,政府有无限的资源和手段能让我投降,检察官也对正义不感兴趣,只想早点定罪。我们与看似由人民组成的市政府对抗,经常要直面政府背后的寡头统治集团,与金钱作斗争。市政府并不在意我们的生命,它只在意它的管理权。当我们面对教育委员会的时候,他们并不关心孩子们的教育问题,而只在意维护他们的权力。这些辩论都是战争,而其他的范例案件都是错觉。辩论是一场战争,只有当我们意识到这是一场战争的时候,我们才能发起进攻,取得胜利。

要想赢得战争,必须懂得操控战争。这不是说我要控制我的对手,但想要取得胜利,我们必须要懂得控制,控制我们自己的力量、控制自我。只要我们能完美地控制自己,我们就能控制这场战争。

我说的是一种简单的思维模式,这种思维模式没有给失败留下任何空间,它是对前面提及的允许的延伸,只为获胜。这种思维模式具有警惕性、创造性和侵略性。它愿意冒险,但不会做一些犯傻的行为。这种思维模式会把恐惧作为获得胜利的必要阶段。如果在潜在后果相同的条件下进行选择,你需要选择进攻,因为进攻才能把握主动权;如果在没有清晰可行的策略时进行选择,你同样需要选择进攻,因为这会让对手改变他的策略来应对我们的进攻,从而也有助我们抢占主动权、控制全局。

许多律师都害怕问出关键性的问题,害怕在法庭上作出决定性的陈述,因为害怕对手会对他们的进攻有所反击,所以他们不敢进攻。“如果他反对我的观点怎么办?”有律师这样问我。“所以呢?”他害怕法官会赞同他对手的观点,害怕他会被法官警告,害怕他会在陪审团面前丢脸,然后陪审团就不会赞成他的观点了。

但无论何时,我的对手反抗我的进攻,只会促使我的胜利。我会回应他的反驳,或是选择忽略它们,我会揭示他不正当的行为,让陪审团看到他想要掩盖的真相。一旦他反抗了我的进攻,他就会迎来新的进攻;当他反抗我进攻的时候,他也处于不利的位置,因为他没有时间很好地阐释他的反驳,他的反驳很有可能被否决掉,也可能会暴露他的弱点,这时一旦他的观点被法官接受了,陪审团就能轻易地看出法官偏心,而他们可以决定法官是否公正。所以每当有人反抗我的进攻,企图约束我的时候,他们就犯了严重的战略错误,因为他们向我展现出了自己最容易被攻击的一面。

因此,当我们因为害怕反对或束缚而拒绝把握主动权、避免采取进攻的时候,我们就进入了一个安全地带,虽然我们不会受到伤害,但我们也无法对对手造成任何伤害。从战争前线回到安全地带是我们失败的一个主要原因,我们输掉了战争是因为我们并不想要赢。

应该什么时候开始进攻?当一个人能力不足时他会选择防守,而当他能力充裕时他会选择进攻。在无法抉择的时候,最好的策略就是把握主动权,选择进攻,只有不停地进攻才是不可战胜的。

当瘦弱的男孩遇到恶霸时,男孩最好先发起进攻。如果不断地被击倒,就不断地爬起来进攻,直到最后,他会取得胜利。世界上最可怕的对手,是即便被打得浑身是血、遍体鳞伤,也依然不会放弃的人。

有时进攻是错误的策略,我前面谈到过控制和进攻的策略,那些都是特指在战争中的策略。然而,我们不会与我们的爱人和孩子发生战争,也不会与我们的朋友和老板发生战争。还有一些其他情况,我们也应该放弃进攻。我们不能攻击一个好人,我们必须等到对手被揭开伪装之后才能发起进攻。在发动进攻之前,我们必须让决策者——通常是陪审团、市议会或教育委员会——知道我们的对手是心怀恶意的。当然,我们永远不能攻击决策者。

因此,显而易见,我们不能攻击一个柔弱可怜的女人,除非她在经过温柔的盘问之后变成了愤怒狂躁的泼妇,但这时的攻击也要温和一点;我们不能攻击一个看上去很善良的人,除非他的故事在经过盘问之后被暴露出是编造的;我们不能攻击比我们弱的对手,比如小孩、明显受到惊吓的人或是因为各种原因无法防御的人。

我们的进攻并不意味着去攻击代表对方立场的那些人,我们可以攻击对方的论辩、攻击对方对司法正义的理解、攻击对方证人的真实性、攻击对方的动机。但我们不能对他们进行人身攻击,除非在我们的盘问环节中,他们的证词出现了虚假的内容。这个时候我们可以进行攻击,此时攻击更好的方式不是表达我们的愤怒,而是表达我们对于他们不敢说真相的悲哀。我们的进攻必须是公正的,公正的声音比其他任何声音都更响亮。

(本文由孙林翻译)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