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金融 >
西南证券受处罚余波未消
2018-04-10 22:18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蒋起东 来源:法治周末

 微信截图_20180410222047.png
重庆市西南证券总部大楼。 视觉中国

原题:营收净利双双下滑

    西南证券受处罚余波未消

 

被监管层处罚、评级下降、高管离职,西南证券的业绩承压。业内专家表示,这两年西南证券陷入“多事之秋”,与其内控制度不完善、管理混乱等原因密切相关

 

法治周末记者 蒋起东

 

随着上市公司年报披露进入高峰期,已有超过20家上市券商披露了2017年年报。去年曾两度遭监管处罚的西南证券,在近期交出了一份差强人意的成绩单。

331日,西南证券发布2017年年报。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0.61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下降了15.72%;净利润6.91亿元,同比下降24.3%

这已是西南证券连续第二年出现业绩下滑的情况。2016年,西南证券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36.32亿元和9.18亿元,同比降幅分别高达57.26%74.19%

法治周末记者就业绩下滑原因等相关问题联系西南证券,其工作人员回应称业绩情况以年报和公告披露信息为准。

事实上,在328日,西南证券还曾发布公告称,日前收到了证监会《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该文件指出,公司存在合规风控对投资银行类业务未全面有效覆盖、内部控制机制未有效执行、部分投资银行类项目对相关事项核查不充分等违规行为,反映出公司投资银行类业务内部控制不完善、内部控制机制未有效执行。

在公告中,西南证券对此表示:“公司正在按照监管要求逐项进行自查整改,并对投资银行类业务内控体系进行调整,持续完善内部控制制度,规范内部控制制度执行,强化内部控制监督、检查,促进公司健康、可持续发展。”

被监管层处罚、评级下降、高管离职,西南证券的业绩承压。知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这两年西南证券陷入“多事之秋”,与其内控制度不完善、管理混乱等原因密切相关。

 

业绩低迷 频频“踩雷”

 

法治周末记者查阅年报了解到,投资银行业务是西南证券2017年营收降幅最大的业务,同比2016年下降53.34%

据了解,西南证券目前有四大主营业务,分别为证券经纪、证券自营、投资银行和资产管理,2017年营收分别为13.34亿元、10.59亿元、5.69亿元和1.09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分别增长了-0.97%22.44%-53.34%-19.24%

其中,投资银行业务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为18.53%。而2016年,西南证券投资银行业务收入为12.2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为37.25%

西南证券的投行业务营收较上一年为何会下滑如此严重?业内分析普遍认为,营收的下滑与证监会对其的处罚不无关系。

因涉九好集团忽悠式重组案和大有能源违规案,2017512日和516日,证监会连向西南证券下发两份《行政处罚决定书》。

据证监会通报,西南证券在担任九好集团与鞍重股份重大资产重组独立财务顾问期间,对并购重组未履行进行充分、广泛、合理调查的职责,未发现九好集团虚增服务费收入、贸易收入以及银行存款、未披露3亿元定期存单质押信息的事实,且西南证券20164月出具的“并购重组独立财务顾问报告”存在虚假记载、重大遗漏。证监会对其处以责令改正,没收业务收入100万元,并处以500万元罚款。

大有能源于20122月非公开收购义海能源持有的天峻义海等资产,交易总额75.39亿元。经过调查取证,证监会认定“义煤集团作为大有能源的控股股东,策划并指使涉嫌欺诈发行行为”。证监会认为,西南证券作为大有能源2012年非公开发行的保荐人,在尽职调查过程中未勤勉尽责,证监会对西南证券责令改正,给予警告,没收业务收入1000万元,并处以2000万元罚款。

 

公司业务受拖累

 

“监管层对券商违法违规行为的处罚,对券商造成的影响不只是罚金的多少,由于遭受处罚,在市场上,也会使券商承受更多的负面影响,包括评级的下降、客户的流失,会让违规券商的境遇雪上加霜。监管威慑效果显现,会对违规券商的惩罚效果产生放大的作用。”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表示。

因前述两案的牵连,其实在证监会立案调查阶段,西南证券投行业务就已受影响。20166月,西南证券被调查,投行业务暂停后,其督导的新三板企业湘财证券、新数网络等都选择了其他券商作为辅导券商。

去年3月,西南证券再次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投行业务又被按下暂停键,当时西南证券以保荐机构身份推荐的在会投行项目有18个。西南证券发布公告称,根据相关规定,处于立案调查期间,证监会暂不受理公司作为保荐机构的推荐,暂不受理相关保荐代表人具体负责的推荐,暂不受理公司作为独立财务顾问出具的文件。

法治周末记者通过梳理财报发现,在2016年报告期内,西南证券股权融资业务累计承销金额230.35亿元,但2017年累计承销金额仅有约129.46亿元。在债务融资业务方面,2017年投行累计完成债券主承销发行项目22个、累计承销金额约164.64亿元;2016年,这组数字分别为61个、605.32亿元。

而另一方面,受累于监管层的处罚,西南证券的评级也受到影响。去年814日,证监会公布2017年券商分类结果,西南证券成为被降级最多的券商,从A级降至C级,直降6级,这也是西南证券连续第二年被降级,更是西南证券最低的一次评级。

“评级被降低,势必会导致缴纳的投资者保护基金比例将会进一步增加,净利润将受到直接影响。同时,在降级之后,西南证券开展的业务必须和其风险管理能力相匹配,新业务或者业务扩张将受到限制,可谓百害而无一利。”宋清辉指出。

 

负面影响短期或难消退

 

业绩下滑,人才流失也成为西南证券发展的隐忧。

伴随着监管处罚之后的业绩下滑,西南证券员工数量不断减少,员工薪酬也大幅下降。2017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西南证券支付给员工的总薪酬为13.32亿元,同比降幅为33.04%。与此同时,西南证券的员工人数也大幅下滑,截至2017年年末为2545人,比上一年减少了404人。

员工减少,高管也选择离开。2017727日,西南证券前副总裁、董秘徐鸣镝申请辞职。据了解,徐鸣镝任内确定了西南证券投行业务以再融资为主、财务顾问和IPO为两翼的战略定位,并且有针对性地推出薪酬制度改革、行为绩效考核等多项措施,促进了各项业务的迅速崛起。

徐鸣镝辞职的一年前,公司总裁、公司第七届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风险控制委员会主任委员余维佳宣布辞职。

不同于目前投行业务的困境,西南证券投行业务曾在业内颇有名气。

公开资料显示,余维佳在西南证券任职的4年多时间内,让西南证券投行异军突起,尤其是并购重组实现逆袭。2014年,西南证券担任并购重组财务顾问的家数一度位居行业第一,其后一直位居行业前列。2015年,西南证券投行业务位列行业前三,其担任财务顾问的重大资产项目24家,实现财务顾问收入6.29亿元。

西南证券受处罚的余波似乎并不会很快消散,对于西南证券而言,如何重振旗鼓是一个严峻考验。

董登新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负面影响的消除需要一定的时间。守法经营在证券市场上,是非常关键的一条底线,对于券商来说,更多的是需要这方面的诚意。在诚信守法经营方面,券商可能还要下更大的功夫,此外,公司的形象改善和营销宣传也都需要一定的过程。”

责任编辑:郑少东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