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专栏 >
汉斯·利滕舌辩希特勒
2018-04-10 20:54 作者:罗浏虎 来源:法治周末

193824日晚,利滕不堪折磨而自尽。作为最著名的纳粹反对者之一,利滕成了德国律师的代名词。德国律师协会总部大楼以利滕的名字命名,而在利滕诞辰100年之际,德国律师协会会长称颂道:利滕是忘我的律师,是为自由和正义而战的勇士

         罗浏虎

荷兰马斯特里赫特大学法学博士生

“天堂中的牛百无聊赖,于是创造了法学。”年少轻狂的汉斯·利滕曾如是表达对法律课程的讨厌。利滕更为神往的是生动的文学世界。不过,他也许没有料到,在十数年之后,法律不仅成了他谋生的行当,也成了他对抗纳粹的武器。

1903年,利滕出生在一个法律世家。他的教父是刑法学先驱费朗茨·冯·李斯特。他的父亲弗里茨·利滕辗转德国莱比锡、弗莱堡和哥尼斯堡几个地方学习法律,在1895年获得博士学位,并在此后历任哥尼斯堡大学法律系主任、校长。

要想在魏玛共和国的乱世之中出人头地,那可不是易事,何况利滕一家还是犹太人血统。为了进入上流社会,弗里茨改信官方的新教福音教会,拼命通过担任仲裁员和法律顾问等兼职赚钱。与父亲相反的是,利滕从未讳言自己身上所带有的犹太血统,也没有改变自己的信仰。

因为家学渊源,父亲希望利滕将来继承衣钵,不过利滕并非那种唯唯诺诺的人。为了表达对父亲的抗议,利滕在码头当起了工人,父亲只好让利滕同时修读法律与艺术史。据传,在哥尼斯堡大学学习期间,利滕时常在父亲的讲座上与父亲进行辩论,这几乎成了校园一景。

利滕博闻强记,以优异的成绩通过了魏玛共和国第一次和第二次司法资格考试。1928年,利滕成为一名律师,而没有像许多家境优渥的子弟一样选择从政。

与父亲将法律理解成进入上层社会的敲门砖不同,利滕将法律视作革命的武器。1928年夏天,他与信仰社会主义的律师路德维格·巴尔巴斯克一起创立了一家律师事务所。

在起初的几年,利滕像大多数律师一样代理遗嘱、离婚、合同纠纷等律师业务,并赚了不少钱。然而,不久之后,他就从赚钱的民商事律师“转型”成了赔钱的刑事辩护律师。利滕的第一大客户是德国红色救助会,这是个为那些由于政治活动或信仰而被捕的无产阶级人士提供支持的组织。

不久,利滕开始入不敷出。本来涉及政治类案件的刑辩律师就不赚钱,再加上利滕的收费很低,甚至干脆免费辩护。

利滕职业生涯的代表作发生于193158日。在“埃登舞蹈宫案”中,利滕向法院申请传唤纳粹头子希特勒出庭作证。这无疑需要莫大的勇气。那时的希特勒权势日渐滔天,而利滕不过是初出茅庐的28岁小伙。

实际上,“埃登舞蹈宫案”的案情并不复杂。埃登舞蹈宫是一间酒吧,左倾政治团体成员时常光顾该店。隶属于臭名昭著的柏林“暴风33队”的20余名冲锋队成员在19301122日晚冲入埃登舞蹈宫进行枪击,打伤3名“游隼1923”旅行协会的会员。

虽然案情简单,但是意义重大。利滕想证明,“暴风33队”的暴力活动来自希特勒的授意。他希望借此案揭露纳粹的暴力与反动本质,唤醒沉睡的德国人。这就是希特勒及其所属党派如临大敌的原因。希特勒既不能表现的袒护冲锋队员,又不能让自己的党派觉得自己背叛了他们。他得装出一副纳粹党奉公守法的模样,以掩藏狼子野心。

在庭审当天,希特勒害怕自己应付不了利滕的发问,故而带上了速记员。何远先生翻译的《质问希特勒》一书附上了利滕舌辩希特勒的法庭记录,使读者得以身临其境地感受利滕的英勇与希特勒的气恼。

利滕准备对希特勒进行三次发问,而希特勒早已如坐针毡。利滕的第一个问题是,希特勒是否认为作为被告人的4名冲锋队队员开枪是为了自卫?第二个问题是,希特勒是否对纳粹党在柏林的头子约瑟夫·戈培尔所发表的反政府言论知情,是否允许出版社出版反动的书籍?第三个问题是,希特勒是否承诺过解散冲锋队?法院只准许利滕就后两个问题对证人希特勒进行发问。起初,希特勒尚能比较镇定的竭力否认冲锋队的暴力性质。后来,在利滕的接连诘问下,希特勒的情绪开始极为波动,到了最后不禁涨红着脸大吼。

最后,该案的被告人分别被处于2年到56个月的有期徒刑。希特勒从始至终站着作证,连续几个小时不敢坐下。虽然利滕未能给予纳粹党沉重的打击,但是纳粹分子们确实为此案坐卧不安。

遗憾的是,至暗时刻还是出现了。在策划了国会大厦纵火案之后,希特勒颁布了反动的《国会大厦纵火案法令》,废除了《魏玛共和国宪法》中规定的公民自由权。希特勒逮捕了包括利滕在内的5000余名积极参与政治的犹太律师、共产党员等。

利滕被辗转囚禁于达豪等集中营,受尽虐待。尽管有许多人对利滕进行了积极营救,然而无济于事。利滕已经成了纳粹最为惧怕和憎恨的人,纳粹可不敢让利滕恢复自由。据传,利滕的母亲伊姆加德·利滕曾向末代德意志皇帝威廉二世的孙子威廉王子求助,威廉王子在向希特勒求情时,希特勒怒气冲冲地拒绝释放利滕。

纵使是在漫无天日的集中营,利滕依旧保持乐观。他与狱友分享钱物,为之朗诵诗歌,共度时艰。这就是利滕的个性,在此前的岁月中,曾经有许多人劝利滕对现实妥协,但是利滕从未对纳粹低头。

193824日晚,利滕不堪折磨而自尽。作为最著名的纳粹反对者之一,利滕成了德国律师的代名词。德国律师协会总部大楼以利滕的名字命名,而在利滕诞辰100年之际,德国律师协会会长称颂道:利滕是忘我的律师,是为自由和正义而战的勇士!

如果有一天你路过柏林潘科区第三市政公墓,请替我在利滕墓前放上一本《莎士比亚十四行诗》。这是他生前最爱吟唱的诗歌,而他一往无前的抗争亦值得后人永远感念。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