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 热点讯息 >
有声书侵权将喜马拉雅置于舆论风口
2018-04-04 00:07 作者: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于伟力 来源:法治周末

微信截图_20180404001041.png
资料图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于伟力

 

“我这段时间在忙《世上有颗后悔药》有声书的签约事宜,没想到版权合作方联系我,告知这本书已在喜马拉雅上有全本有声书。320日,我登录喜马拉雅,果不其然,在未经我和出版社授权下,这本书竟然被播客‘平安娘娘’上传至平台。”329日,作家曾鹏宇向法治周末记者提及此次遭受盗版侵权的经历很是气愤,因为这直接影响到他后续正版有声书的推出。

320日,曾鹏宇将自己作品在喜马拉雅平台遭遇侵权的经历发布到微博上,引起很多原创作者的共鸣,蔡春猪、唐小饭和张瑶等知名作家纷纷在微博上发文称喜马拉雅平台上还有其他用户侵权发布了他们的原创作品。

一时间,作为在线音频行业老大的喜马拉雅,被置于舆论的风口浪尖。

 

喜马拉雅平台上盗版现象并非孤案

 

随着曾鹏宇《世上有颗后悔药》有声书被侵权事件的广泛传播,323日,喜马拉雅官方微博发布公告回应称,对曾鹏宇等原创者表示歉意,并承诺将联合版权方进行自查,坚决处理盗版。

329日,记者联系到曾鹏宇本人。他表示,盗版有声书现已下架。“具体事宜我已交给律师处理,应该会和解。从目前情况看,平台的态度还比较积极”。

330日,记者打开喜马拉雅播客“平安娘娘”的主页,上面提示《世上有颗后悔药》因故已下架。但查看“平安娘娘”的动态,仍可以听取该有声书内容。曾鹏宇随即联系喜马拉雅客服,对方称“这是平台缓存问题,技术人员正在修复中”。5分钟后,记者再次打开“平安娘娘”的动态,该内容已无法显示。

作家“满城烟火”的作品也在未授权的情况下出现在了喜马拉雅平台上。330日,记者联系到“满城烟火”,她告诉记者,27日她与某公司商谈版权合作时,被告知她的《失宠王妃》等多部作品分别在懒人听书、喜马拉雅等有声读物平台上展现,致使最终未能成功签约,让她蒙受了不小的经济损失。

“这件事情对我的影响很大,侵权作品导致我不能、也不知道如何开展新的合作。”“满城烟火”表示,得知这一消息后,她向喜马拉雅等平台沟通和投诉,才得已下架。

330日,“满城烟火”得知自己的另一本有声书《帝妃无双》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被播客“木槿月又西”上传至喜马拉雅平台,便立即通知喜马拉雅客服。客服回复要求“满城烟火”提供版权证明作进一步核实,并告知会先行将该有声书暂时下架。

十分钟后,记者发现,该有声书在喜马拉雅主页已搜索不到。但进入“木槿月又西”的主页,仍可以正常收听该有声书,对此喜马拉雅客服回复称:“下架需要24小时。”41日上午,记者发现该书已在喜马拉雅下架。

 

平台已用技术更精准识别侵权

 

作为当前音频创作者最集中、最活跃的平台之一,喜马拉雅官网数据显示,2018年,平台注册用户已高达4.5亿,入驻主播500万人,每天上传的音频超过10万条。

近日,法治周末记者就多位作家反映的作品被盗版事件联系了喜马拉雅。喜马拉雅客服对记者表示,有声书是一种特殊的新生产品,其版权认定存在一定困难,特别是一些用户上传的作品,可能文字作品还未正式出版,而我们的版权库里也没有,因此很难识别版权归属。所以,需要作者后期提供版权证明,然后进行核实。

42日,喜马拉雅公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早在20166月,喜马拉雅内部就成立了盗版监测小组,使得盗版现象大为改善;目前,公司在版权审核方面投入很大,形成了一整套版权审核体系:在扬州的内容审核基地,有近百人组成的7x24小时值班的审核队伍;采用三审机器+人工+抽查机制,原创内容被整合进版权管理资源库,用户上传的内容会经由机器自动审核,随后,人工会再次审核,尽最大努力降低盗版的发生率。但用户上传的内容数量巨大,难免有纰漏。

该负责人表示,此次曾鹏宇有声书被侵权事件发生后,针对盗版现象,平台会进一步完善监管系统,目前,公司已经与阅文集团等合作方成立工作小组,在加强人工审核的同时,以技术手段对内容进行更精准的侵权识别;同时,公司正在积极与版权方沟通,尽快筹备与版权方联合开展平台版权自查行动。

“此外,目前,用户对优质音频内容的付费接受度正在不断提高,这将对喜马拉雅打击盗版形成有力的支持。”该公关负责人说。

 

专家称不能因音频版权特殊而减免平台义务

 

北京达晓律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吴一兴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有声书其实是一种复杂的作品形式。目前,非法上传行为主要分为两类:一种是将他人的文字作品自行朗诵、录制并上传;另一种是将他人录制完成的有声书作品直接上传。前一种行为只涉及原文字作品的侵权,后一种行为则可能在此基础上进一步侵犯了在先朗诵者的表演者权、在先录制者的录音录像者权。

“和视频、文学作品相比,有声书读物无法在作品中直观看到相关版权信息;此外,对有声读物是否侵权作出认定,需要比对音频和文字,因此,平台在对版权进行审核时,的确存在难度。”吴一兴指出,出于防范版权风险的考虑,平台在审核上传作品时,需要认真查验各个主体的授权是否合法、齐备,授权链条是否完整。

吴一兴建议,对平台而言,比较稳妥的方式还是自较大的权利人或代理人处集中采购;如果是个人用户上传,对其中的热门作品要尤其关注,对存在明显权利瑕疵的作品采取不予上传或下架处理。

华东政法大学教授丛立先也认为,相对其他文学、视频,有声书作品的版权较为复杂,包括原文字作者的权利、录制音频者的权利等,这种特殊性使得平台在审核版权时,存在更大的困难,但这种所谓的特殊性并不能减轻或免除平台对版权审查的义务。

“喜马拉雅作为内容提供的专业平台,在审核用户上传的录音音频时,要承担较高的注意义务。平台不但要让用户提供音频制作方的版权授权文件,还要提供原文作者的授权文件。”丛立先说。

丛立先介绍,至于平台是否要承担法律责任,则需视情况而定:如果平台直接向公众提供盗版作品,那么平台承担全部侵权责任;如果平台对于播客上传盗版作品,提供了帮助或者诱导,那么平台要承担间接侵权责任;如果平台仅仅作为一个存储平台或仅提供搜索链接,不对内容进行任何的编辑、加工、赢利,也不知道侵权,那么,可以引用“避风港原则”,实现责任免除。

西南政法大学教授、知识产权研究中心副主任邓宏光则认为,频繁出现有声书盗版的现象,也促使我们思考,应当如何优化平台的商业模式,“平台应当让上传者自行声明和保障作品不侵权,同时,可以参考百度和阿里巴巴等企业设置侵权举报机制,来配合版权审查,从而减轻自身的责任;一味让平台独自承担所有责任和义务,势必会影响这个行业的发展”。

 

无法找出非实名上传者陷维权困境

 

尽管多位作家反映自己的作品在喜马拉雅平台上被侵权,不过,记者了解到,实践中却鲜有作家通过司法途径维权。

作为被侵权方,曾鹏宇也通过自己的努力去维权,他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说道:“由于我的微博有较高的关注量,在舆论上有一定影响力。所以相对其他同行,这次解决盗版问题相对容易,但是对整个作家群体而言,维权其实并不容易。”

“不管平台监管有多大难度,尊重版权都是第一原则。否则会极大地伤害原创作者的积极性,降低读者获得优质内容的可能,也会影响平台通过优质内容获得发展的机会。这就会导致一个三输的结果。”曾鹏宇说。

吴一兴介绍了著作权人在司法实践中面临的维权困难:如果是平台上的用户自行上传的内容侵犯了原作者的版权,那么承担直接侵权责任的就是上传者,但是,由于现在平台上对很多上传者并没有做到实名认证,所以,找到直接侵权人还存在一定困难。

此外,业内人士分析,目前,在知识产权领域,即使著作权人提起诉讼,但是聘请律师、经过漫长的司法程序后,所得的赔偿数额有限,有的甚至都难以弥补所支付的律师费,正是因为惩罚力度不够,才导致盗版违法现象屡禁不止。

而上海大学知识产权学院院长陶鑫良认为,对盗版行为惩罚数额过低,执法力度不强的状况,在过去确实曾长期存在。但最近几年,司法支持的赔偿力度和行政处罚力度在不断加大,相信随着政府监管力度的不断加强,“这个市场最终能实现良性循环”。

责任编辑:郑少东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