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界规则 > 规则 >
B站被指“软色情”泛滥 谁之过
2018-03-28 00:29 作者: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于伟力 来源:法治周末

 1.png
资料图。

B站在对未成年人的保护上,采取分级机制提议是好的,关键看它如何去落实。要做到这一点,必须实施动态身份识别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于伟力

313日,视频弹幕网站哔哩哔哩(以下简称“B站”)UP(网站视频投稿者)科里斯被曝光引诱10岁女孩遭母亲控诉。该事件经媒体报道后,迅速发酵,也让充斥B站的“软色情”现象,进入公众视野。

根据博锐百科解释,“软色情”又称“温和色情”,与“硬色情”相对,指在图片、色情、小说或其他文艺作品中出现的男女裸体形象,或其他包含能激发性兴奋或性刺激的场景。

杨明(化名)B站的资深网友,他向记者感慨,B站本是御宅族(亚文化爱好者)交流娱乐的地方,现在负面的东西迅速膨胀,“现在B站的弹幕和评论也充斥着许多不堪入目的字眼,我对这种现状感到非常失望”。

作为中国用户规模靠前的娱乐社区,B站缘何从一个时尚前卫的“二次元”社区,成了被用户质疑的“软色情”泛滥的平台?

 

“软色情”仍在蔓延传播

 

作为B站的资深用户,杨明认为,科里斯事件只是一个矛盾的爆发点,背后则是B站“软色情”过度泛滥不争的事实。他以B站当下很火的“宅男福利!日本逆天发明一款摸了会xx的抱枕”视频为例介绍,在该视频中,一位UP主讲述“抱枕能满足宅男深夜寂寞难耐的需求”,截至322日,该视频点击率近30万。

“我对这样的做法很反感,真的不喜欢B站一味地拿‘软色情’的标题和封面去吸引用户,最终演变成一个特殊性癖好者的聚集地。”杨明说。

多名用户也向法治周末记者反映,“科里斯”事件发生后,B站“软色情”现象仍然存在。322日,记者打开BApp,搜索“萝莉”两字,虽然显示已被屏蔽,但是搜索单个“萝”字,仍出现一系列不雅的标题和视频。其中ID“郑记节操绞肉机”的UP主,发布的视频标题“满足你的大胆想法!‘深入了解’也可以哦~萝王性转抱枕拆箱”,该视频的点击量近5万次。

记者注意到,这本是一个普通的萝王(一动漫人物)抱枕介绍,但是视频中UP主多次用手抚摸萝王图案的敏感部位,并使用“这腿是不是能让你们玩一年”“我回去再让它跟我睡一床”等具有诱导性的语言进行传播。截至326日上午10时,该视频仍处于排名靠前位置。

而这种“软色情”现象不仅出现在B站的视频栏目,还蔓延到音频、舞蹈等栏目上。如322日,记者发现一个题为“《伞酱ASMR》双声哄睡福利向御姐OR少萝”的音频节目中,两位女主播用娇媚的声音进行连线,其中多次出现“抚摸你的脸颊”“你亲我”“我就有一种停不下来的感觉”等语调,并时不时发出亲吻的声音。不过,326日上午10时,法治周末记者再次输入该音频节目名称进行搜索,页面提示“搜索结果可能涉及不符合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的内容,未予显示”。

 

网络监管技术仍不完善

 

移动大数据服务商极光大数据2018年的监测数据显示,B站用户年龄占比最高的是90后,00后位居第二;B站每位用户的日均使用时长为73.88分钟,几乎达到了“沉浸式”的使用程度。

在相关部门介入后,312日,B站对用户“科里斯”的账号进行了永久封禁,并对网友反馈的相关内容进行筛查和下架;计划在团中央权益部指导下,设立青少年维权站,开展针对青少年的心理辅导、自护教育和法律服务,从源头上避免这类事件的发生。315日,B站还发布官方微博,称将以分级机制对内容优化,并限制未经身份认证的用户及少年儿童的用户权限;从严识别并过滤对青少年的不良信息,并添加专项举报入口。

那么,B站的承诺能否落到实处,如何避免类似“科里斯”的事件再次发生,这些问题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

323日,记者多次联系B站官方(上海幻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试图就B站整改时间表、分级技术等内容进行采访,但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截至记者发稿时止,给该公司客服邮箱发送的采访函也一直未得到回复。

资料显示,20176月,B站官方网站发布公告称:应国家相关政策规定要求,从75日开始,UP主上传视频内容需通过实名验证,方可编辑视频稿件。

随后,922日,B站官方网站再次发布公告表示,将进一步强化账号实名制认证机制。

在内容审核方面,B站的相关工作人员曾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解释:“B站对于视频内容的审核机制是行业通行的,不会自作主张进行判断,而是按照国家相关规定对涉嫌淫秽色情的内容进行判断和处理。”

互联网分析师葛甲认为,“考虑到B站的用户以青少年居多,其应该把自己定位为一个高监管的网站,至少在内容监管上,要付出比别的网站更高的成本,来完善各项基础措施和机制建设。只有这样,才能给青少年提供一个健康成长的网络环境”。

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刘德良认为,B站在对未成年人的保护上,采取分级机制提议是好的,关键看它如何去落实。要做到这一点,必须实施动态身份识别,而不是只靠一个手机号码、密码就可以”。

“在保障真正落实实名认证的前提下,结合现在的身份识别技术,以及实时动态登陆账号时,开启远程摄像头身份识别功能,这样才能真正地做到账号的开设者和登录者都是本人,从而有效地避免未成年人假冒成年人名义上网。”刘德良说。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认为,类似“科里斯”事件的发生,从主观方面讲,是平台担心对自身商业利益有损害,影响流量,从而不作为;从客观原因讲,或许是内容审核的人工智能技术达不到预期的效果。

此外,朱巍对B站实施分级机制表示担忧:因为目前广电总局对电影和游戏的分级机制还未落实;依据目前的身份识别技术,还难以对年龄分级识别,因此,即使推出分级制度恐无法落实。

 

是否应承担法律责任存争议

 

2016年,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官方微博声明,文化执法部门已对多家因传播淫秽色情信息网络直播平台立案查处,并高度关注网络直播平台“低俗营销”“软色情”广告等打法律“擦边球”的行为。

20181月,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官方微博再次声明,对不履行企业主体责任,发布妨碍未成年健康成长的有害视频及信息传播的相关网站,必予严惩。

“软色情”泛滥,B站作为平台应承担何种责任?刘德良表示,是否构成违法,应由主管机构来认定:如果执法机关在执法过程中,认定相关内容违反法律法规中的禁止传播淫秽色情的规定,那平台就存在违法行为,轻者由行业主管机关对其进行行政处罚,重者构成犯罪,则应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如果认定其只是低俗的概念,那么就不构成违法。

“从法律角度上,没有‘软色情’定义。我们是法治社会,对任何行为进行规制时,都得严格依法,不能说法律上没有,我们就用想象中的概念去给他定义。”不过,刘德良认为,作为平台,一方面要遵循《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法律法规,严格禁止传播一些违法有害的信息;另一方面,针对未成年人保护,企业要尽到责任,不得提供不利于未成年身心健康的信息。

朱巍认为,B站用这种大量带有低俗、诱导和色情的标题和内容来吸引青少年观看,本身就是一种引诱和误导;这种内容本身,就是侵犯未成年人权益的行为;管理的责任应该向上追溯,不能完全依靠网民自制,根据相关的法律法规进行惩处,例如,“软色情”传播已经涉嫌违反了网络安全法、未成年人权益保护法和《互联网论坛社区服务管理规定》等法律法规;根据视频由网站用户自行上传、网站再编辑、网站直接提供等不同情况,网站将承担失察之责、共同侵权之责及直接侵权之责。

记者了解到,20169月,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了《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其第八条指出,任何组织和个人在网络空间制作、发布、传播不适宜未成年人接触的信息(例如,可能诱导未成年人实施暴力、欺凌、自杀、自残、性接触、流浪、乞讨等不良行为的),应当在信息展示之前,以显著方式进行浏览前提示,但该草案目前还未正式颁布实施。

“尽管如此,B站不能只考虑商业目的,而忽视了社会影响力。作为中国规模靠前的‘二次元’文化娱乐社区,B站除了承担法律责任,还应当承担社会责任和道德责任,三者缺一不可。”朱巍说。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